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鹰钩鼻中年人的话,跟杜迪安搭讪的几人表情有些尴尬。蒂凡米看了此人一眼,向旁边的杜迪安低声道:“你别见怪,他叫古斯塔,性格就是如此?!?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心想若只是单纯地性格使然,倒是位挺不错的人物。

    “各位,既然人都来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到了,咱们就开始今天的神术研讨会吧?!弊谑紫系氖且晃涣险?,身穿红棉袄,笑呵呵地说道。

    众人略微收敛,露出几分认真之色。

    “这次的研讨会主题,延续着上一次的‘植物图鉴’来进行,上次咱们讨论的是‘蓝姬’,这次的是排在毒素植物第五的‘刺芒’,这是‘刺芒’的基本资料,以前有熟悉‘刺芒’的,可以多发表下意见?!焙烀薨览险呓掷锏囊坏柿戏址⒘讼氯?,人手一份。

    杜迪安领到自己那份,将其余的传到后面,只见这资料上有一个素描的图案,正是‘刺芒’。让他惊讶的是,这‘刺芒’极为眼熟,竟是他最近从超级芯片中看到的一株来自华夏的植物,分布在东北、华北等地,原名叫‘苍耳’,在北方许多乡下都能见到此物。

    “巨壁内的植物图鉴上竟然有苍耳,看来这巨壁的位置果然是旧时代的俄罗斯地境中,靠近东北方向……”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一下。

    这时,蒂凡米已经开口,道:“‘刺芒’虽然含有毒素,但据我所知,曾有一篇报道说过,在一座平民区的偏远小镇上,曾有一位医生在诊疗病人时,他的孩子将‘刺芒’捡回来玩,误投到药物中,结果病人服下药后,非但没有中毒,反而多年久治不愈的麻风病,反而就这样好了?!?br />
    “这么神奇?”对面的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大叔惊奇道。

    杜迪安听得微微点头,治疗麻风确实是苍耳的药效之一,虽然此物有毒,但药效作用和其它经济价值都挺高,也算是“功大于过”吧。

    “刺芒,味苦,有毒,能致死,若是少量中毒,也会头晕,恶心,腹痛……若是用于战争中,兴许有不错的效果,尤其是最近的境外野人战争,都已经攻破了要塞,还是当你圣骑士克托斯以一己之力拯救下来的要塞,若是将此物晒干制粉,迎风挥洒,在战斗中应该能发挥出较大作用,也算是一种大面积毒杀神术!”先前说话的鹰钩鼻中年人目光深沉,若有所思地缓缓道。

    杜迪安听到此话,心中一动,对此人看了两眼,颇感兴趣。

    “制粉投敌?”红棉袄老者微怔,眼眸不禁亮起,拍手道:“好主意,哈哈,只要风向好,完全能够当成毒杀神术使用,就算是无风天气,也能利用人力风车来使用?!?br />
    「人力风车」是最近新出的木系神术,列为四星中品,其制作者是一位木系大师。

    杜迪安微微点头,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只是,以苍耳的毒性,在战争中需要投入超大量才有效果,别小看这一点差别,超大量的投入会导致投入的时间和距离延长,而这两点又是战争必争的关键,也是影响一场战争的核心因素之一,很难达到,因此以苍耳粉末投入战争,想法是好的,但实际操作的话,效果几乎是微乎其微。

    在他这样想着时,旁边的蒂凡米摇头道:“若是投入战场的话,刺芒粉单靠人力风车是很难飘到很远的,若是粉末太细,容易被逆风卷向自己,若是粉末颗粒较大,飘去的距离就会降低,等敌人抵达到粉末的投掷距离时,已经是两军交战的近身混战局面,刺芒粉末反而会伤到自己人?!?br />
    她的老师擅于军用品制作,她也是主修这方面,深知军用品最讲究的就是距离,因此听到‘粉末投敌’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点。

    其他众人听到蒂凡米的话,思索片刻,微微点头。

    “不错,用来制粉投敌的话,风险太大?!?br />
    “不可行?!?br />
    听到众人反对,古斯塔冷哼一声,道:“若是制粉不成,就化水,水总不受风力影响吧?”

    众人微怔。

    红棉袄老者眼眸亮起,喜色道:“是啊,粉末太轻的话,若是化到水里,将水装入塑料袋里面包起来,投入到战场中,必定有奇效!”

    “这是个好办法!”

    “啧啧,有这个方法,军部要杀退野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蒂凡米凝眉思索半响,也说不出话来,虽然她总觉得还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时说不出来,忽然,她余光扫到旁边的修长手臂上,顿时想起身边坐着的人,偏头瞧了一眼,只见后者面带微笑地模样,似乎听得津津有味,她心中略感失望,毕竟入门太短,底蕴还是浅了点。

    虽然这般想着,她还是低声问道:“迪安,你有什么想法么,不妨跟大家说一说,不懂的大家一起交流交流?!?br />
    她声音虽轻,周围人却都听见了,不禁停下议论,目光聚集到这个年龄最小的少年身上。

    杜迪安还想多听听他们的想法,希望能借此从中激发出自己一些其他的灵感,没想到蒂凡米一下子将火力拉到他身上了,心中有些遗憾,暗叹了口气,表面却微笑如常,道:“各位前辈的话让我大受启发,我就借此说一点我自己的拙见,希望各位莫要取笑?!?br />
    “哈哈,你太客气了,木系神术博大精深,谁又敢说自己全知全能呢,你但说无妨?!焙烀薨览险吖Φ?,给杜迪安一个台阶。

    “就是?!逼渌烁胶偷?。

    杜迪安点点头,略一沉吟,道:“我觉得,刺芒的价值应该可以分为三个领域,第一是经济领域,刺芒的茎皮纤维能制成麻袋、麻绳等,它的种子可以提炼出精油,取代桐油和脂油,并且能加工成高级香料的原料,此外,它的粉末未必只能用在战场投敌上,平日里的生活中,也能将刺芒粉当成驱虫粉用,这些都是它提供的经济价值。在第二点上,药用价值,先前蒂凡米说过,曾有报道说此物能够治疗麻风病,咱们暂且不论那篇报道是哗众取宠的噱头,还是确有其事,但不可否认的是,此物除了蕴含毒素外,还有其它的东西,兴许是能够治疗一些疾病的东西,所以,若是深入研究的话,就能知道此物到底具不具备治疗麻风病的效能,若是可以,那么它的价值就大多了!”

    “第三就是战争价值,无论是境外军事战争,还是由前两个领域引发的财富战争,都有不小的作用?!?br />
    杜迪安一口气说完,环视一眼众人,不再开口。

    会议室内陷入短暂的寂静。

    除了被这一番长篇大论所震撼到以外,还有的是陷入到这番话的深思中,以至于整个会议室在数分钟内,都是寂静无声的。

    良久,红棉袄老者第一个回过神来,拍掌喝彩道:“说的好!”

    其他人反应过来,惊叹地看着杜迪安,陪同红棉袄老者一同喝彩,望向这少年的眼中有一丝敬畏,不单是佩服杜迪安以往的成就,单是方才这番话,就让他们感受到这个小辈跟他们思维方式的差别,灵动,而且具有极强的统筹能力,这样的思考角度能看见许多他们一时无法看见的东西。

    钻研神术到这个地步,他们有的沉浸此道数十年,深知困住他们前进的并非是自己的知识,而是自己的思维方式!

    知识可以学,但思维方式却很难改变,而这也将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竟然能归类成这三种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觉得看问题可以如此清晰,学到了?!钡俜裁淄哦诺习?,成熟知性的脸上有一丝钦佩和赞赏。

    杜迪安微微一笑,作为旧时代的人,他的思维方式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喜欢将东西进行系统化分类,这样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明朗清晰。而在早期的落后社会,很多事物之间的界限很模糊,细节上很难进行归类,也没有太强烈的这类概念,似乎随着社会和科技发展得越先进,任何事物的划分就越细致,这一点就像科学世界的研究一样,从宏观到微观,社会制度亦是如此。

    “杜先生的思维真敏捷,莫非以前深入研究过刺芒?竟然能想到将此物的茎皮制成麻绳,我一时都没想到这点,照你这么说,这小小一株刺芒,简直浑身是宝了!”对面一个六旬老者啧啧感叹道。

    杜迪安笑了笑,“过奖?!?br />
    “没想到一株小小的刺芒都有如此作用,若是按照杜先生的说法,其它植物更是作用无穷了,难怪杜先生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我是服了!”另一个中年人哈哈笑道。

    红棉袄老者含笑道:“今天的神术研讨会结束,估计植物图鉴上面刺芒的排位,都要发生改变了,杜先生将刺芒解析得如此透彻,了不得!”

    杜迪安有些无奈,本以为今天过来能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没想到反而成了恭维自己的见面会,他暗叹了口气,表面仍保持着微笑,道:“我就这点底子了,剩下的就听各位前辈说话了,你们说,我听?!?br />
    红棉袄老者笑道:“你不必过谦,我们都是高级神使,只论阶位,不论年龄,关于刺芒的事,各位还有别的补充么?”

    众人面面相觑,鹰钩鼻老者深深地看了杜迪安一眼,缓缓道:“若是算上我提出的化水投敌作用,这刺芒的效果应该已经发挥到极致了吧?!?br />
    “不错?!毕惹暗牧险叩阃啡贤?。

    其他人也立刻附议。

    杜迪安心中自是不认同这点,所谓的战争作用只是他附带说的,毕竟先前有那么多人附议对方的观点,若是被他全盘推翻了,岂不是当场全部打脸?他可不会为争一时口快,得罪不必要的旁人,而且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你厉害,别人就会服你,若是让别人没面了,甭管你再厉害,别人一样会恨你,害你!

    所以,表现自己也需要有分寸。

    鹰钩鼻中年人见杜迪安没有异议,脸上紧绷的冷漠面孔似乎稍松了几分,道:“既然各位没有异议,本次的神术研讨会结果就这样提交到神殿吧,相信这份神术研讨论文能让神殿里的人给出较高的评价?!?br />
    红棉袄老者笑呵呵道:“单是杜先生提出的这份概念,就能赚不少积分了,按照咱们以往的老规矩,谁提出的结论,奖赏下的积分就归谁,其余人不管有没有发表意见,都将得到总积分的百分之十当作参与积分,这次咱们提交的理论总共三点,就是杜先生刚才说的三个领域,全都记在杜先生的署名下?!?br />
    “我没异议?!钡俜裁追从芸?,第一个赞同。

    其他人也连忙认同。

    鹰钩鼻中年人脸色一沉,道:“前两条理论归杜先生我没有意见,但第三条战争领域的理论,却是我率先提出的,而且杜先生只是提出战争领域的理论概念,并没有实际使用说明,这一条的署名应该算不到他头上吧?”

    红棉袄老者微怔,看了看杜迪安,见后者笑吟吟地模样,似乎浑不在意,心底这才稍松了口气,跟鹰钩鼻中年人相比,自然是杜迪安的潜力更大,但他也不愿得罪鹰钩鼻中年人,毕竟排除杜迪安的话,后者也算是这个会议室里最为年轻的人了。

    “杜先生,你觉得呢?”红棉袄老者问道。

    杜迪安笑道:“我没异议?!?br />
    红棉袄老者松了口气,道:“那就这么决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去了?!彼低?,转身率先离开了会议室。

    其他人跟杜迪安打个招呼,也纷纷离开。

    蒂凡米向杜迪安笑道:“你果然是天才,走到哪里都能赚到积分,像我们要赚一点积分都是千难万难,以往的神术研讨会每次都商谈几个小时,提交的结论都没有得到积分奖励,算是白忙活了,但这次还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而且你的理论很新奇,我敢肯定,绝对能有积分奖赏下来,到时也算是沾你的光,白赚到一点积分?!?br />
    杜迪安微微苦笑,你是赚到了,我却亏了,亏的不是这点积分,而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