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杜迪安?”

    在杜迪安经过一处长桌时,忽然一道柔柔弱弱地声音响起,带有几分怯意说道。

    杜迪安有些诧异,偏头望去,却见是一个秀发如瀑的美丽女子,身材纤细,盈盈一握,一袭淡粉色裙子打扮淡雅又不失尊贵,充满温柔的气质,长长睫毛下的眼眸带有几分羞怯,不禁奇道:“你是?”他印象中似乎从没见过这个女孩。

    “我,我是安妮雅?!迸⒖醇诺习裁荒苋铣鲎约?,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主动自报家门,脸色有一丝隐隐的尴尬和泛红,道:“就是艾薇家族的那个,在你还小的时候,我们见过的?!?br />
    “小的时候?”杜迪安微愣,忽然回想起来,惊讶道:“是你?”

    当初刚被茱拉夫妇收养时,茱拉夫妇想将他入赘到艾薇家族中,但值得庆幸的是,对方并不满意这桩相亲,他还记得,在那个寒风的街道上,那个脸颊美丽如初的女孩,声音却一字字刻薄如刀地划在他的脸上,那一声声地质问,让他认清了现实,从此开始学会适应,自强。

    “是我?!卑材菅帕臣瘴⒑?,道:“没想到一转眼不见,你已经长得这么英俊了?!?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也没想到当初那个美丽的女孩,如今却已经是亭亭玉立的美女,算上年龄的话,应该是刚满二十,模样跟当初大不相同,但还是一样的美丽动人。

    当初分开时,他没有恨这个女孩,反而还感谢她,如今再次相见,心底只剩下感慨和淡淡的怀念,转眼间,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竟然已经这么久了,时光如驹,匆匆而逝,跟如今生活的环境相比,当初那个小女孩的一声声质问,是多么的可爱和单纯,遗憾的是那样的世界,再也无法回去了。

    “当初的事情,你不要介意啊?!卑材菅偶胂烀挥兴祷?,低头道:“当初我们都还小,我性子比较任性,说了一些过分失礼的话,希望你能原谅?!?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都是过去的事,我反而还要感谢你,如果你同意了婚事,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了?!?br />
    安妮雅看了看他的表情,见并不像说反话和嘲讽,这才松了口气,道:“怎么会呢,你的才华大家有目共睹,能获得元素神殿的‘时代’奖章,在整个巨壁历史上都少之又少,全都是殿堂级的大师人物,名垂不朽,你这么年轻就获得这样的奖章,未来前途不可限量?!?br />
    听到她的这些恭维的话,杜迪安并没有觉得受用和开心,反而心中先前淡淡的回味和怀念,忽然都隐没淡去了,有几分空落落的遗憾,有些事过去的,终究回不来了,时间和环境的侵蚀,让一切都面目全非。

    “你过奖了?!倍诺习菜档溃骸罢庑┠旯脑趺囱??”

    安妮雅微怔,低头道:“还好,你也知道的,我们艾薇家族当初就不景气,较为没落,如今生意也一直没有好转,仅靠一个酒店支撑?!?br />
    杜迪安端起旁边的一杯果汁,轻轻喝了一口,默默地看着她。

    安妮雅见杜迪安没有搭话,眼眸转动一下,道:“我的事比较无趣,倒是你的我挺好奇的,方便跟我说么,你是怎么当上神使的,而且我听说,你还是一名中级狩猎者?!?br />
    “我的事也比较无聊?!倍诺习裁挥邢杆档拇蛩?,看了她两眼,道:“若是你的家族有什么困难,是我能够帮上的,我会考虑一二?!?br />
    安妮雅一怔,眼眸顿时亮起,惊喜地看着他,道:“真的么?”

    杜迪安微微点头。

    安妮雅感激地道:“谢谢你能原谅我的年幼无知,谢谢你这样不计前嫌,若是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只要你说,任何事我都愿意!”说到这里,脸上泛起一抹红晕,眼眸中流露出淡淡水意。

    杜迪安心中叹息一声,淡漠道:“不用了,我喜欢你年幼时的样子,虽然说话直接,但还算单纯?!?br />
    安妮雅听得眼眸一亮,轻声道:“我现在的模样虽然有些变化,但不会比当初丑吧?”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默默地微微摇头。

    安妮雅看见他情绪不高,眼眸转动,伸手挽向杜迪安的胳膊,道:“我们去那边坐着聊聊吧?”

    杜迪安将手臂抽出,道:“你已经结婚了吧,太亲密容易让人误会,对你家族也影响不好,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br />
    安妮雅微微嘟嘴,道:“你不会是嫌人家年龄大吧,我还没结婚呢,当初虽然你很小,被我拒绝了,你却没有生气,我一直觉得你很神秘,后来找别的男人,也看不上眼,一直没嫁?!彼档秸饫?,瞟着杜迪安,眼中带有几分娇嗔。

    杜迪安眉头微微皱起,他的鼻子可是极其敏锐的,从刚才的聊天中,就隐约闻到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男人气味,说明绝对跟男人同居过,而艾薇家族虽然没落,但毕竟是贵族,子女都是单独睡,不可能跟父母和兄弟姐妹挤在一个床上,这气味只能是她的丈夫,或是别的男人留下的。

    杜迪安看着她嘟嘴撒娇的表情,没有说话,从刚才短短开始的娇怯到现在短短几句话,就变得开始撒娇,这让他心底有种失落和遗憾的感觉,再见或许不如不见。

    安妮雅见他没说话,飞快注意了一下他的表情,见到这个少年微微皱着的眉头,立刻知道自己用力过猛,飞快收起眼中的媚意,换了个话题道:“听说你还会作诗,能给我作一首么?”

    杜迪安向她看了一会儿,点头道:“行?!备找钍?,忽然看到外面走来的凯里,立刻知道宾客都到的差不多了,当即向安妮雅道:“诗的事等会儿再说,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你慢用?!彼低?,撇开她走向凯里,道:“要开始了?”

    “嗯?!笨锟吹蕉诺习?,目光朝他先前聊天的安妮雅看了一眼,向杜迪安笑道:“没想到你喜欢这类型的,打扰你的好事了,人都到齐了,咱们不能让其他人久等,先去办正事儿吧?!?br />
    杜迪安点头,并没有去解释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