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给你们的礼物,以后就靠你们自己争取了?!倍诺习舶诎谑?,旁边的尼古丁会意,将早已准备的三个小瓷瓶递给他,他从桌上推到巴顿三人面前,缓缓道:“这是机会,给你们了?!?br />
    巴顿三人面面相觑,虽不明瓶内装的是何物,但还是站起认真道谢。

    杜迪安微微点头,经过老福林的教导,他们三个已经成熟很多了,道:“你们先去准备一下吧,顺便用这个改善下身体,管家,带他们下去歇息?!?br />
    “是?!蹦峁哦∮ε?。

    巴顿三人领了自己的小瓶,跟在尼古丁后面离开。

    来到二楼的客房中,关上了房门,三人不禁看向手里的小瓷瓶,巴顿将瓶塞扭开,侧着对光望去,看见一片淡绿色液体,他怔了怔,徒然眼皮一跳,变色道:“这是「光明泉水」?”

    约瑟夫一怔,回想起杜迪安先前的话,不禁心头一热,眼眶微湿,握紧了小瓷瓶。

    克鲁恩咬开瓶塞,深嗅了一口,不禁睁开了眼睛,惊喜地道:“应该是,我之前打听过「光明泉水」,传闻这是光明神沐浴的光明圣泉中的圣水,能够洗涤世间一切污垢,包括疾病,瘟疫,都能治愈,还能净化体内的辐射值,先前少爷让我们改善身体,这东西肯定是「光明泉水」,而且,他要你们两个加入光明教廷和军部的话,若是以现在的身体去加入,体检方面就不会过关,所以肯定会给咱们光明泉水改善体质?!?br />
    巴顿微怔,握紧了手里的小瓷瓶。

    约瑟夫脸上的惊喜之色逐渐转为默然,缓缓道:“不管今后迪安有什么事,我都会倾尽全力相助!”

    克鲁恩一笑,道:“这还用说么,先试试这个再说,听说每日口服一次,一次一滴,持续一个月左右,就能大幅度消除辐射值,若是一次两滴的话,效果更明显,但这东西绝不能贪多,若是一次一小口,七八滴的话,不但效果不会提升,反而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甚至致死?!?br />
    约瑟夫晃了晃手里的小瓶,道:“这里面应该有数百滴吧,够咱们改善体质了?!?br />
    巴顿缓缓点头,深吸了口气,说道:“从今以后,我们三个就要各奔东西了,但不管在哪,希望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嗯!”约瑟夫重重点头。

    “没错!”克鲁恩豪气地道。

    ……

    ……

    次日。

    杜迪安叫上巴顿,让他跟自己一同上了车。

    “今天带你去个地方?!背迪崮?,杜迪安稳稳地坐在椅上,偏头瞧着巴顿道。

    巴顿昨日已经服用过「光明泉水」,感觉自己胸前肤色上一些辐射值累积造成的深褐色斑块的颜色,似乎浅了几分,他今日换了正装,头发梳理整齐,棕色碎发下的眼眸黑亮,充满灵动,虽然模样并不算帅气,却有别样特色,令人难以忘怀。

    “去什么地方?”巴顿好奇问。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当初我把你们领养出来,但我能够给予你们的,只是友情,如今,我希望你能得到属于你自己的亲情!”

    巴顿一怔,他早已不是当初笨笨呆呆的巴顿了,立刻反应过来,道:“你要把我送到别的人家去?”

    “没错?!倍诺习驳阃?。

    巴顿微微苦笑,“属于我的亲情,早就在我有意识时,就没有了,亲生父母唯有一个,但我已经绝不会再从亲生父母那里感受到亲情,唯有仇恨!”

    杜迪安目光闪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注定属于你的,但是你争取到的东西,就是属于你的,包括亲情?!?br />
    巴顿微怔,一时沉默。

    片刻后,马车行驶到郊外,来到一座小镇中停下。

    “老爷,到了?!背捣蛟谕饷娼械?。

    杜迪安下了马车,抬头望去,这是一个中小型庄园,较为破落,但以这小镇里的建筑来说,算是大户人家,庄园里的草坪早已稀烂,露出沙地,或是枯黄老死,一看就是没有园丁细心照顾。

    杜迪安来到庄园前,向车夫挥了一下手指。

    车夫会意,上前叫道:“请问有人吗?”连叫两声,庄园的门开了,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杵着拐杖,戴着老花镜,看了看门口的杜迪安等人,当看见杜迪安后面的马车上勾勒的贵族专用金纹时,昏花的眼眸顿时明亮起来,上前热情地道:“你们好,你们好?!?br />
    杜迪安推开庄园的护栏,迎上老妇人,道:“老太太,你孩子呢?”

    老妇人连道:“在屋里头呢,外面冷,他们都在里面烧火?!?br />
    “我是来拜访他们的?!倍诺习驳?。

    “来,请进请进?!崩细救肆?。

    杜迪安跟着她进了屋,车夫停在了庄园外,巴顿自觉地跟在了杜迪安身后,抬头打量着周围,意识到这将是自己今后的新家。

    这屋子宽敞,虽然年代较老,但面积够大,大厅中央的炉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画像,是一个披着骑士铠甲,气质英勇的青年。

    “这是我爷爷?!崩细救嘶赝废蚨诺习步樯艿?,眉目中充满自豪。

    杜迪安微微一笑,向里面道:“洛夫,还不出来接客?”他声音平和,穿透力却极强,片刻后,炉壁后面的小堂里跑出一道矮胖中年人,满脸胡子,打扮邋遢,披着拖满灰尘的绒衣,边角还有针线缝补过的痕迹,他看见杜迪安,顿时眼眸一亮,连恭敬道:“杜大人,您怎么来了,有失远迎,快请坐请坐?!?br />
    杜迪安对他却没有好脸色,冷声道:“今天很冷么,还需要让你母亲出来接客开门?”

    矮胖中年人急忙转过头,向旁边的老妇人推搡道:“母亲,你快回房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快去,快去!”

    老妇人连道:“好好好,你们谈,儿子,好好谈,要礼貌?!彼底?,被推搡着离开了大厅。

    杜迪安环视一眼四周,真可谓是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墙上粉刷的灰都脱落一层,悬挂的老钟早已停止摆动,却没有修理,积满了灰尘。

    矮胖中年人看杜迪安四处打量,连搬出一张椅子,用袖子擦干净,热情地道:“杜大人,您请坐?!?br />
    杜迪安没有跟他客气,拉过椅子坐下,道:“枉你外曾祖父曾经是一位驰骋沙场的骑士,留下这点基业传到你这代,已经啃得只剩砖了,骑士的精神也染上了尘埃,不堪入目!”

    矮胖中年人脸色尴尬,讪讪笑着,不敢回话。

    杜迪安见他这幅模样,知道自尊早已卑微了,也失去了多说的兴致,指了指后面的巴顿,道:“这就是我说的人,从今天起,过户到你名下,是你的儿子,继承你的姓氏?!?br />
    矮胖中年人看了看巴顿,顿时看见一丝不对,为难地道:“杜大人,你看,虽然我答应能收人当我儿子,但毕竟是要付法律责任的,而且这应该是一个贫民区的小子,这,这……”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金票,从中抽出十张,每张都是一百的面额,十张就是一千金币,道:“这是给你的照养钱,不是一次性的,只是一年的,懂了么?”

    矮胖中年人看见金票时,早已双眼放光,听到杜迪安说这些只是一年的时,顿时瞪大了眼睛,忙不迭地道:“懂了懂了懂了,您说什么我都懂了,别说过户他一个,就算一百个,我都愿意啊,哈哈,杜大人真是慷慨……”

    杜迪安抬手制止了他的话,道:“但要给我记住了,若是你太照耀,透露了风声,在我这里是没好果子吃的?!?br />
    矮胖中年人连道:“这个我绝对能保证,我向来守口如瓶,绝不会泄漏半句!”

    杜迪安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他,转身向巴顿道:“从今天起,你就跟着他的姓了,赫尔·巴顿,一个月后,我会再来看你,希望到时你已经融入到了这里面,到时我会带你去参加骑士考核?!?br />
    巴顿望着面前这个相貌丑陋的矮胖中年人,没想到这会是自己名义上的父亲,他心中有几分感触,向杜迪安道:“我会搞定的?!?br />
    杜迪安点点头,起身紧了紧绒衣,离开了大厅。

    “杜大人,您再多坐会儿吧……”矮胖中年人从后面追出几步叫道。

    杜迪安头也不回,摆了摆手,出了庄园,上了马车,径直离开。

    等回到古堡后,杜迪安又将约瑟夫单独叫上马车,带着他去了另一户人家,这也是一户落魄人家,祖上曾是战争英雄,虽然不是特别知名的那种英雄,但也是获得过“英勇杀敌”锦旗的小英雄,在战场上阵亡,属于优秀军人,曾是中尉军衔,底子不厚,或许是人脉关系也处理的较差,导致死了以后,其撑起的家族也从顶点衰弱了下来,一跌千丈,如今只剩下一套祖传的房产,以及那张悬挂在大厅中央的旗帜,每天都会有仆人上去打扫灰尘,虽已褪色,有些残破,但看上去依然干净。

    跟先前那户赫尔家族一样,这户人家没落的除了财富,还有风骨。

    杜迪安亲自挑选的家庭,自然早有心理准备,这正是他挑选的原因之一,将约瑟夫安置到这户人家后,他便转身离开了此处,剩下的事情,就全都交给他们自己了。

    回到古堡中,杜迪安叫来克鲁恩,之所以将克鲁恩留在自己身边,原因其中之一是因为他的手臂畸形,独臂在外难以办事,自己身边又恰好缺人,于是留下了他。

    “这是给你的?!倍诺习蔡统鲆坏鹌备寺扯?,总值上万金币,道:“去挑选一批优秀能干的人,组建咱们自己的情报网络,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来问我?!?br />
    克鲁恩看见这批金票,眼眸放光,吞咽着口水道:“少爷,要不了这么多?!?br />
    “钱多的目的,是希望买来能人?!倍诺习驳?。

    克鲁恩明白过来,当即收起金票,道:“我会严格挑选的?!?br />
    杜迪安挥手让他退下。

    ……

    ……

    两日后。

    元素神殿内,杜迪安照例每天来一趟神术神堡,将先前挑选的材料各选一百斤,等准备返回古堡时,忽然想起上次接到的邀请信,当即坐车返回到神堡中。

    下了马车,杜迪安找到中间的主堡神楼前,问道:“其他人都来了么?”

    神楼前的神殿职员认得杜迪安,连恭敬道:“各位神使早就来了,杜神使请?!?br />
    杜迪安点头,跟他入内。

    二人一路来到神楼顶层中,杜迪安已经能听见会议室内传来的大笑声,走了过去,敲了敲门。

    门开了,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面孔,后者疑惑地看了一眼杜迪安,徒然想到什么,一瞪眼,道:“是获得‘时代’奖章的杜神使?”

    杜迪安含笑点头。

    “快请进请进?!敝心耆思腥?,连热情道。

    会议室内的人听到他的话,议论声顿时停下。等杜迪安进了会议室,顿时看见里面坐了七八个人,其中就有蒂凡米,他坐在第一列的座位上,偏头看着杜迪安,脸上笑吟吟的。

    杜迪安扫了一眼众人,点头道:“杜迪安见过各位前辈?!?br />
    “您客气了,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只以才华论英雄,谁以年龄评前后?”一个黑发老者笑道。

    杜迪安听他后面两句话说的颇有华夏风的感觉,多看了他两眼,发现他的面向是亚洲人模样,心中略感亲切感,在希尔维亚巨壁内,亚洲面孔极少,大多数都是西欧脸孔。

    “哈哈,林老说的是?!绷硪桓龅贾心甏笮Φ?。

    蒂凡米向杜迪安招手道:“来,你坐我这边上吧?!?br />
    “来来来,坐我这?!?br />
    “别,我这有空位置?!?br />
    其他人立刻热情道。

    杜迪安笑了笑,谢绝了各位,在蒂凡米旁边坐下,道:“听说今天是神术研讨会,我头一次参加,有什么规矩不懂的,希望各位多多包涵?!?br />
    “这是小事,谁都有第一次嘛?!弊诙诺习沧笫值囊桓鲋心耆诵Φ?。

    “哼!”长桌对面一个鹰钩鼻中年人冷哼一声,道:“各位还知道今天是神术研讨会啊,我还以为今天是拍马屁大会呢,要是不聊神术,我就回去了!”

    ……

    ……

    推荐朋友的新书《城主养成日志》,重生当城主,打造陆地最强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