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已经到了宵禁时间,杜迪安沿着街道飞速前进,依靠敏锐听觉提前避过巡游的士兵,来到荒野上,全速行进,没过多久,来到郊外一座小镇上,这是一座破落小镇,职守的士兵领着微薄的俸禄,在小镇门口闲聊的闲聊,打瞌睡的打瞌睡,等宵禁后,最多巡游一遍,便懒得管了。

    杜迪安来到上次的屠户人家,戴上口罩,依然是购买一只铁背肥猪,屠户的当家人是一个中年人,早已认得杜迪安,见他这身打扮并未惊讶,怀疑成窃贼,将提前宰杀的铁背猪客客气气地交给杜迪安,其间他的小儿子没有睡觉,出来看见杜迪安,吓得叫了一声,被他喝斥回去,他的妻子立刻将孩子领会房间,关上了门,只有低声细语传出来,平常人自是听不到,但逃不过杜迪安的耳朵。

    杜迪安一边交易一边听他妻子的话,见没有背后议论自己,这才放心,将铁背猪用粗线麻袋装好背上,转身离开,这番动作展现出的力量,让这位中年屠夫深感敬畏,愈发记得杜迪安的告诫,不敢暴露二人交易的事情,毕竟,这件事若是传扬出去,他自己也要伏法吃罪。

    杜迪安顺着小镇外面的河道,从侧面离开小镇,沿途并未看见巡逻的士兵,进入荒野后,飞速前往自己屡次偷渡的那座要塞,今日跟往常不同,远远看去,要塞上的士兵明显多了一队,不同人的气味也浓郁许多,杜迪安观察片刻,找到空隙,轻车熟路地翻墙而过。

    等偷渡到要塞外面,杜迪立刻沿着荒野,前往那座破旧建筑中。

    等来到这座建筑的地下室时,杜迪安立刻看见关在钨钢牢笼内的小割裂者,后者也瞧见了他,从趴着酣睡的姿势中顿时站立起来,全身的镰刀臂触碰在钨钢牢笼上,叮叮作响,像是无数刀剑交击。

    杜迪安掏出匕首,跟往常一样,将铁背猪切割成数段投掷给它。

    小割裂者望着投入进来的铁背猪,欢喜地享用起来,没过多久,一整头铁背猪全进了它的肚子,吃完以后,它又坐下休息起来,似乎知道不会再有更多的食物。

    杜迪安见它没有冲自己低吼,心中也有些开心,如今他身上可没有携带割裂者血浆壳,没有任何割裂者的气味,但这只小割裂者似乎认识了他,就算他靠近牢笼,也没有激起它的攻击凶性。

    杜迪安微微一笑,坐着牢笼边陪它聊了几句,虽然知道它听不懂,但正因如此,才能让他敞开心胸,无所顾忌地说出自己的内心话语。

    在这凄冷的黑夜中,在这荒山破屋中,一人一兽低语倾诉。

    说了半个小时后,杜迪安便告别了小割裂者,转身离开,将地下室外面的窟窿堵住,径直离开了破屋,沿着另一条方向,前往租借的那条死亡通道。

    在通往巨壁通道的中间,还有一道要塞,由光明教廷麾下的骑士看守,以防狩猎者偷渡入城,毕竟,单靠军部要塞,很难防守住狩猎者的偷渡,尤其是一些具备特殊潜伏能力的狩猎者。

    杜迪安赶到光明要塞前,远远便驻足停下,掏出高倍望远镜观察,要塞上一切如常,似乎上次小割裂者的破坏只是幻觉。

    他犹豫一下,还是放弃了冒险的想法,转身离开了这里,到了此时,他才感受到孤掌难鸣的艰难,若是他在光明教廷内有熟人,只需一声招呼,就能让他偷渡过去,而这一点,其他财团具备,这就是底蕴。

    沿原路返回后,杜迪安呈斜线而行,前往另一处要塞,正是被野人攻破的骑王要塞。

    一个多小时的全速赶路,他才抵达骑王要塞前,沿途依稀能遇见一些游散的野人队伍,朝骑王要塞方向深夜行军。

    杜迪安没有出手袭击,虽然在图书馆找不到野人的资料,对野人知之甚少,但不用想也知道,野人的口语跟要塞内的语言不是同一种,难以拷问出什么东西来,若是遇上野人中较有地位的高层,对方兴许懂得一些生活区的语言,而且对野人的事情也了解够多,倒是能够袭击绑架了。

    等来到骑王要塞十公里外时,杜迪安就已经闻到草原上飘来浓重的血腥气味,刺鼻呛人,不难想象白天的战争牺牲了多少士兵,流下了多少鲜血,他偷偷摸摸地潜入到八里左右,此处已经能远远看见一片要塞轮廓,只见其中一面高大城墙被攻破,塌陷下去,有不少朦胧的黑色人影晃动,顺着缺口进入到要塞内。

    杜迪安目光闪动,没想到直至此刻深夜,军部都没有将要塞抢夺回来,而且也没有听见军鼓和战斗声,莫非军部已经放弃了这座要塞?

    “在这后面是平原,直通商业区的生活地带,里面居住着贵族和富商,军部应该会在生活区处的那道城墙上进行最后的防守,一旦那道城墙被攻破,野人将如狼入羊群,到时造成的人员伤亡难以计数?!倍诺习材抗馍炼?,虽然以军部的底蕴,应该能够坚守住,但野人也不可小觑,不管怎样,在这场战争打响前,最先牺牲的,是通往生活区城墙内的平原上居住的游牧平民,虽然这片平原上只有一些散落的村庄,以及经济落后的小镇,但人口至少有上万,若是军部没有在这座骑王要塞第一时间反攻,就意味着这片平原上的居民,都被军部放弃了。

    杜迪安若有所思,心中忽然冒出一个点子,眼眸微眯,转身悄然离开。

    沿原路偷渡进要塞后,杜迪安返回旅馆时,已是清晨,他叫醒车夫,直接前往神殿。

    杜迪安直奔神术神殿,将昨天的三样材料再次购买一百斤,同时找到另外一物,道:“这个按金币兑换,需要多少?”

    交易台后的人依然是先前的青年,虽然杜迪安戴着口罩,依然认了出来,连客气道:“以您的折扣率,兑换一滴的话,只需十金币?!?br />
    杜迪安当即道:“给我两瓶?!?br />
    青年微愕,苦笑道:“以您的权限,一次只能购置一千滴,只有一瓶的量?!?br />
    杜迪安眉头皱了一下,道:“行,那就先来一瓶?!?br />
    青年嘴角微抽,这语气怎么听都像是买马酒一样,不过他知道杜迪安最近刚研究出新神术,不缺这点钱,道:“行,您先填表,我给您申请?!?br />
    杜迪安将表格填好,交了钱,转身离开。

    坐着马车来到十三神堡中,杜迪安在门口下车,让车夫稍等自己,刚来到自己的神楼前,就被在此处看守的神殿职员拦下,“您好,请问您是杜迪安先生么?”

    杜迪安点头。

    “这是给您的邀请信?!鄙竦钪霸惫Ь吹氐莩鲆环庑?。

    杜迪安诧异,接过看了两眼,上面没有写署名,他没有当场拆开,进入神楼后,再将信笺拆开,抽出信纸扫了两眼,明白过来,这是十三神堡内部的信,邀请他参加十三堡内部三月一聚的神术研讨会,日期是三天后,提前三天就送来了邀请信,多半也是给各位神使一个缓冲时间,以免太突然耽搁了神术创作。

    杜迪安收起信,将地上的一大包信笺拎起,转身离开,准备回古堡后再慢慢拆看。

    ……

    ……

    莱恩古堡,二楼。

    三道少年身影来到福林的书房前,将门敲了敲。

    门开了,开门的是山德鲁,这两年福林以年龄大了,腿脚不便为由,将贴身中年女佣安排到大厅,由山德鲁亲自负责他平日的生活。

    “来了?!鄙降侣晨醇馊?,微笑道。

    三人受宠若惊地道:“见过少族长?!?br />
    山德鲁微微一笑,请三人入屋。

    书房中,福林坐在藤椅上,笑吟吟地看着三人,道:“你们的朋友,迪安来信了,叫你们过去帮忙,他现在缺人手,你们在我这里待了这么久,贵族的基本礼仪,喜好,规矩,以及各种服装品牌,奢侈物品,全都带你们见识过了,现在迪安需要你们,希望你们好好辅佐他?!?br />
    这三人正是巴顿三人,听到福林的话,三人连连点头。

    福林微微一笑,道:“去吧,代我跟他问声好?!?br />
    “是?!卑投倭ε?。

    三人离开了书房,一同下楼,乘坐莱恩家族的马车离开,在车厢内,三人满脸兴奋,巴顿压低声音道:“咱们终于能跟迪安干大事了?!?br />
    “嗯?!痹忌蜻肿煲恍?,道:“老在这贵族家里住着,浑身不舒服,以后跟着迪安干事,咱们可不能再叫他迪安了,免得暴了咱们的老底?!?br />
    “嗯,以后我们就叫他杜先生,或是少爷吧,虽然咱们是跟他一同出来的,但没有迪安,就没有咱们三个今天的生活,换做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绸缎竟然用来做抹布,牛奶用来洗脸,一颗小石头,竟然价值数十万铜币,跟现在相比,咱们以前过的日子简直就是养猪?!笨寺扯髀撤殴獾氐?。

    巴顿一笑,道:“你错了,这里的猪吃的可比咱们要好多了,顿顿有肉?!?br />
    约瑟夫哈哈一笑,道:“迪安,哦不,应该叫少主了,他说过,以后会带咱们干出一番大事业,如今他已经是元素神殿的高级神使了,天天上报,简直就是明珠一样耀眼的人物,咱们果然没选错,跟了他,日后必有咱们的好日子过?!?br />
    克鲁恩笑了笑,道:“好日子是跑不掉的,但你也别忘了,当初少爷带我们过来,原因是什么?第一是信任我们,第二是我们底子干净,小人物一个,办一些事情方便,前几次少爷找咱们做的事情,可都是那些事情,今后估计也是如此,一旦失误,可就……”

    巴顿表情一肃,认真地道:“咱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如果暴露了,被捕了,死都不能将少爷牵连进来,没有他,就没有咱们今天,就没有我巴顿!”

    约瑟夫和克鲁恩对视一眼,拍着他的肩膀,克鲁恩道:“瞧你说的,我们是那种会出卖兄弟人么?”

    巴顿表情柔和下来,道:“我当然了解你们,不说这个了,也快到了,说话小心隔墙有耳?!?br />
    “嗯?!痹忌虻愕阃?,“他现在应该被各方盯着,居住的城堡外面多半有很多其他财团的眼线?!?br />
    ……

    ……

    “少爷,来了三个人,说要见您?!蹦峁哦〗萃ūǖ?。

    杜迪安正在一封封拆开信笺,随口道:“让他们进来?!?br />
    “是?!蹦峁哦∽砝肟?,片刻后折返回来,身后跟着巴顿三人。

    杜迪安停下手里的看到一半的信,抬头看了三人一眼,许久不见,三人有了明显的变化,身上不再是以往畏首畏脚地怯弱,看上去落落大方,衣着较为平华,却自有一股气质,乍一看上去,很难将其联想到“贫民区”上,但若仔细看的话,依然能看见三人身上的缺陷,如巴顿颈脖处微小的肉疙瘩,这是辐射造成的明显变化,像克鲁恩,左手只生长到手肘处,半只袖子是空的,属于残疾人。

    杜迪安知道旁边的尼古丁应该也注意到了这点,他神色平静,向三人道:“好久不见了,坐吧?!?br />
    巴顿三人虽然知道杜迪安跟他们一样的出身,但如今见到,后者身上的气质却让三人有些拘束,难以再像以前那样直呼其名,巴顿应了一声,坐到旁边椅上,向杜迪安道:“杜……少爷,您找我们三个来有什么事么?”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反而颇为满意,这当然不是他的虚荣心作祟,而是从这件小事上,就能看出三人确实是成长了,性格谨慎了许多,没有鲁莽地暴露彼此的亲近关系,当即道:“巴顿,你信仰光明教廷么?”

    巴顿微怔,不明白杜迪安问这是何故,瞄了一眼旁边的尼古丁,老实地道:“半信半疑吧……”

    杜迪安听到这话,不禁一笑,旁边的尼古丁也露出一丝微笑,同时偏头好奇地瞧着杜迪安,只见杜迪安笑着道:“从今以后,你就信了光明教廷吧?!?br />
    “???”巴顿眨巴眼睛,有些迷惑。

    杜迪安微笑道:“我的意思是,你进入光明教廷中,成为光明教廷内的骑士?!?br />
    巴顿怔住,尴尬地道:“少爷,这个我也想,但他们不会要我的,我这……”

    “这个交给我?!倍诺习参⑿?,“你只负责进入光明教廷后,全心全意地效忠光明教廷就行?!?br />
    巴顿恍悟了过来,“少爷,您是要将我安插到光明教廷中,在里面为您服务么?”

    杜迪安微微摇头,“你只需照我说的话去做就行,全心全意地效忠光明教廷,不需要想任何其他的东西,从此你也不会再认识我,明白么?”

    巴顿有些茫然,似乎懂了,又像没懂,想要询问,犹豫着又忍住,道:“我知道了?!?br />
    杜迪安满意点头,向旁边的约瑟夫道:“你呢,想要当一个威武的将军么?”

    约瑟夫愣住,愕然道:“少爷,你想让我进入军部?”

    “聪明?!倍诺习惨恍?,“跟巴顿一样,你在军部好好发展,从此也忘了我,你只需想着怎么当一个好的将军就行?!?br />
    约瑟夫跟巴顿对视一眼,虽然有些茫然,但还是点头,“知道了?!?br />
    杜迪安望着最后的克鲁恩,微微一笑,道:“你就跟着我吧?!?br />
    克鲁恩微愣,但还是点头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