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杜迪安回到古堡时,剩余的七千公斤钨钢材料也被送到古堡中,杜迪安吩咐尼古丁,让他安排人将这些钨钢材料码到古堡后面的废置场地上,至于那已经熔炼出的三千公斤的钨钢圆柱和钨钢弯钩,全都堆积在废纸场地旁边的训练场上。

    杜迪安让卡奇和老金将他地下室的熔炼搬运到训练场上,这是一个小型熔炉,高三米左右,是他自己在市面上买到的,售十多枚金币,虽然对他如今而言,十枚金币不值一提,但对平民来说,却是七八年的积蓄。

    搬出熔炉,杜迪安教卡奇烧炉,让尼古丁再去采购一批煤炭燃料,在没有电能的时代,钢铁焊接都是采用铁火连接。

    “少爷,你要制这么大的牢笼干嘛?”老金看见这些钨钢圆柱的长度,好奇地问道。

    杜迪安一边将烧熔的铁水用模具浇到钨钢的焊接处,一边道:“去壁外狩猎魔物,当陷阱用?!?br />
    一旁拉动鼓风机的卡奇笑道:“你倒是舍得,这些东西的成本费可不少?!?br />
    杜迪安没有回话,低头专心焊接。

    一个小时后,钨钢牢笼终于成型,是一个正方形,边长六米,考虑到小割裂者的恐怖成长速度,特意做成它身高一倍的高度,短时间内够用。

    做完牢笼,杜迪安镌刻好锁链的模型,烧炼火炉熔钢,片刻后,八条手腕粗的钨钢锁链出炉,在冷水中滋出滚滚白烟,等冷却后,将锁链一段连上钨钢弯钩,另一端连上牢笼,转眼间,牢笼的八个方位全都连接上钨钢锁链和弯钩。

    看见成型的牢笼,卡奇等人有些惊叹,同时也对杜迪安要去狩猎的魔物有些好奇。

    杜迪安叫来兽车托运,这兽车禁止进入商业区的各个主区街道,只能在商业区的郊外出行,兽车有不同大小,最大的兽车是成年音角猛犸兽车,高七米至八米,这音角猛犸是一种被驯服的家禽野兽,跟马一样为人类所用,凶戾的本性早已被代代驯服而抹灭,很少出现攻击人的现象。

    尽管如此,音角猛犸兽车依然被禁止进入主区,第一是担心失控出现暴乱,踩踏行人,第二是考虑到其体重吨位,容易对街道路面造成损害。

    杜迪安让吉妮丝和卡奇将牢笼搬上兽车,用十多条粗糙绳子缠绕,将其固定,盖上巨大的黑布,遮住牢笼。

    此刻日落西山,天色近黄昏。

    杜迪安这次没有带卡奇他们一同随行,独自坐着音角兽车离开了古堡,驾驭兽车的车夫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奇异服装,手里捏着的不是鞭子,而是笛子,一路上轻轻吹奏着悠扬牧笛音。杜迪安询问后才知道,音角猛犸的回旋象牙内部是镂空的,具有极强的声音辨识能力,驾驭的方法主要就是通过牧笛音。

    杜迪安一路跟车夫闲聊着,虽然后者只是一介小小车夫,但也让他受益匪浅。

    等夜色降临时,音角兽车已经来到要塞。

    “杜先生,我只能送到这了?!背捣蛲O碌岩?,向杜迪安道。

    杜迪安点头,音角猛犸在要塞外面太容易留下脚印,会被野人追踪到,而且遭遇到辐射区的变异怪物时,也容易被群攻沦陷,在上百年的豢养中,这种曾经雄踞辐射区一方的变异生物,已然退去凶性和攻击的能力,只会成为最大块的移动肉料。

    杜迪安跳下兽车,掏出自己的狩猎银鹰勋章递出。

    守卫检查一下,递还给他,望着后面兽车上的黑布,道:“这里面是什么?”

    “捕猎的工具?!倍诺习卜瞪砘氐绞蕹登?,掀开黑布,将钨钢牢笼从车上拖下来,平稳地放到地上,三千公斤的分量让他也有些吃力。

    车夫看见杜迪安一个人就举起如此巨大的牢笼,完全惊呆。

    旁边的守卫也吃了一惊,警惕地看着杜迪安,眼中有深深忌惮和惧意,道:“请吧?!?br />
    杜迪安抓住牢笼中间的两根钨钢圆柱,举到背上驮着,朝要塞外面的夜色中走去。

    转眼间,杜迪安已经离开要塞上千米,他顺着风力较大的地方走去,不断短促地嗅动着鼻子,捕捉着风中吹来的各种气味,边闻边走,一个多小时后,杜迪安终于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正是那只小割裂者的味道!

    他眼眸一亮,迅速举起牢笼顺着气味方向走去,没过多久,便闻到气味在前方十几里外浓郁起来,那只小割裂者多半就在那里。他停了下来,将牢笼丢到旁边地上,甩了甩有些酸胀僵硬的双手,从怀里摸出上次从身上刮下包起的狩猎者血浆,涂抹到自己肩膀上的狩猎者战甲上,血浆已经僵硬,散发的气味较弱,他用纱布缠绕着,以免血浆壳被风吹得从战甲上掉落下来。

    准备妥当后,杜迪安举起牢笼继续朝狩猎者所在处走去。

    黑暗中,辐射区的不少变异野兽都出来猎食。

    短短数里的路程,杜迪安就遇见好几只模样奇特的变异野兽,被他轻易击杀。

    “嗯?”杜迪安忽然闻到狩猎者的气味浓郁起来,并且越来越浓郁,立刻知道后者已经察觉到自己,在朝自己靠近过来,他目光微凛,心中有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将铁笼放到地上,严正以待。片刻后,黑暗中一道沙沙声响起,蓦地蹿出一道巨大黑影,近四米高,全身像海草般狰狞,所有肢体皆是镰刀或利刃,尖锥,浑身上下所有部位都是攻击利器。

    这恐怖的身体构造,令人看之胆寒!

    杜迪安看见它的同时,心中有一丝吃惊,没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不到,这小家伙的体积似乎就长大了一些,这成长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小割裂者站立在牢笼前,身躯中间一处有两颗翡翠色眼眸,正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有些紧张,摸不清这些魔物的行为变化,若是被它攻击的话,自己只能躲到铁笼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割裂者慢慢地移动起来,绕着钨钢牢笼。

    杜迪安见此,心中才稍松了口气,抓着钨钢牢笼拖动,朝上次那间废弃建筑而去,虽然现在就能将这小割裂者锁入牢笼,但钨钢牢笼加上它的体重,杜迪安未必能拖动,若是就囚禁在这荒野空地上,难免被人注意到,上次那处废弃建筑是绝佳的藏匿地点。

    小割裂者看见牢笼被拖动,似乎惊了一下,向后倒退数步,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迅速追了上去,在后面左右打量着牢笼,时不时抬起镰刀臂斩在牢笼上,发出金属交击的铮铮响声,让杜迪安听得有些心惊。

    在这夜色中,辐射云遮蔽星空,临近黑雪季时,天空中的云雾较多,色泽也较深,辐射颗?;煸谄渲?,将月色和星光牢牢遮住,地上漆黑无光。

    杜迪安庆幸自己有黑暗视觉,不然在没有电灯的时代下,自己盲人摸象,晚上什么事都办不了,更无法从割裂者洞穴中逃出,早就成为那第一只小割裂者的口粮了。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走去,杜迪安一路闻到不少变异野兽的气味,但这些变异野兽似乎察觉到小割裂者的气味,远远地跑开了,还有一些变异野兽则潜伏在原地,没有行动。

    没过多久,杜迪安终于找到了先前的那处高山平原,拖着牢笼来到了那处废弃建筑中,他抓着牢笼上的锁链,将牢笼缓缓放入到地下室中,然后才跳到牢笼上,将牢笼拖到地下室里面的一处,停在那机关通道前,这通道太狭窄,牢笼无法通过,只能安置在此。

    杜迪安将锁链一段的钨钢弯钩刺入到地下,这地面是水泥,早已被湿气浸泡得松软,他没有依靠这些水泥的力量,而是返回到地下室上面,在建筑门口的树林中斩断一些树木,将其枝干削断,底部削尖,支成几个木架,再将木架的四处用木头固定,用弯钩刨怂泥土,将泥土捧出,刨出一个深坑,将木架埋入进去。

    在这过程中,小割裂者一直待在旁边,时不时将镰刀臂甩在钨钢牢笼上,磨练自己的利器。

    片刻后,杜迪安将地面刨出一个七八米深的坑,将弯钩钩在木架上,从四个角埋入,每个角两根锁链,做完这些,再将泥土埋上,抱着粗壮树杆将其杵平,再找到一些石块,压在泥土上。

    做完这些固定工作后,杜迪安已经累得满身热汗,而此刻也过去了大半夜,到了凌晨三四点左右。

    他看见一旁早已趴在地上酣睡的小割裂者,轻吐了口气,将钨钢牢笼打开,从肩上纱布内包着的血浆壳中抹出一点,洒到牢笼内,然后轻手轻脚地跳出地下室,回到楼上,很快便在一处灾雨浸泡得腐烂的墙角找到一个蛇洞,用短刀刺入其中,将洞拨开,很快便从里面掏出两条粗壮的变异土蛇。

    杜迪安迅速将其斩断,提着返回地下室。

    或许是血腥味的缘故,小割裂者苏醒过来,轻轻动弹着翻滚爬起,直勾勾地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将一条变异土蛇丢到它面前,另外一条丢到钨钢牢笼中。

    小割裂者并没有防备,吃完面前的变异土蛇,立刻钻入牢笼中,叼起里面那条变异土蛇吃了起来。

    哐当一声。

    牢笼上面的钨钢圆柱落下,在牢笼旁等待的杜迪安瞬间出手,将底部的粗壮弯钩套上牢笼底部的钨钢圆柱上,紧紧锁死。

    小割裂者听到声音,急忙回过头来,看见被封住的牢笼,立刻低声吼叫着,挥舞镰刀臂斩在牢笼上,偶尔摩擦出金属火花。

    杜迪安听见它焦急的叫声,缓缓后退,同时注意着它斩在钨钢圆柱上的地方,只有浅浅划痕,心中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没想到这一切进展如此顺利,本以为会耗费极大一番手脚,如今却只用一晚就搞定。

    “吱吱!”小割裂者焦躁地叫了起来,用力地攻击着钨钢牢笼,却没有任何效果,它的身体在里面剧烈挣扎,将牢笼撞得轻轻摇晃,四个角处的铁笼绷得笔直,轻轻颤动,将地面的泥土带动得微微裂开。

    杜迪安看见这一幕,眉头微皱,将肩上的血浆壳收入,转身离开了地下室,片刻后,他再次返回,手里抱着一块上千斤的巨石。

    嘭!

    将巨石压在锁链连接处的地面。

    小割裂者依然在剧烈挣扎,其他三处的锁链依然在剧烈摇晃,但被巨石压住的这两根锁链却纹丝不动。

    杜迪安立刻再次出去,很快就带回一颗巨石,压在另一个角上,如此往返几次,四个角上立刻都被巨大石块压住,锁链没有再被拉出。

    杜迪安看见里面焦急低吼的小割裂者,心底有种莫名感觉,似乎它在跟自己求救一样,不由得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找到一些树叶,将地下室的入口处遮住,然后离开这里,循着气味,到荒野上猎杀数只变异野兽,带回到地下室中,丢到小割裂者的牢笼中。

    小割裂者看到食物,立刻停止了撞击,低头叼起食物吃了起来。

    很快,几只变异野兽都被它吃了下去,它低吼一声,似乎恢复了力气,又开始继续撞击。

    杜迪安转身离开了地下室,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一抹黎明天光出现,没想到一夜过得这么快,他想到今天的神议会,眼中掠过一丝冷光,顺着原路返回了要塞。

    这次依然是偷渡入城,若是光明正大的入城,他的狩猎者身份必须要出示净守所开的证明,才能入内,无论他有没有去过巨壁。

    杜迪安没有返回古堡,而是脱下狩猎者铠甲,找了小酒馆,吃喝一顿,洗净了手,这才离去,直接雇车前往德伽山的元素神殿。

    好在他早有准备,狩猎者铠甲内的并非内衣,而是外套服装。

    数小时后,马车抵达了德伽山,此时已到了早上八点多。

    杜迪安上了山,背着装在包袱里的狩猎者衣甲,回到自己的神具室中,将包袱放到旁边材料柜里面,看了一眼避雷针,转身出门,径直朝议会神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