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普通沙石?”杜迪安目光一闪,用匕首在面前的巨壁上用力划去,却只划出一些细微的沙粉和青苔,他怀疑这些沙粉只是长久岁月中沾上去的灰尘而已。

    仰头看了两眼划痕,杜迪安没有继续研究这道巨壁,以目前的工艺水准还无法从基础结构识别出这巨壁的成分,他转身回到通道前,向尼古丁道:“别愣着,继续,把里面的东西都搬出来?!?br />
    尼古丁收回目光,脸色难看,向杜迪安道:“少爷,你这次要来狩猎的,该不会就是这个大家伙吧?”

    杜迪安点头,“答对了?!?br />
    尼古丁只觉像吃了毒蘑菇一样,脸色发绿,苦涩道:“少爷,我知道我先前冒犯您了,我认错,您要杀我还不如直接给我一刀,我绝不反抗,找我当这样的炮灰,实在是……”

    “不想死就别啰嗦?!倍诺习惨唤捧咴谒ü缮?,丝毫没有把他当一个年长的六旬老人,“动作麻利点?!?br />
    尼古丁跳进通道中,回头看了看杜迪安,忽然很想拉下巨门转身就跑,但这想法在他脑海中盘旋一下,还是被他压住了,叹了口气,将地上的鲨矛抱起举给杜迪安,二人配合搬运,很快将所有的器具全都搬出通道。

    杜迪安匍匐在地上,侧耳听着附近的动静,没有听到震动声后,这才稍松了口气,向尼古丁道:“你在这里等我,如果听到什么动静,就先钻到通道里避难,别想临阵脱胎,否则你会死的很惨?!?br />
    尼古丁心脏怦怦跳动,紧张地道:“那你呢?”

    杜迪安从其中一个粗布包裹的袋子里取出两个大碗形状物体,这是他自己制作的吸盘,粗布袋里一共四个,他拿着两个,另外两个用绳子栓在背后,然后再背上一个小背包,贴在背上,然后再背上另一个巨大包袱,里面是一圈结实的绳子,准备完毕后,他来到巨壁前,将吸盘用力按在巨壁上,很快,吸盘牢牢扣住巨壁,他借力向上爬去。

    尼古丁看得目瞪口呆,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徒手爬岩?那又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吸附在墙壁上?

    杜迪安借用这蜘蛛吸盘飞快攀爬,若是此物交给神殿的话,估计也能评为二星神术级别,但在此刻,此物对他而言的价值却不是区区二星物品能够代替的,在吸盘上有一个凹扣,只需按动凹扣,吸盘就会自动从墙上脱落,如此能以较快的速度向上攀爬。

    转眼间,杜迪安爬到了上百米的高度,他保持在相对较安全的高速中,不敢胡乱全速攀爬,以免不慎失手从墙上脱落,这百米的高度若是摔下去,以他的身子骨也得全身骨折,何况这巨壁的高度岂止百米,单是地面上的目测就达到上千米,若是爬到一半掉了下来,必死无疑!

    虽然他考虑过在下面铺上气垫,但从四五百米的高度摔下,就算是气垫也无法保住他的小命,唯有依靠自己手里的吸盘才行。

    因此,这四个吸盘是他反复实验后的作品,在耐磨方面下了大功夫,在理论上能够攀爬连续攀爬数千米的路程。

    “如果不是担心这割裂者闹出的动静太大,再多给我半个月的时间,直接造出热气球加上喷气枪,到时能轻松飞上巨壁,不过这样还是会有风险,热气球在七八百米的高度所承受的压强,以目前的材料来说难度太大,一旦破裂,死的更快……”

    地面上,尼古丁仰头望着巨壁上飞快远去的身影,完全被震撼到,只借用两个如此小的器具,就能徒手攀爬到如此恐怖的高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片刻后,杜迪安已经爬到了四百多米高度,他右手酸胀,估摸着左手也差不多,两手紧抓着吸盘微微喘息两口气,继续咬着牙一鼓作气地向上攀爬,每一次都将吸盘贴紧巨壁,以免脱落,尽管如此,在爬到六百米时,杜迪安左手徒然一松,吸盘竟掉落下来,吓得他亡魂皆冒,冷汗瞬间渗透全身,急忙控制右手的力道,呈平行地稳在墙上,再次挥舞左手将吸盘狠狠拍在墙上贴紧。

    在这次惊魂时刻过后,杜迪安更加注重左手的吸盘,他没有仰头去看上面还有多高,只是一下一下地不停攀爬,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到头顶上的光线明亮许多,抬头望去时,顿时看见一片近在咫尺的天空,巨壁顶部距离自己竟只有数十米之遥。

    他心中兴奋,稳住手脚的节奏,继续一下一下地爬起,很快,他终于来到了巨壁顶上,抬手抓住边沿,翻身爬了上去,左右扫视,发现这巨壁顶上竟跟他祖国的长城有点相似,两侧是微微高凸的边沿,中间是一条二十多米的宽敞过道,上面没有任何武器摆设,十分干净。

    杜迪安轻吐了口气,抬头望向前方,顿时有种俯瞰众生的感觉,他张开双臂,只觉温度较低的寒风迎面猎猎吹来,将头发卷得向后飞扬,说不出的自在和舒畅。

    体验了一会儿站在这巨壁顶上的感受后,杜迪安低头望向壁下的尼古丁,上千米的距离对他而言依然清晰可见,甚至能看见尼古丁嘴上的胡须,他微微一笑,将背着的大包袱卸下打开,里面是一圈手指粗的细绳,将其解开,一头缠绕在巨壁边沿的一块巨石上,另一头甩了下去。

    绳子的长度是一千二百米,他根据巨壁的高度计算过的,为了怕目测错误,多加了一百多米长度。

    很快,绳子刷刷地不停落下,掉到尼古丁的脚下。

    尼古丁缓过神来,仰头望着巨壁顶上俯望下来的杜迪安,脸上的震撼依然难以平静,深吸了口气,将旁边地上的另一个巨大包袱抱过来,用绳子缠绕系上,退后几步。

    杜迪安见他绑好,立刻拽起绳子,片刻后,这个巨大包袱被提了上来。

    解开包袱,里面还是绳子,不过却不是先前的重量较轻的细绳,而是手腕粗的粗绳,极为沉重。

    杜迪安依法炮制,将粗绳解开放了下去,细绳已经无用,被他丢在了一旁地上。

    等粗绳放下后,尼古丁立刻将绳子弯成一个三角状,将鲨矛绑在上面。

    等他绑好,杜迪安就往上拉扯,片刻后,第一根鲨矛被拉到了巨壁顶上,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等十二根鲨矛全都搬上巨壁顶上后,接下来就是发射鲨矛的超级炮台。

    这炮台是没有组装起来的模样,用粗布包着,绳子栓在布上,提到巨壁上面,然后将粗布和粗绳一同甩下,将其他的小零件也一并装入里面,提上巨壁。

    随着时间流逝,带来的所有工具陆续被搬运上巨壁。

    杜迪安甩下粗绳,喘息之际顺便望着远处的荒野,徒然,他看见一个黑点从远处急速飞驰而来,像一只全速奔跑的蚂蚁,在他眯眼凝目望去时,后者也跑得更近了,顿时看清其模样。

    “是它!”杜迪安瞳孔一缩,大惊失色,没想到还没等自己用上割裂者血浆壳引诱,它就出现了!

    ……

    年过的差不多了,明天继续开始补更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