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在改良「腐蚀酸雾」,在目前最先进的波克版腐蚀酸雾的基础上,增加赤果叶汁和花鳄蛇的毒液,从理论上来说,赤果叶汁中的腐蚀酸气能调和花鳄蛇的毒液,从而达到强酸腐蚀的作用,如果能够完成的话,我的腐蚀酸雾甚至能腐蚀金属!”莫摩兴奋地说道。

    杜迪安看见他狂热的表情,想到他先前的腼腆模样,心中摇头苦笑,说道:“要腐蚀金属的话,单靠生物体内的毒液太难,几乎没有可能,两种物质的基本种类不同,如果从金属本身入手反而更容易?!?br />
    “从金属本身入手?”莫摩疑惑。

    杜迪安道:“正常情况下,金属也会被腐蚀生锈,但需要时间,然而,腐蚀金属本身的,却并非是「时间」,而是时间让尘埃,水分,湿气等等空气中的物质落在金属上面,侵蚀到了金属中,所以会将金属腐蚀,这个过程可以叫‘氧化’?!?br />
    “氧化?”莫摩和金巴、西茉三人皆是迷惑,这是一个他们从未听过的词。

    杜迪安知道他们一时难以听懂,毕竟元素周期表都没有被制作出来,氧气的存在目前还没有人知晓,他只能道:“正常情况下,水会慢慢消失,金属也是如此?!?br />
    金巴若有所思道:“水会消失是被空气中的温度吸收了,你的意思是,金属也会被温度吸收?或者说,是被灰尘吸收?”

    杜迪安见他摸索到边缘,道:“水是液态,所以消失的快,金属是固态,消失的时间就会慢很多很多,就像一块金属过几年才会生锈腐烂,若是几十年,几百年过去,也会像水一样,腐烂得残缺不堪,过上千年后,甚至会腐烂得什么都不剩?!?br />
    西茉边思索边点头道:“不错,你这么一说,确实如此,这么说起来,灰尘竟然能腐蚀金属,太神奇了?!?br />
    莫摩低头陷入沉思,喃喃自语地道:“如果是这样,灰尘能腐蚀金属,灰尘是泥土,泥土是岩石,岩石中肯定有什么东西,能够更快的腐蚀金属……”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一点就透,要说腐蚀金属的最常见东西,自然非硫酸莫属,而硫酸是从硫磺和硫铁矿等物质通过溶解和蒸馏提取出来的,目前土系还没有制作出硫酸,若是提交上去,也属于一件高级神术物品了。

    “你对万事万物的观察很仔细?!苯鸢涂醋哦诺习驳难劬Φ?。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万事万物皆是光明神所造,这是它给予我们的启迪?!?br />
    金巴嗯了一声,道:“我的老师也常常告诫我们,学会多多观察世界,真理就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而且就站在我们面前,只是我们没有识破一切幻境的神眼,能够看穿真理?!彼档秸饫?,不禁叹了口气。

    杜迪安微微点头,深有同感。

    时光飞逝,夜色渐深,寒意浓起。

    宴会在灯火辉煌中落幕,客人在夜尽黎明前散场。

    杜迪安作为宴会的主人,站在门口将来宾客人一一送回,等贵族们离开大半后,才返回到客厅中,剩下的其他小贵族交给凯里去送别就行。

    “我们也该回去了?!苯鸢图诺习不乩?,起身道。

    杜迪安道:“不多坐坐?”

    “不了,老师们也累了?!苯鸢拖蛩Φ溃骸跋麓斡锌瘴颐窃傧噶?,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成为高级神使,到时我跟老师说下,让你跟我们住到一个地方,咱们天天能探讨一些神术问题?!?br />
    杜迪安笑道:“好?!?br />
    这时,那二位坐着休息喝茶的老者也起身过来,看见自己三个学生的表情,心中顿时有所了解,左侧高瘦老者道:“我们先回去了,将来有什么事尽管找我这两个学生,他们会帮你的?!?br />
    杜迪安连点头感谢。

    “听说你想领伊维萨那个老鬼的任务?他是雷系的,做的研究太危险了,指不定哪天就炸死自己,你还是专心做自己的木系神术吧?!卑掷险哂镏匦某さ氐?。

    杜迪安点头道:“我知道了?!?br />
    二老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在金巴三人的簇拥下离开。

    周围的其他贵族见到他们,皆是上前打起招呼,但二老瞧都没瞧一眼,礼貌性地客气都没有,直接离开了大厅,这让上前搭讪的一些贵族尴尬不已。

    “终于结束了?!彼屯昕腿说目锘氐酱筇?,向杜迪安笑道:“今天有克列斯和亨特二位大师过来给你祝贺,实在是意外之喜,给你的身份抬高了好几阶,虽然你目前只是中级神使,但在他们心中,已经不逊色高级神使了?!?br />
    杜迪安点头,这就是大师的影响力,只需出个场,就能提高他的身价。

    “今天辛苦你了?!倍诺习蚕蚩锏?,“忙前忙后,改天请你吃饭?!?br />
    凯里笑了笑,道:“行,这顿饭我记着了?!?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虽然凯里的职位是人员管理,但性格中除了圆滑外还有一份豪爽,让人欣赏。

    此刻大厅内已经客人尽散,只剩下一些佣人在整理地上的垃圾和桌上酒水,杜迪安找到坐在一处沙发上等候的福林和山德鲁,当即走了过去,道:“老族长,我送你回去吧?!?br />
    “好?!备A趾Φ?,知道杜迪安有话要跟他说。

    杜迪安回头跟凯里道别一声,便上前搀扶着福林离开了大厅,此刻夜深,外面冷风如刀,杜迪安看了一眼福林单薄的外套,当即将自己的上衣脱下给他披上,扶着他赶向庄园外面的马车。

    山德鲁看见杜迪安的举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默默地跟在后面。

    “老爷?!钡群蛟诼沓登暗墓芗液吐矸蚬Ь吹?。

    “回去吧?!备A址愿酪痪涞?。

    杜迪安送他上车,管家和山德鲁也进入第二辆马车,一同驶回莱恩古堡。

    此刻夜色已深,古堡中已经悄无人声,等杜迪安等人进入古堡时,在客厅里看见一个少女睡在那里,正是福林的一个孙女,叫莉娜,今年十四岁,比休顿小几岁,躺在客厅酣睡,身上盖着佣人递去的一条薄被子。

    “嗯?”福林看了过去。

    守候在旁边平时专门伺候福林的中年妇女兰姨连上前小声道:“莉娜这孩子非要等你回来,在这里睡着了,我现在就去叫醒她?!?br />
    福林看了一眼那沉睡的少女脸庞,轻叹了口气,道:“让她回房去睡吧?!彼低?,杵着拐杖转身上楼去了。

    杜迪安搀扶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躺在沙发上的少女,若他从巴顿等人那里得到的资料没错的话,这个女孩是福林四女儿的孩子,这位四女儿嫁给一个脾气暴躁的落魄富商,生下女儿不久便逝世,福林将孙女接回到自己身边照养,但或许由于其母亲的缘故,对其并不喜爱。

    兰姨将沙发上的莉娜碰醒,少女睁开惺忪的睡眼,刚苏醒就惊觉过来,立刻四下望去,顿时看到杜迪安扶着福林上楼的背影,嘴唇微张,想要说什么,却被兰姨制止,低声道:“小姐,老爷让你回去歇息,老爷也累了?!?br />
    莉娜看了她一眼,微微咬唇,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起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