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六十六章:效忠【第一更补为‘冲动消费者’万币打赏加更】

第二百六十六章:效忠【第一更补为‘冲动消费者’万币打赏加更】



    顺着木板楼梯下来,杜迪安看到了刑具房,一个青年狱卒坐在楼梯旁的柜台后,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纸张凋零的书籍,相隔六七米距离,杜迪安能清楚地看到书籍上的字,竟是一本男女情爱的书籍,语言露骨淫丨靡,令他微微皱起眉头。

    青年狱卒听到脚步声,身体侧了侧,将手放在书籍上遮住,抬头看去,本以为是下来玩的同事,却看见是一个陌生少年,顿时一愣,很快便看清杜迪安的打扮穿着,是从监狱外面来的,眼中不禁闪过几分兴奋之色,将书籍折页合上,塞到抽屉里面,起身抓起柜台边的一串蛇鳞鞭,上前瞧着杜迪安,顿时发现对方身上并没有手铐刑具,而且也没有同行押送的审判骑士。

    “你是?”青年狱卒微微皱眉,没有急着动手。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道:“我是来保释提人的?!?br />
    “提人?”青年狱卒顿时想到今天上面的通知,心中微讶,没想到有能力保释这里面罪犯的人物,竟然是这样一个少年。不过,兴许对方只是一个跑腿的呢?想到这点,他收起皮鞭,摸出腰间的钥匙,道:“跟我来吧?!弊咴谇懊?,下了楼梯,打开第一层监狱的厚重铁门。

    杜迪安进入里面,只见这里格局依旧,熟悉的长廊,昏暗的光线,以及一间间钢铁囚笼,还有散发到空气中的尿骚和人体污垢的臭味,他一眼望去,便看见不少熟悉面孔。

    “二十三号,有人来保释你了?!鼻嗄暧淅吹匠だ戎?,手里的警棍划在监狱囚笼上叮叮作响,直到停在一间漆黑囚笼前,向里面喝道。

    随着青年狱卒的话落,整个监狱忽然陷入短暂寂静,下一刻猛地爆发出喧天哗然。

    “保释?!”

    “又是保释,这一年我居然看到过两次??!”

    “进入这里,居然还能被保释出去么?”

    “求求你,大人,也保释我吧,我愿意将所有忠诚奉献给您!”

    “大人,也保释我吧!”

    在众人震撼时,一些距离铁门较近的囚笼中的犯人已经注意到杜迪安,立刻向他伸出求助的手,投注全身感情地哀求道。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走到青年狱卒所站的牢笼前,一眼扫去,看见里面坐着一个满脸惊愕的金发青年,在他旁边还有四个犯人,同样惊愕不已,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会被人保释出去。

    “老金,不认得我了么?”杜迪安微微一笑道。

    牢笼内的金发青年望着这道遮挡住光线的身影,竭力搜索脑海中自己以往认识过的大人物,但从没有这样的面孔,听到杜迪安的话,惊疑道:“你,您认识我?”

    杜迪安一笑,道:“我从这里越狱出去,应该没过多久吧,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越狱?

    听到杜迪安的话,金发青年一怔,蓦然瞳孔紧缩,骇然失声道:“你是杜?!”‘杜’杜迪安在监狱里的代号。

    听到金发青年的话,周围其他牢笼不断伸手哀求的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愕然地看着这个身材颀长,打扮俊秀的翩翩少年,这是当初越狱逃出去的杜?!

    旁边的青年狱卒愣住了,错愕地看着这个领进来的少年,对于荆棘花监狱五十年内唯一一个越狱的人,他早有耳闻,只是当时的他被分配的工作并非监管这些第一层的犯人,所以没有认出杜迪安,没想到这位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人物,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从这里越狱出去,如今还敢回来?

    还要保释一同坐牢的人?

    青年狱卒难以置信,怔在当场。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在我之后,难道还有别人越过狱么?”

    金发青年已经借着墙顶的微弱光芒,看清了杜迪安的模样,虽然跟当初瘦骨嶙峋时有所差别,但眼眸和嘴唇却是一模一样,尤其是这说话的口吻和笑容,都是如出一辙,他哈哈大笑,激动得抓住囚笼的栏杆,道:“当然没有,你是老子这辈子见过最狠的人了,没有之一!”

    其他囚笼的人也反应过来,情绪激动起来。

    “杜,你回来了,也把我们保释出去吧!”

    “杜,大家都是熟人,也把我保释出去吧!”

    各个牢笼中一片乞求。

    杜迪安微微抬手,众人顿时收声,期盼地看着他,不敢惹起不快。

    “我这次来,只保释五人?!倍诺习采裆骄?,道:“保释你们,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请求贵族出面,此外还需要五万金币左右的费用?!?br />
    “五万金币?”

    各个牢笼的人吓得一跳,膛目结舌,他们中除了少数的个别人外,大多数人这辈子都没见过上万金币,像当初杜迪安被关进去的第一个囚笼内的绰号‘肥猪’的中年人,曾经是富商,也最多只有一两万金币的资产,五万金币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

    “杜,你就行行好……”

    “杜……”

    其中一些人反应过来,立刻向杜迪安哀求起来,虽然知道五万金币的数目不是轻易能够拿出的,而且杜迪安跟他们非亲非故,为他们掏出五万金币的可能性也低得微乎其微,但眼下唯有继续哀求才能博取一分希望。

    杜迪安微微抬手,打断众人的哀求,道:“各位,这次保释的名额已定,将来若是再筹集到钱,自然会再保释你们,至于谁先谁后,这个等会儿再说?!?br />
    听到这话,众人面面相觑,立刻不敢再多言了。

    青年狱卒在旁边听得眼皮抽动,五万金币保释这些垃圾,他感到心在滴血。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目光示意。青年狱卒顿时明白杜迪安的意思,连忙掏出钥匙打开囚笼,向里面的金发青年道:“出来吧,杜大人来保释你,可真是重义气?!彼低晏趾玫乜戳硕诺习惨谎?。

    金发青年刚迈出牢笼,听到狱卒青年的话,不禁望向眼前这个少年,瞧着他灯光下的浅浅笑容,忽然感觉胸口被什么堵住一样,他狠狠地捏了一下鼻子,握紧拳头,重重捶在自己胸口心脏处,深吸了口气,低沉道:“杜,你让我重获自由,我知道你保释我出来,应该不止是看在往日情分的面子上,而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你放心,我会将余生全都效忠给你!”

    杜迪安见他道破,也不在意,道:“我信你!”

    金发青年低着头,肩膀颤动了一下。

    杜迪安转过身,朝着长廊里面走去。金发青年立刻跟在他身后,青年狱卒赶忙将囚笼再次锁上,飞快追上杜迪安,在前面带路,讪笑地道:“第二位是三十六号,就在这边?!彼低?,小跑到一个牢笼前,向里面的人道:“三十六号,快起来,有人保释你了?!?br />
    阴暗的牢笼里站着一个体格魁梧的青年,早已从草席上站起,脸色复杂地看着囚笼外面自如行走的少年,当听到青年狱卒的话时,顿时身体一震,只觉一股热血从脚底直蹿上来,涌上大脑,全身的血液都像沸腾燃烧起来一般,虽然他很想开口哀求,但没有开口,没想到此刻却听到自己就是被保释的五人中之一!

    ……

    ……

    呼,第三更有点晚了,超过11点半个小时,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