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完全懵了。

    他抱着黑疤呆立当场,连心跳都静止了。

    这姿态扭曲、狰狞的身影如晴天霹雳般降临在杜迪安面前,让他的思维都陷入一片混沌中,纵然是捕猎等级三十的魔物出现,他或多或少还能激起一些反击**,但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魔物,却像黑暗一样压倒过来,让他瞬间有种难以抵抗的窒息感。

    如恐怖镰刀海草般伫立的割裂者俯视着自己眼前这只小小蝼蚁,没有过多停顿,蓦然席卷而出,七八条镰刀般的肢体卷入过来,横扫向杜迪安。

    噗!噗!噗!

    快到像一道电光,杜迪安只觉一股风扑面袭来,身体和思维完全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感觉整个人向后轻飘飘地飞了起来,紧接着是剧痛从全身各处传来。

    杜迪安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的景色急速旋转,七百二十度地翻转,紧接着自己的身体被剧痛拽着笔直坠落下去,掉落到一个黑暗的地方,浓烈的血腥气味扑鼻而来。下一刻,身体陷入剧烈地颠簸中,让他体内器官翻滚,胃内的胃酸似乎要震荡出来,无法忍受地咳嗽出来,咳出几口鲜血。

    直到此时,杜迪安的意识稍微恢复一些,在这剧烈地颠簸中,思维逐渐清晰了起来,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竟然没死?

    他转头望向四周,漆黑的空间并没有影响视觉,顿时看见地狱般恐怖的一幕,在自己周围竟是一片残肢断骸的血池尸堆中,各种扭曲怪异的肢体散落在自己身体周围,还有几颗被歪到的狰狞头颅在黑暗中瞪着自己,随着剧烈地颠簸,其中一颗蜥头滚落下来。

    在这片废墟丛林地中,丛林蜥分布较多,也是最常遭遇的魔物之一。

    这里是哪?

    杜迪安感受着这剧烈的颠簸,茫然地看着四周,抬头顺着上面微弱的亮光处望去,顿时看见一片锯齿状交合的甲壳部位,他心中蓦然泛起毛骨悚然的感觉,难道说,自己正在这‘割裂者’的嘴里?

    这想法刚浮现,便再次有疑问出现,若这里是嘴巴,它为什么没有咀嚼,反而在嘴里囤积着其它的魔物尸体?难道它的进食习惯是积攒到一定数量,再一口吞下?

    他心中暗暗凛然,不管这里是哪,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一个好事,他忽然想到黑疤,低头望去,手里早已没有,四处寻找一圈,很快看见几个魔物残肢中,躺着黑疤的尸体,不过少了一条手臂和大腿,胸口也有一道明显的伤痕,切口整齐,显然出自割裂者之手。

    杜迪安忽然回想起先前所发生的一幕,低头看向自身,剧痛从腹部传来,一道手指长的伤口划破狩猎者战甲,鲜血从里面慢慢渗透出来,却没有太多的痛感,应该是割裂者的利刃上带有麻痹毒素的缘故导致。

    除腹部外,自己的左手肩膀处也有一道巨大伤口,险些将整条手臂切断。

    看到如此严重的伤势,杜迪安急忙摸向后腰包,这里有一个随身型急救包。

    他迅速解开急救包,从里面翻出纱布和消毒药水,想要将伤口包扎。忽然,先前的颠簸猛地剧烈起来,将他甩得爬到在地上,脸颊跟旁边一只魔物的断肢切面亲密碰撞,沾了一脸黏糊糊的鲜血,又腥又臭。

    杜迪安心中一惊,急忙挂起急救包,两手趴在尸堆中,像青蛙一样稳住身体,同时紧张地看着上方的锯齿状器官处,这颠簸在左右翻滚,周围的其它魔物尸体翻江倒海般地摇晃,其中一些肠子器官甩出,耷拉在他的颈脖上,冰凉又滑溜,充满刺鼻的臭味。

    吼!

    与此同时,外面似乎听到惊恐的吼叫声,以及凄厉的尖叫声。

    这让杜迪安紧张的心稍松几分,立刻推测出,这只割裂者并非准备进食,而是在捕食其它魔物。

    很快,上方的锯齿状器官迅速打开,几道大象般的巨大身影从天而降,甩落进来。

    杜迪安吓得一跳,急忙朝旁边飞速爬去躲避,否则被这东西砸到自己身上,非得活活砸死不可!

    嘭!嘭!

    几道巨大黑影掉落而下,砸在杜迪安原先的位置,将里面早已死去的其它魔物尸体砸得一颠,而先前被颠簸摇晃到自己附近的黑疤的尸体,也被其中一道巨大黑影砸中,瞬间鲜血溅射向四周,黑疤的尸体被淹没了进去,多半已成为肉泥,面目全非。

    这让杜迪安看得脸色无比难看,前一刻他决然将黑疤尸体带回的意志,在这一刻被无情碾压,他忽然有种无比清晰地认知,在没有力量前,再顽强的意志,再决然的信心,都只是空谈,只是笑话。

    这时,上面的锯齿状器官迅速合拢关闭,原先幅度的颠簸又一次出现。

    虽然无法看见外面的情形,但杜迪安从这几次颠簸的反应却能大致推测出,这割裂者应该在赶路中。

    杜迪安悄悄松了口气,同时看向这几只巨大黑影,顿时发现,它们正是先前落荒而逃的毒斑犬,只是那八只并非全都落网,这里只有四只。

    四只奸诈狡猾的毒斑犬,竟然在短短两个呼吸不到,就被割裂者击毙。

    每只毒斑犬都是致命伤,全身有多处尖锐伤痕。

    这时,颠簸忽然一停。

    众多魔物尸体和杜迪安猛地一滚,杜迪安一头撞上另一只魔物肢体,全身沾染血浆。

    很快,上面的锯齿器官又一次打开,抛入进来一只黑色巨大身影,正是一只毒斑犬。

    而且这一次,杜迪安看见是一只尖锐的镰刀将其身体串着,精准地甩入进来。

    杜迪安暗暗心惊,看来这些毒斑犬全都难以逃过割裂者的捕杀。

    如他猜想一般,随后的几只毒斑犬先后被甩入进来,其中一只毒斑犬还留有一口气,没有被伤到致命处,不过身上有几道开膛破腹的巨大伤痕,让其在这密封的环境里难以行动。

    杜迪安紧盯着它,它也注意到了杜迪安这个活物。

    一人一犬就这样相互对视着,谁都不敢出声。

    颠簸在继续,从锯齿状器官外面陆续甩入进来一些其它魔物,其中不乏一些捕猎等级极高的大型魔物。这些大型魔物全身受到多处致命伤,丢入进来后已是奄奄一息,有的早已毙命。除此以外,还有被刺穿的镰刀行尸,这些镰刀行尸落地后,立刻抱着地上的血肉啃吃起来。

    只是没啃吃多久,就被后面抛入进来的魔物尸体给砸到身下,没了声息。

    随着越来越多的魔物尸体被抛入进来,这黑暗的密封空间越来越拥挤,血腥气味更加浓重,杜迪安心中越来越紧张,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位置,以免被魔物砸到,同时也在小心提防,他感觉当这里的魔物尸体积满后,或许就是自己要面临死亡的时刻!

    那也是他最后的一丝逃命希望,甚至没有希望。

    在他对面的那只残留着一口气的毒斑犬,早已被后面投入的魔物给砸死。

    看到这狡诈的魔物死掉,杜迪安心中没有痛快,反而有点兔死狐悲的哀伤,在这片丛林的绝对主宰面前,所有生物皆是食物。

    很快,魔物的尸体渐渐囤积满了。

    杜迪安调整着姿势,躲在锯齿交合处的边缘,静静等待着机会。

    如他所料,当这里储存满以后,充实的颠簸以恒定的幅度进行,并没有再出现剧烈波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没有再出现别的魔物尸体被投掷进来,显然这只割裂者知道自己已经‘满载’了,接下来或许是在回归的途中……回归到它的巢穴里。

    杜迪安心中既紧张又有一丝恐惧,他忽然想到,如今的季节快入黑雪季了,在旧时代入冬时,野兽们都习惯提前采集猎物,囤积在洞穴里,像一些冷血动物,干脆直接提早饱餐一顿,然后进入冬眠。这只割裂者或许就是这样的行为,一次捕猎这么多魔物,却没有当场吃掉,反而囤积着,显然是为自己度过黑雪季而准备。

    在这黑暗腥臭的地方,杜迪安伏在一只鳞甲类的魔物尸体上,脑海中转动着无数念头,想的越多,心中的绝望反而越大。

    ……

    ……

    补更的事说下,有人担心补不完就不了了之,不会的,一月份肯定补不完,二月份也补不完,最快要三月份才能补完,最迟是四月份。刚好月底过年,二月份上半月又是走亲戚啥的事多,这两个月的码字效率很低,等三月份才能恢复高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