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杜迪安向前面的车夫吩咐道。

    车轱辘缓缓碾动起来,坐在车厢内椅子上的四人身体微微随车摇晃,彼此相视,脸上看不出心思。

    马车很快进入平原,顺着小道,来到外围的荆棘丛林小道中,沿途有审判骑士队伍巡逻而过,在荆棘丛林的各处隐蔽草丛中,蹲守着警卫。

    很快,马车离开了荆棘丛林,沿着外面荒凉的小道行驶而去。

    一直没有开口的杜迪安缓缓道:“这里已经脱离监狱的范围了,各位若是想要劫持我,或是想趁现在离开,彻底恢复自由,现在就可以行动了?!?br />
    车厢内宁静的气氛顿时紧绷,七号老者目光闪动一下,微笑道:“小兄弟,跟我们五个臭名昭彰的罪犯一起,你似乎并不紧张,以你能够保释出我们的手段和资本来说,受一般的伤应该很快就能医好吧,在黑市购买到光明教廷的生命泉水并不是难事,你左手的伤,莫非是魔物造成的?”

    听到他的话,旁边的壮汉目光一凝,瞥向杜迪安。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可紧张的,我曾经也是荆棘花监狱的一员,虽然当时我是无罪入狱?!?br />
    “你也是?”七号老者有些惊讶,饶有兴趣地道:“看来小兄弟背后的能量挺大,不过这么大的背景,竟然会被人冤枉无罪入狱,莫非你的仇敌背景更大,是六大财团之一?”

    杜迪安轻轻一笑,道:“你可以把‘之一’去掉?!?br />
    七号老者一怔。

    旁边的壮汉也是一怔。

    一号脸孔被头发遮住,如石雕般静坐不动。

    七号老者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杜迪安,道:“小兄弟,莫非你是军部的人?跟六大财团为敌,这样的势力我似乎还没听闻过?!?br />
    杜迪安淡淡道:“你没听说,是因为我还没创立?!?br />
    “你?创立?”七号老者微愣,顿时笑了起来,“小兄弟,小小年纪就喜欢吹牛,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把我们几个保释出来,无非是帮你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但如果你的敌人是六大财团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将我送回监狱比较好,我宁可在里面安静养老?!?br />
    杜迪安耸耸肩,道:“如果你确定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你送回去?!?br />
    七号老者呵呵一笑,道:“现在回不回去,就看我的意愿了,龙鹰展翅,岂有归笼的道理?”

    杜迪安淡淡地斜眼瞧了他一眼,道:“在我面前,是龙鹰,也得把翅膀收着,是凤凰,也得把头驼着!”

    七号老者眯了眯眼,道:“是么,我倒想试试看?!?br />
    杜迪安淡然道:“请?!?br />
    七号老者眯眼瞧着他,就在这时,旁边一直静坐的一号忽然开口,向杜迪安道:“如果你告诉我怎么返回内壁,我可以帮你一次?!?br />
    听到这话,七号老者脸色微变,但眼中却充满吃惊,因为他注意到后者口中说的是“返回”,而不是“进入”,说明后者本身就是来自内壁中人!

    旁边的壮汉也是脸色微变,目光阴沉下来。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她,道:“你想要回内壁,唯一的办法,就是听我的话,否则回去后我会立刻解除对你的保释,到时你将会再次被全城通缉,别说进入内壁,就算是进入生活区都困难?!?br />
    一号凝视着他,一字字道:“就怕你回不去?!?br />
    杜迪安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七号老者听到一号的话,脸色放松了下来,冷笑地看着杜迪安,道:“你觉得我们三个会放你回去么?你最好乖乖招供,你的靠山是谁,就算你不说,我们也能从车夫那里打听到,还能从莱恩家族查到!我给你数五个数,等我数完若是不说,后果自负!”

    “五……”

    杜迪安偏头看着他,道:“我觉得,以后该给你起名叫‘老乌鸦’,没想到心思像你这样深沉的人,话却这么多?!?br />
    七号老者目光阴沉,道:“看来给你机会你也不要!”说完,向对面的壮汉道:“我老了,未必能打过这小子,只能靠你了?!?br />
    壮汉瞧着他,咧嘴一笑,道:“我凭什么帮你?”

    七号老者脸色微变,冷哼道:“既然如此,大家就陪着这小子一起返回他的总部吧,大不了就是效忠一个小鬼,我反正已经老了,也不想多折腾!”

    壮汉浓眉微挑,冷笑道:“老东西,跟我说话最好注意点口气,我可不会‘尊老爱幼’!”

    七号老者微微一窒,表情阴沉,没有搭话。

    壮汉偏头瞧着杜迪安,道:“小鬼,先前在监狱里,我就忍你一路了,老子当初纵横壁外猎场时,你还在你娘的肚子里呢,给你两秒钟考虑,说出你背后的靠山,另外等会儿进入要塞后,立刻写信让你背后的人将老子的保释书送来,若是敢通缉老子,老子第一个就杀到你们老窝去!”

    杜迪安淡淡一笑,道:“如果这样算的话,我出生的时候,你们的祖父都还只是一滴液体吧?!?br />
    “找死!”壮汉蓦然出拳,朝杜迪安的脸颊砸来。

    杜迪安脸上的笑容倏然一收,双目中寒光绽放,右手飞速伸出,在壮汉出手的瞬间,猛地一拳砸在他的腋下处,竟后发先至,率先击中!

    嘭地一声,壮汉闷哼一声,腋下吃痛,击出的拳头顿时气力全无,杜迪安没有停留,手指一抓,带动他腋下的亚麻粗线囚服,将其上身拽向自己,虽然被他及时稳住身体,没能完全拽过来,但身体有一个偏斜,他迅速改抓为拳,砸在他的侧脸上。

    壮汉躲避不及,痛叫一声,手指抓在车厢边缘的木条上,强健的指力抓出几个窟窿,迅速拉开距离,满脸震惊地看着杜迪安。

    旁边的七号老者也是一脸震撼,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如此逆转,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却有如此身手和力量!

    杜迪安已经收拳,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不动,虽然这壮汉是高级狩猎者,但毕竟关押在荆棘花监狱中,体能衰竭,肩胛骨处又穿刺如此粗壮的钢钉没有取出,再加上不清楚他的底细,导致被早有准备蓄势待发的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若是正面战斗的话,二者也是五五平分。

    若等这壮汉的伤势养好,他就不是后者的对手了。

    不过那时,他自会有其他手段进行压制。

    “这是第一次冒犯?!倍诺习驳乜戳艘谎燮吆爬险吆妥澈?,道:“你们还有两次机会可以尝试,但超过第三次机会,我相信你们会在我面前哭出来?!?br />
    听到这自信的话,七号老者脸色难看,深深地看了一眼杜迪安,低头望着膝盖,思索不语。

    “你是那个越狱的人?”忽然,旁边的一号开口道。

    杜迪安瞧了她一眼,“你知道?”

    一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开了脑袋。

    七号老者和壮汉却是愣住,难以置信地看着杜迪安,关于越狱者的事情,他们从狱卒的闲聊中早有耳闻,也跟狱卒们打听过,没想到那个五十年来唯一一个从荆棘花监狱越狱出来的人,就坐在自己面前!

    想到杜迪安先前的话,二人心底一寒,他们本能地以为杜迪安是被保释出去的,谁料人家是自己越狱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