杜迪安看得眉头微皱一下,抬手将脚下这臃肿行尸额头上的箭矢拔出,这箭矢只是普通精铁箭矢,猎杀行尸用水银剧毒箭效果甚微,完全是浪费,而且他箭筒里的水银剧毒箭矢也所剩不多了,要节省点用。

    在这寂静地铁中,两只臃肿行尸的咆哮极为响亮,在第二只臃肿行尸倒在箭下时,立刻再次响起嘶吼声,只见从巨大割裂者的尸体背后,竟又扑出两只臃肿行尸,其中一只臃肿行尸从胸部以下被斩断,只余上半身,膨化肿胀,脸上全是鼓起的血肉,将嘴巴眼珠挤到肉里,像充满气的气球。

    杜迪安看到这半截行尸的模样,微怔一下,没想到失去腹部肠胃的它,竟然也会因割裂者血肉而异变进化,难道它用来消化食物的,并非是肠胃?而是其它器官?亦或是全身任意组织?

    这念头在他心中飞快掠过,手里抬箭飞速瞄准射去。

    噗噗两声,两只臃肿行尸顿时被利剑贯穿脑袋,钉倒在地上。

    杜迪安看见这些臃肿行尸丝毫没有智力地模样,心底松了口气,尽管它们臃肿后行动的速度,比一般的普通行尸要强悍许多,甚至超过捕猎等级九的镰刀行尸,接近捕猎等级十五左右的魔物移动速度,但不知躲避危险,反而成了自己的活靶子。

    吼!吼!

    在割裂者的尸体内,陆续爬出臃肿行尸,张牙舞爪地嘶吼着朝杜迪安扑来。

    杜迪安飞速拔箭射杀,并在射杀一只后便迅速赶至过去,将其身上的箭矢拔出,回收再利用。转眼间,短短四五分钟左右,从割裂者尸体各部位处爬来的十四五只行尸,全都被杜迪安射杀击毙,箭矢在反复回收中,也报废了两根,只剩下普通箭矢四根,水银剧毒箭矢两根。

    杜迪安见没有臃肿行尸再爬出,当即拔出匕首,弯腰割下面前这只已经难以分辨出性别的臃肿行尸头颅,只见头骨外面的臃肿血肉极为坚硬,像钢铁一般,匕首用力切入进去,顺着头颅颈脖处的窟窿刨出一个小洞,熟练地在里面掏出一些颅内组织,很快,在一团较为冰凉的颅内组织中,找到一颗深蓝色晶体。

    杜迪安捻起这颗寒晶,触感冰凉刺骨,个头比普通行尸要大出一半左右,跟镰刀行尸颅骨内的寒晶较为接近,他猜想,若是让这些臃肿行尸多活一段时间,它们身体内的养分多半会促进寒晶的个头变得更大,根据他之前的吸收寒晶的经验,寒晶块头越大,颜色越纯净,吸收后的效果就越明显!

    “这些寒晶,一个能抵得上普通行尸的两颗到三颗……”杜迪安目光闪动片刻,徒然想到一事,不禁双眸发亮,“这割裂者的血肉蕴含的能量丰富,这些困在地铁内的普通干瘪行尸吃了它的血肉,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化成这样,若是将这些血肉给小割裂者吃的话,岂不是很快就能促进它们的身体进入成长期?”

    想到此处,他顿时有些兴奋起来,飞快将地上十几只臃肿行尸颅骨内的寒晶采集了,转而察看了一下地铁附近有无遗漏的‘活着’的行尸,很快便找到几只跌倒在地铁轨道夹住的行尸,将其击毙,并顺手采了寒晶。等确认没有留下行尸活口后,他这才回到割裂者身边,思索着怎么将它的血肉搬运到割裂者洞穴中,若是直接这样割下来抱过去,血肉散发出的诱人气味,沿途不知会引起多少魔物的觊觎。

    虽然,这割裂者生前能震慑四方,但死后尸体所散发出的气味,对这些普通魔物而言却是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

    “得先回一趟壁内,找来一些搬运工具,如今天色也到了晚上,气温变低,魔物喜欢出来狩猎,晚上搬运太危险,趁这段时间回去准备工具?!倍诺习泊蚝盟闩?,看了一眼这巨大的割裂者尸体,转身顺着台阶出了地下地铁站,虽然将这割裂者尸体就这样遗留在此,难免会引来附近的一些魔物,但他手里并无能够大范围掩盖气味的东西,只能暂且弃之,毕竟,不是瞌睡来了就会有枕头送上。

    不过,以这割裂者的身体构造,这些魔物只能啃咬它的血肉,无法伤到它的利刃肢体,而这些利刃肢体才是它身上最值钱的材料,能锻造成极为强悍的狩猎兵器,跟其他普通狩猎者所用的钢铁兵器是截然不同的兵器。

    嗖!

    杜迪安在昏黄的夕阳光辉中,飞速朝巨壁方向跑去,片刻后,回到了巨壁前,仰头望去,顿时看见尼古丁依然在巨壁之上,扶着巨壁边沿向下眺望。

    他是潜行过来的,后者并没有注意到他,他跑进几步,来到巨壁外面三千米左右的范围处,显露出身形,向巨壁上的尼古丁挥舞双手,很快便引起尼古丁的注意。

    尼古丁看到杜迪安,眼眸一亮,一颗悬起的心顿时松下,若是杜迪安死了,他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怎样的麻烦,时至今日,他自然清楚杜迪安对他的意义,并非将杜迪安除掉,他就能获得自由,反而后者死掉的话,以杜迪安如今的显赫身份,势必会引起审判所的仔细追查,到时必将把罪责算到他的头上,而他,只是一个有前科的荆棘花监狱罪犯,失去杜迪安将再无背景依靠,只会被杜迪安所交好的势力再次送入监狱。

    杜迪安见尼古丁注意到自己,立刻用手势指示。

    尼古丁看见杜迪安的手势,不禁脸色微变,低头看了一眼这千米高的巨壁,只觉脑海有一阵眩晕感,他脸色发白,先前一直等在这里没有擅自下去,第一是他恐高,第二是他担心自己爬到一半时,那头恶兽再次回来,到时他悬挂在半空,成了十足的显眼诱饵。

    他心中犹豫,刚想用手势询问要不要携带其它的东西一同下去,忽然,他醒悟过来,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从杜迪安这远远的站位,他就明白过来,后者是忌惮他在巨壁上发射鲨矛攻击他,所以站在数千米外,但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不会这么做的。

    心中暗叹一声,他知道没有解释的余地,将栓在边沿上的绳子紧了紧,检查一遍,确认没什么问题后,这才咬着牙,登上巨壁,两手抓着绳子慢慢地向下滑去。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等他滑到七八百米高度时,立刻朝巨壁下面飞速掠去,很快便来到了巨壁前面,这时,尼古丁已经滑到五百米左右,他等待数分钟后,尼古丁便从绳子上一路滑落了下来,苍老的脸色像纸一样白,落地后两腿微微哆嗦,似乎吓得不轻。

    杜迪安看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一笑,同时有些领悟,再狡诈的人,面对自己的弱点时也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辛苦了,回去吧?!倍诺习才牧伺乃募绨?,像长辈面对一个晚辈一样说道,丝毫没有考虑二者的年龄差距,说完后转身掀起地上的门,进了通道。

    尼古丁愣了一下,飞快跳入通道跟上,看见在幽暗通道中前面行走的杜迪安,不禁问道:“那,那只恶兽呢?”

    “死了?!倍诺习餐芬膊换?,轻描淡写地道,一提到这个事,他心中就有些无奈和郁闷,自己辛苦准备这么久,最后却被内壁的人轻易斩获成果,幸好巢穴里还留着一些蛋,否则自己就亏大了,白给别人做嫁衣。

    “死了?”

    尼古丁愣住,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死了?那么巨大的狰狞魔物,竟然就这样被杀死了?他怔怔地看着面前这少年的背影,有些忘神,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感觉到阵阵寒意袭来,身体有些发凉,幽暗通道两侧壁话上的魔物和女神似在墙上邪魅地窥视着他。

    他赶紧追了几步,赶上杜迪安身后,小心翼翼地道:“真的死了?这是赐名魔物么?”

    “我也希望是?!倍诺习驳?。

    尼古丁微怔,仔细看了看他的侧脸,从杜迪安眉目间的一丝淡淡阴郁,能看出他的心情并非很好,立刻明白过来,心中却有些失望,事到如今,他反而希望杜迪安的实力越强越高,这样他也能得到更强壮的羽翼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