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深深看了他一眼,向狱卒道:“开门吧?!?br />
    狱卒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掏出钥匙,将门打开。随着厚重铁门开启,众人也看清了这人的模样,竟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壮汉,上身**,肌肉发达,左右胸肌上遍布刀剑伤痕,在肩胛骨的两侧,分别穿刺着钢钉,不过跟杜迪安和七号老者等人所穿的钢钉不同,这钢钉像是鹰爪,前面几个回扣倒刺在胸前,背后锁链声叮叮作响,分别有两条粗壮锁链栓在钢钉末梢,固定在后方墙体上,想要自行拔出钢钉是绝无可能。

    “开锁!”壮汉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残缺不齐的黄牙,大模大样地向狱卒吩咐道。

    狱卒满脸忌惮,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地进入到牢房中,绕到壮汉的背面,将其背部栓在钢钉上的锁链打开,嘭嘭两声,两条锁链掉落在地上。

    壮汉舔了舔舌头,摇晃着颈脖,骨骼咔咔作响,缓缓踏出了牢房,向杜迪安道:“小家伙,走吧,本大爷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br />
    “但你必须还要再待一会儿?!倍诺习蚕蚰怯涞溃骸袄头炒?,去一号那里?!?br />
    壮汉浓眉一挑,听到杜迪安后面的话,脸色微变,道:“一号?你还要去保释一号?”

    “你有意见?”杜迪安瞧了他一眼。

    壮汉微微一窒,眯了眯眼,忽地哈哈一笑,道:“当然没有,您请?!?br />
    杜迪安收回目光,向狱卒示意带路。

    狱卒反手锁上这座监狱牢房的大门,走在众人前面,经过一个拐角,来到一个死胡同式的过道中,这里面有两个牢房,他来到左手的牢房前,向里面道:“一号,有人来保释你了,准备出来吧?!?br />
    牢房里一片死寂,并无回应。

    这狱卒来到旁边的过道处,将一盏油灯拿起,递到铁门的钢柱处向里面看去,见里面并无异样,才松了口气,将油灯放回原处,掏出钥匙开门。

    杜迪安有些奇怪,上前望去,牢房里漆黑一片,但他的视觉丝毫不受影响,顿时看见在这牢笼的黑暗深处,墙壁上有一处十字架,上面有众多铁链和钢钉锁着一道纤细身影,从苗条身材来看是一位女性,头发极长,垂落到膝盖处,全身衣衫褴楼,露出大块肌肤,在膝盖处甚至有蜿蜒干涸的血痕残留。

    杜迪安微微一怔,虽然料到这个一号不凡,但没想到遭遇的对待如此残酷,全身都被钢钉穿刺固定,连移动和躺下都办不到。

    也难怪这狱卒没看到里面的回应,就敢直接开门。

    随着沉重铁门打开,狱卒率先进入,杜迪安紧随其后,壮汉和老者、黑疤、老金等人陆续鱼贯而入,其中老者不知何时从旁边墙壁上摘到油灯,照亮了牢房里的黑暗,这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身影,顿时显露在众人的视线中,一时间轻吸凉气的声音同时响起。

    “一号,一号!”狱卒上前,来到十字架前的三米处喊道。

    钉在十字架上的身影缓缓抬起头,散落的头发间隙处隐隐有一双漆黑冰冷的目光射出,让杜迪安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险感,这感觉纵然是后面的高级狩猎者壮汉都不曾给他,心中暗惊之下,也有几分欢喜,情况比自己预料的更好一些。

    “有人来保释你了?!庇湮⑽⒑笸税氩?,小声说道。

    十字架上的身影抬着头,由于头发遮挡,众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和眼眸,沉默片刻后,她缓缓道:“解锁?!?br />
    狱卒犹豫着道:“我给你开锁,不过你别犯傻,这位大人是来保释你出去的,你若是再犯事儿,就没人敢来保释你了?!?br />
    这女子没有回应,面部所看的方向,似乎在杜迪安身上,显然一眼就看出,这几人中唯有杜迪安不是这监狱中人。

    杜迪安同样看着她,油灯光亮照不到的黑暗头发间隙处,对他完全无碍,能清楚地看见她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正盯着自己,充满冷意和敌视。

    很快,狱卒上前将她全身各处的钢钉上的锁链一一解开,这些钢钉分部在他两手两脚,肩胛骨,腹部等各处关节处,难以想象当初穿刺钢钉时,需要忍受多大的痛苦!更无法忍受的是,在被关押的这段时间,长期保持这样的姿势,包括吃饭睡觉和排泄都是如此!

    站在后面的黑疤和老金满脸震撼,本以为他们被穿刺胛骨钉就已经是狱卒们最阴险卑鄙的手段,没想到还有比这更盛十倍的酷刑,他们自问若是自己被这样穿刺固定,估计早就想方设法地自行解脱了。

    “你好,我叫杜迪安?!倍诺习蚕蛩溃骸拔抑滥慊褂谐鹈槐?,我可以帮你?!?br />
    哗啦啦~!

    锁链从十字架上被解开。

    这女子的手臂松了下来,身体也恢复了行动力,只是身体各处依然残留着钢钉,她黑色散发后的眼眸微微发寒,道:“你是内壁的人?”说话声出奇的动听,清脆。

    杜迪安平静道:“暂时还不是,但将来必然是?!?br />
    这女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低头不语。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牢房,顺着原路返回,片刻后,众人来到了监狱外面的大厅中。大厅里的狱卒在管家彼德离开后,又各自回到原来的座位上,继续先前的吃喝和打牌,只是闲聊间的话题却纷纷转移到了杜迪安身上,以及最近名气响亮的军用十字弩上。

    在民间知道军用十字弩的人极少,但狱卒属于军部体制中人,对军用品的关注较高,像这样登上军部报纸的物品,几乎众人皆知。

    随着杜迪安等人推门出来,大厅内的狱卒们立刻站起,警惕地看着杜迪安,当看见杜迪安后面跟着的七号老者,壮汉,以及走在末尾处长发散落的一号时,皆是脸色变了变,熟悉这几人的狱卒都知道,这三个都曾犯下过怎样的罪孽,如今出狱,外面势必又将陷入黑暗。

    出了监狱的大门,温暖的阳光照耀到众人身上,黑疤和老金深吸了口气,眼中充满激动之色,时隔多年,没想到能再一次触摸到阳光,这种久违的感觉,几乎在他们记忆中淡忘。

    七号老者一路上默默不言,极为低调。

    壮汉左右打量着周围,似在思量什么。

    走在末尾的一号脸部被长发遮盖,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沿着长长过道走去,两侧湖泊内的暗影闻到众人散发出的气味,反应较为激烈,在过道两侧不停泛起巨浪,高高跃起,齿状尖牙呈现在众人面前,模样怪异,似鱼非鱼。

    壮汉看见这些水下魔物,吹了个口哨,眼底闪过一抹嗜血。

    很快,众人来到湖边停泊的马车前,七号老者和壮汉等人皆是打量了一眼马车上的旗帜,七号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道:“莱恩家族?”

    杜迪安回头看着他,面无笑容地表扬道:“记性挺不错?!?br />
    七号老者皱眉,道:“若我记得没错的话,莱恩家族不是早就没落了么,在梅隆财团中也属于三线小股东,就算你背后的靠山是梅隆财团,也轮不到莱恩家族派车送过来吧?”

    杜迪安淡漠道:“梅隆财团是咱们的敌人?!彼低?,踏上马车,由于先前有所准备,特意叫了这辆加大型马车,车厢内足以容纳下五个人。

    黑疤和老金率先上车,杜迪安向二人道:“你们去前面吧,陪着车夫?!?br />
    黑疤和老金微怔,黑疤突然想到什么,忧虑地道:“我留下吧?!?br />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都去吧?!?br />
    二人看见他不容置疑的表情,没再执拗,从另一边下车,跳到前面的车夫座位两侧挤着。

    七号老者看见这一幕,呵呵一笑,抓住车门借力上车,坐在杜迪安的侧面。壮汉冷笑一声,弯腰低头,钻进马车中,跟七号老者相对而坐。

    末尾的一号也紧随着上车,跟七号老者坐在同一个椅子上,这让脸上保持着笑容的七号老者,笑容缓缓收敛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