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等中年女人返回后,杜迪安交了订金,商议后预定了收货时间,便离开了这家商会,来到原材市场其它地方转悠起来,察看着目前市面上的其它各类型原材的提纯程度。

    中午时分。

    杜迪安和卡奇来到莱恩家族。

    福林看见进入餐厅的杜迪安,目光立刻被他后面身材魁梧的卡奇所吸引,眼底闪过一丝忌惮,向杜迪安道:“来的可真准时,刚好我们要开饭?!?br />
    杜迪安一笑,“我就是掐着饭点过来的?!?br />
    “这位是?”福林望着卡奇。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这就是跟您商议过,以您的名义保释出来的人,他叫谢尔盖特·卡奇,原克雷洛夫财团的高级狩猎者?!?br />
    “高级狩猎者?”听到杜迪安的话,坐在餐桌两侧的吉克和山德鲁以及其他人全都大吃一惊,脸上露出敬畏和淡淡惧意,更多的却是兴奋和激动,纵然是不涉家事的第三代子女,也知道一位高级狩猎者所代表的价值。

    餐桌的末尾,叫莉娜的少女露出跟其他人一样的表情,好奇地打量着卡奇。

    杜迪安向卡奇道:“这位是莱恩家族的族长,福林老爷子,还不快谢谢他老人家?!?br />
    卡奇进入餐厅后便迅速扫视了一眼周围,心中有些奇异,这座古堡无论是外部结构还是内部装饰,都极为粗糙简朴,甚至称得上简陋,完全就是一个没落贵族装扮,包括沿途他留意到的侍卫,以及佩带着骑士勋章的领主编制骑士,眼神散漫,站姿懒散,仿佛没什么骨头一样,一看就是普通人,而这目睹的一切,无一处不说明该古堡的底蕴之贫寒,就是这样的一个落魄贵族,竟然有资金保释自己?

    他忽然想到从荆棘花监狱返回时,马车上杜迪安自信强大的气势和神秘深邃的目光,微不可查地瞧了一眼自己胸前这个少年,脸上露出淡淡微笑,向福林道:“老爷子您好,在下卡奇?!?br />
    福林心有忌惮,表面却很从容,微微点头,吩咐道:“兰姨,给卡奇先生上一张座位?!?br />
    旁边的中年妇女兰姨立刻叫一个女佣搭把手,搬来一张厚重椅子。

    若换做以前,卡奇早就大咧咧地一屁股坐下,区区一个没落贵族,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换做他在克雷洛夫财团的时候,像这样的小贵族见到他,哪个不是点头哈腰,满脸讨好和谄媚,早已深知这些贵族在人前人后的脸孔是如何变换的。但此刻见杜迪安没坐,他也忍住了没有坐下,心中却暗暗不爽,越发想要脱离这个小鬼的掌控,彻底恢复自由!

    杜迪安先请福林入座,才跟着入座,餐桌上随便聊点风景趣事。

    等用餐结束后,杜迪安让卡奇在楼下等候,他则跟着福林上楼,这次由山德鲁搀扶。

    进入房间后,杜迪安向山德鲁使了个眼色,山德鲁点点头,立刻房间,将附近的女佣遣退。

    “梅隆财团还是没有动静么?”杜迪安闻到周围没有别的气味潜伏后,这才压低声音向福林道。

    福林微微摇头,道:“还没有,倒是你,我看过他们的履历,你保释这五个人出来,能压得住他们么,这些凶犯不是小角色,他们当初犯罪的具体经过和目的,早已不被考证,今天你领来的这个卡奇,我看他身材虽然五大三粗,但双目聚神,想必是个心思深沉之人,你小心为好?!?br />
    杜迪安向来信服福林识人的目光,点头道:“我会的,倒是梅隆财团,这么久没动静有点反常,或许他们已经行动了,只是我们没有发觉,必须尽快找到他们动手的方向,才能够应对?!泵仿〔仆哦运?,如心头之刺,越早拔掉越轻松。

    福林叹气道:“我们人少,底子薄,调查的力度太弱?!?br />
    杜迪安如何不知道这一点,心中同样惋惜,这就是人手的缺失,他沉吟少许,道:“这件事,回头我会派巴顿他们三个去调查一下?!?br />
    “他们?”福林看了他一眼,“能信得过么?”

    “可以信?!倍诺习驳溃骸霸谀阏饫锉荒阍耘嗾饷淳?,想必也适应了商业区的生活,知道该怎么办事?!?br />
    “能信得过就好?!备A旨诺习踩绱怂?,也放心下来,到目前为止,杜迪安都没有让他失望过,因此能比较信服杜迪安的选择。

    “今天你带这人过来,另外的四个都在你的住处,你要小心提防?!彼淙涣系蕉诺习灿兴婪?,但福林还是提醒一句道。

    杜迪安点点头,跟他继续商议了一会儿其他事情,便离开了房间。下楼时,顿时看见大厅内卡奇坐在椅子上,休顿和吉克,以及另外几个第三代的小辈围绕在他身边,满脸客气,带有丝丝讨好的意思,不停地主动找着话题拉近关系。

    “杜先生?杜先生也是我爷爷当初保释出来的?!毙荻倭⒖绦ψ呕卮鸬?。

    杜迪安下楼梯时,听到休顿的话,目光微微闪动一下,踩踏在楼梯上的脚步声稍重几分,顿时引起卡奇的注意,他抬头望向杜迪安,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休顿等人见杜迪安走来,也立刻收口不语。

    杜迪安径直走向大门,道:“该回去了?!?br />
    卡奇一笑,起身如鹤立鸡群,向周围的吉克等人道:“先回去了,以后见?!彼低?,跟上了杜迪安的身影,来到古堡外面上了马车。

    山德鲁和吉克等人出门相送。

    马车驶动着,缓缓离开了古堡。

    卡奇抱着膀子靠在车上,笑吟吟地看着杜迪安,道:“还想伪装成合作关系?那位福林老头子是被你越狱后劫持的吧,倒是挺附和咱们的手段,可惜他的子女们还以为,你是效忠他们老子,却不知如今利用完了,随时都能反手杀掉,你没有这么做,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这老头子帮你出面?”

    杜迪安表情冷漠,默默不语。

    卡奇见他像是默认,越发得意,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除了身手不凡,还是元素神殿的神使,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会被人丢进入狱,狩猎者都是平民,你后面根本就没有靠山,你就是幕后的指使者,如今保释我们出来,是想要利用我们帮你报仇么?”

    杜迪安淡漠道:“说到身手,倒是得跟你请教了,回去后把城堡后面的训练场交给你了,改建成狩猎者学院里面的样子,明天开始,我要系统化的训练狩猎者技巧,你暂时就担任我的教官?!?br />
    卡奇见杜迪安岔开话题,轻哼一声,仿佛胜利一般得意,道:“我的训练可是很严格的,就怕到时把你虐哭了?!?br />
    ……

    ……

    黄昏时分,天色渐暗。

    尼古丁和吉妮丝、黑疤、老金等人坐在古堡内用餐,老金望着上席的空位,向尼古丁道:“少爷今晚不回来么?”如今决定追随杜迪安,他对杜迪安的称呼也自行改了,不敢再随意地直呼其“杜”。

    尼古丁瞥了他一眼,道:“你问我,我问谁,听说你们跟他是同一层的狱友,给我说说他是怎样越狱的如何?”

    黑疤冷哼一声,道:“杜……少爷把你保释出来,你最好安分点,而且你年龄也不小,这么老了,也活不了几年,晚年有这样的安稳生活就该知足了,还想折腾什么?”

    尼古丁脸色一冷,道:“知道我老了,就该有点对老人的态度?!?br />
    黑疤嗤笑道:“你觉得我们是敬爱老人的好好先生么?”

    尼古丁微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地微微一笑,道:“说的也是?!弊啡?,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这时,马蹄声忽然在外面响起。

    门口的女佣惊喜地叫道:“少爷回来了?!?br />
    餐桌上的四人一怔,黑疤和老金立刻放下餐具,起身迎接了出去。尼古丁眼底闪过一丝阴沉,同样起身跟了出去,只有上方的吉妮丝坐着没动,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食物。

    推开车门,杜迪安拍了拍卡奇的胳膊,亲切地微笑道:“今天一天辛苦了,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扩建训练场的事,若是人手不够,就去租几个奴隶?!?br />
    卡奇心中冷笑,靠温情拉拢?不嫌太迟了么?!

    但他脸上还是还以微笑,道:“这点小事,不需要那么麻烦,倒是你,到时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的?!?br />
    杜迪安哈哈一笑,丝毫不介意,似乎心情极好,转头看见从大厅内迎出来的老金和黑疤,当即笑容微收,将手从卡奇的胳膊上收回,笑道:“都吃了么?”

    老金脸色尴尬,道:“刚吃,还以为你不回了?!?br />
    杜迪安一笑,道:“没事,一起去吃吧?!彼低?,率先举步入屋,望着迎上来满脸笑容的尼古丁,同样含笑点头示意,进入到餐厅中。

    吉妮丝看见杜迪安入厅,抬头看了一眼,低声道:“少爷?!?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在上席入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