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斯科特财团而言,咱们终究只是一个小财团,而且如今的积蓄资金全都投入到巨壁通道的租借中,又得罪过梅隆财团,将来只能依附他们斯科特财团,自然没把我们太当回事?!倍诺习驳坏?,几年的监狱生活,让他对事情的看法更加深入和直观。

    福林苦涩道:“就算如此,可你除了狩猎者身份外,还是一个新秀发明家,未来创造的利益比起狩猎者更多,他们却不看重这点,目光太短浅了?!?br />
    杜迪安拉开椅子,坐到餐桌上,道:“不是目光短浅,而是有别的考量,新式纺织机已经跟他们签下合约,将来继续改良已经是难上加难,我虽然发明了这东西,但除此以外并无其他建树,一两次的成功,在别人眼里只是被女神眷顾的幸运罢了?!?br />
    福林叹了口气,道:“只能等你的手臂养好了,若是新式纺织机后期的分红够多的话,咱们就托关系去买光明教廷的生命泉水来给你治疗?!?br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目光扫向桌上几份报纸,随手抓起一份,问道:“今天有什么新闻没?”

    “老样子,没什么跟咱们有关的大新闻?!?br />
    杜迪安一份份翻阅起来,并没有看到关于昨晚黑暗教廷分所遭袭击的新闻,多半是被黑暗教廷分所压制了下来,他们终归是见不得光的存在,其中唯一的一篇报道,指出的是黑暗教廷分所位于的小镇半夜传出异响,疑似野兽入侵等等。

    杜迪安留意了一下报道这篇文章的新闻社出处,随即让旁边的仆人端来自己的那份早餐,迅速吃完,向福林道:“这几天我需要静养,没什么大事的话,不要让人来打扰我,嗯,也包括你?!?br />
    福林微愣,没好气地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去打扰你的,你好好调养,我让厨房这些天给你做点大补的?!?br />
    杜迪安点点头,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关上门后,杜迪安脱下外套,将藏在左手腋下的能源管掏出,先前有受伤的左手掩盖,这根能源管在厚厚衣服下并不突显,除了能源管外,还有藏在大衣内层口袋中巴掌大的芯片读卡器。

    望着这两样险些让自己丢掉小命的东西,杜迪安脸上露出淡淡笑容,然后来到房间衣柜前蹲下,拉开底部一个抽屉,这里面有一些热天的薄衣和几个饰品盒,他打开最里面的一个饰品盒,只见里面除了几枚金币和银币外,还有一枚芯片,正是超级芯片。

    当初入狱前,杜迪安便将这枚超级芯片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也就是梅隆财团分配给他的那套房子的院子墙角底部,原因就是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被小偷潜入到家中,破开保险柜盗走。后来他含冤入狱,房子也被梅隆财团收回,搬过去居住的茱拉夫妇和他的行李,也全都扔了出来,唯有这枚芯片依然藏在那里,在上次他暗杀霍莱特执事时,踩点的几天中,便抽空返回了那里,将这芯片挖了出来。

    “狡兔三窟,将来还得再多准备几个秘密地点?!倍诺习残闹邪档?,将读卡器后面的卡槽打开,塞入芯片,然后将读卡器的单圆插头插到能源管上面的其中一个插孔中,这上面有六个插孔,都是圆形小孔,环绕在顶端,中间是一个长方形凹槽,对准的是冷冻仓内的连接插头。

    杜迪安深深吸气,点击开启。

    芯片读卡器的荧幕,顿时亮起,显示出背景画面。

    ……

    ……

    厄尔多斯山上,布隆古堡中。

    宽敞的餐厅里,斯鲁迪吃着早餐,翻看着每日报纸,等看到经济报时,抬头向旁边的管家道:“最近小姐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的按时吃饭?”

    中年管家恭敬道:“自从上次您答应小姐那件事后,小姐就不再绝食了,每天送过去的东西全都吃完,而且这几天还在积极的学习神官律法,说过几天就打算回到审判所工作?!?br />
    斯鲁迪微微点头,道:“让审判所的人照应下她,太危险的案子别让她接?!?br />
    “我会的?!惫芗业阃?。

    “松果镇的集市做的怎么样?”斯鲁迪又问道。

    管家连道:“一切都在预算中,过几天就会开业,目前的宣传已经到位,这几天有不少商人进入到松果镇,而且好几个商会已经找那边的负责人合作,将松果镇划入到他们商队的路线中,听说那里的商铺租金,都提高了好几成?!?br />
    斯鲁迪微微点头,道:“这件事别让小姐知道,我不想再生事端?!?br />
    管家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道:”老爷,小姐如今好不容易答应,再也不跟那个泥小子见面,这件事已经过去,没必要再去理会那个小子吧?”

    斯鲁迪表情淡漠,指着面前的一份早餐,道:“你看这盘点心,鲜艳精致,诱人胃口,若是上面有一只死苍蝇,你还会去吃么?”

    管家脸色微变,知道自己触怒到了他,同时也听懂了他话语里的意思:就算苍蝇不吃点心,但它的出现,就已经令人生厌。

    “她的年龄已经不小了……”斯鲁迪望着窗外,轻轻地道:“上次错过跟米兰家族的联姻,后来那个混小子出事去了监狱,倒也不可惜,这次的斯帕克家族必须好好把握住,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带领我们布隆家族,重返内壁,完成我父亲的遗愿,也想要去看一看,那内壁的风景!”

    管家看着他刀削般的刚硬侧脸,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

    ……

    ……

    时光飞逝。

    自从杜迪安从壁外返回,手臂负伤的消息传出后,莱恩家族又回到了往常的宁静生活,经营着自家的几个小本生意,吃喝节俭,这让先前稍微品尝过一点滋润生活的其他族人,很不适应,这种不适应在时间的催化下,越来越难以忍受,并且难以克制。

    “迪安先生,你的手臂什么时候能好?”午餐桌上,一个二十出头的俏丽女孩扒着面前不咸不淡的饭菜,终于按耐不住向餐桌上方的杜迪安出言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