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各个贵族送来的礼品堆积如山,等送礼结束后,贵族间彼此闲聊,熟络人际关系,这样盛大的宴会是一个难得的顶级交际场所。

    当时间流逝……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忽然有人小跑过来,在凯里面前附耳低语。

    凯里听到对方的话,顿时愣住,紧接着脸上露出几分振奋和喜色,向旁边的杜迪安低声道:“有两位大师要过来,都是木系大师,我去迎接下?!彼低?,立刻转身小跑离去。

    杜迪安微微一愣,先前听凯里说,神殿内不会轻易去打扰大师,以免耽误大师研究神术,破坏了神感,若是正常的‘时代’奖章获得者召开宴会,自然能邀请到他们出席,但自己却属于特殊情况,因此没有去邀请,没想到此刻竟有大师自愿前来。

    很快,在凯里的带领下,古堡的大门被推开,两位打扮像老学究的穿着神术袍老者来到大厅内,在他们后面跟着两个中年人和一个中年女子,都是身穿神术袍,只是颜色和款式跟二位老者不同,杜迪安一眼就认出,这是高级神使的衣袍。

    在他们进入大厅时,站在门口外缘处闲聊的贵族们顿时看到这群中途而入的客人,当看见对方身上的袍子时,立刻响起一片压抑着的低声惊呼。

    这惊呼声迅速扩散到大厅前方的斯鲁迪、福林等人耳中,众人纷纷回头望去,皆是脸上露出几分吃惊之色,一些原本坐在沙发上休息的贵族,也不自禁地站起身来。

    杜迪安看到众多贵族的反应,顿时感受到元素神殿大师的高度和魅力,以及价值,同时也飞快迎了上去,边走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二位老者,只见他们面带微笑,神色和蔼,苍老的目光中充满睿智光芒,身上衣着朴素,袍子上还有较多灰尘,显然赶过来时没有去精心修饰边幅。

    “见过二位大师?!倍诺习灿锨傲?。

    左侧个头较为高偏瘦的老者笑道:“你就是新式纺织机的制作者吧,没有加入到我们元素神殿就获得‘时代’奖章,这样的情况在所有时代奖章获得者中,也是第二人了,不过当年的‘霍格皮尔’年龄可比你要大多了,五十多岁才凭借自创的霍格连弩获得‘时代’奖章,主宰了当时的「古民战争」?!?br />
    杜迪安连道:“您过奖了?!?br />
    右侧较为佝偻的矮胖老者笑道:“我们刚刚得知宴会的消息,冒昧来打扰,还请不要见怪?!?br />
    杜迪安见他如此客气,连道:“二位大师肯赏脸过来参加我的宴会,已经是我的荣幸,怎敢见怪,只是没料到二位大师前来,招待不周,还请多多包涵?!?br />
    “给我们两个老家伙两把椅子就行了,我们先休息会儿?!弊蟛嗬险咝Φ?。

    旁边的凯里机灵地道:“二位大师请,我立刻让人给二位备茶?!?br />
    右侧老者点点头,向后面三人道:“你们跟这位杜先生多聊聊,杜先生虽然年龄比你们小,但懂的未必比你们少,好好学学?!?br />
    “是,老师?!?br />
    “是?!?br />
    后面两个中年人和一位****立刻应诺,态度毕恭毕敬。

    听到二位老者的话,周围的众多贵族不禁多看了杜迪安两眼,没想到这个少年初入元素神殿,就能得到两位大师如此高的评价,一时间,不少贵族暗暗懊悔先前送的礼品太薄。

    斯鲁迪目光阴沉,闪烁不定,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发紧。

    在二位大师离开后,杜迪安也跟他们的三位学生寒暄起来。

    “你好,我叫莫摩?!敝屑渖聿慕习闹心耆寺冻鲭锾蟮男θ?,道:“初次见面,也没带什么东西给你,回头去神殿了,你要是缺什么材料可以跟我说,不过太贵的可不行?!彼档秸饫?,脸上发红。

    杜迪安没想到这人虽然人到中年,性格却像少年一样腼腆害羞,当即道:“那就多谢了,到时若有神术上的问题,还要多多向你讨教?!?br />
    “太好了,我也想跟你探讨一下?!蹦断驳氐?。

    旁边另一个中年人看见他这模样,眼中有一丝无奈,向杜迪安道:“你好,我叫金巴,主修军事工程神术,听说你还是一位狩猎者,若是以后需要什么战斗装备,我可以免费出售给你几套,都是我自己改良的箭弩和箭矢?!?br />
    杜迪安摸着鼻子,道:“等有需要时,我会麻烦你的?!?br />
    “小事?!苯鸢桶谑值?。

    旁边的****一直在打量着杜迪安,等他们介绍完了,向杜迪安道:“我叫西茉,跟你一样,钻研的都是民用神术,你的新式纺织机给了我不少启迪,非常感谢你!”说完,弯腰行了一礼。

    这样的举动,顿时让周围的其他贵族惊愕不已,他们看中杜迪安的新式纺织机,只是看重所带来的利益,没想到这东西在神术上的地位,竟然能让一个高级神使致敬!

    杜迪安也颇为惊讶,随即便释然,他从小跟随父亲看过不少科学家和科研人员,他们面对找到实验方向时的激动和兴奋,从小就在他眼前频频出现,而新式纺织机的意义,是开启了一个时代,而且开启的蒸汽时代,也是今后人类征服地球,踏入宇宙的重要起步点!

    越是地位高的神使,越能看出新式纺织机的非凡意义。

    “哪里哪里?!毙闹兴淙痪?,杜迪安手上却不慢,飞快将其托起。

    金巴看见杜迪安的举动,微微点头,道:“我们在边上说吧,这里人多嘴杂?!?br />
    三人点头,来到长桌外面的边缘沙发处坐下。

    金巴是三人中心思较为稳重的一个,试探性地跟杜迪安说了一些较为初级的木系神术,从民用到军事,却发现杜迪安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一窍不通,反而在诸多神术上,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尤其是在谈吐间流露出的表情,充满自信,让人信服。

    聊的越深入,几人聊的话题水准也越来越高,不知不觉便谈到了高级神术层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