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速度丝毫不减,很快便冲到了人群后面,望着前面推搡的人群,没有丝毫犹豫便一脚踏出,踩在末尾前方一人的后背上,将其踩到,借他的背部当垫脚石,朝前面继续飞速跑去,沿途一个个拥挤着的身影被杜迪安或是踩踏,或是压倒,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从后面追来的艾莎看得目瞪口呆,她本以为人潮拥堵的通道会将杜迪安拦下,没想到后者完全无视了这些人的死活,不惜一切代价地冲出。

    “该死!”艾莎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看着杜迪安践踏着人潮爬去,杜迪安能这么做,她却不能,作为黑暗教廷任命的黑暗骑士队长,她被调遣到这座教廷分所,目的就是?;ふ饫锏娜?,免受光明教廷的袭击,而且在这拥挤的人群中,难保不会有星级教徒,甚至是大师,若是被自己踩死,罪责不是她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

    “让开,都让开!”艾莎抬手掰开前面慌乱的人群,虽然不能像杜迪安那样暴力踩踏出去,但她却不会就此收手,从人群后面一点点挤去,同时让旁边的守卫协助自己,将人潮疏散出一条通道。

    在她艰难的开路时,杜迪安已经爬到了人潮前端,他跳了下来,将前面几人推翻在地,腾出站立的空隙,而后从他们身上飞快跳过,跑到通道外口的出口处,这里便是古堡的大厅。此刻大厅内站着大量身影,都是戴着面具的打扮,其中不少人正站在古堡前,对着外面一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杜迪安挤入到人群中,头也不回地从另一侧窗户中翻出,跳到古堡外面的草地上,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黑暗处,只见灯火如珠,大量身影聚集在庄园外面一处马棚前,那里正是他的马车停泊的地方。

    杜迪安不再多看,迅速低头顺着先前观察过的路线迅速摸索跑去,这古堡外面环绕着一处高高围墙,但在他的非人弹跳力面前,却形同虚设,当他来到围墙前面时,立刻看见左右巡逻过来的守卫,这些守卫也注意到了杜迪安,喝斥着疾跑过来。

    杜迪安没有理会,纵身一跃,翻过围墙,跳落在外面的街道上,周围僻静无人,他迅速沿着一条小道急速跑去,转眼间便离开了这座庄园,一路朝着小镇外面的荒郊野外跑去。

    虽然在夜晚的时候,荒野有野兽出没,但对他而言却完全不用担心。

    ……

    ……

    黑暗教廷分所遭受袭击的一个小时后。

    广场上的麻醉毒雾已经被派来的魔药师给驱散,地上昏迷的人也给予了解药,大部分人都苏醒过来,而其中一些站在毒雾较近地方的人,摄入的麻醉毒雾较多,导致心脏麻痹,停止跳动,就此长眠。

    大殿内,艾莎和西蒙垂手而立,在他们旁边还站着另外一人,身上制式铠甲上的花纹跟他们一样,属于同一级别,在他们三人前面,站着一道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身影,身体骨骼极为粗大,全身笼罩在一个黑色大袍中,身高近两米,极其伟岸,黑色兜帽遮住大半张脸,露出的薄唇如匕首般冰冷。

    此刻,这道伟岸身影正面向着囚笼之处,似乎在检查里面的上纪神物,又像是在打量囚笼上被割断的两根铁柱,在一片死寂般的沉默中,缓缓开口道:“你们知道,若是这东西被抢走了,你们会是什么下???”

    三人脸色一变,身体微微发颤,低下头。

    艾莎微微咬牙,道:“是属下失职,请统领责罚!”

    伟岸身影没有做声,过了数分钟后,才缓缓道:“根据你们的说法,敌人虽然不是一个人,但数量也不会太多,否则不会只派一个人进来盗窃,你们马上去查,这麻痹毒雾出自哪里,对方能混入进来,很可能是咱们黑暗教廷内部的人,务必要彻查出来!”

    “是?!迸员叩奈髅闪⒖檀鹩ο吕?。

    艾莎犹豫了一下,道:“统领,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br />
    “嗯?”伟岸身影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说?!?br />
    艾莎低头道:“当时跟这袭击者交手时,我说他在滥杀无辜时,他是这样回应的:‘你们黑暗教廷的人也配自称无辜?’,听他的口气,似乎很仇视咱们黑暗教廷,我在想,他会不会是光明教廷派来的人?”

    听到这话,西蒙和旁边另一个青年微怔,脸色变幻不定。

    伟岸身影沉默片刻,缓缓道:“光明教廷的骑士,就算要制裁我们,也不会用毒这样的手段,有违他们光明磊落的教条,对方这么说,目的应该是误导我们,一个能够侵入到咱们黑暗教廷分所,却又从容离开的人,心思之缜密,怎么会在跟你战斗时,还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去逞口舌之快?这是一个极其狡诈的家伙,而且他这么说了,恰恰能证明,他就是咱们黑暗教廷的人!”

    艾莎一怔,西蒙和青年也露出恍悟之色,不禁微微色变。

    “马上去搜查,天亮之前,我需要得到你们递交来一份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一团垃圾,去吧!”伟岸身影冷漠地吩咐道。

    艾莎和西蒙、青年立刻应诺,转身离开。

    “布伦?!蔽鞍渡碛叭春鋈豢?,叫住那青年,道:“遭受入侵的时候,你在干嘛?”

    青年脸色一变,全身顿时溢出冷汗,战战兢兢地道:“回,回禀统领,我当时在,在喝酒……”

    伟岸身影漠然道:“若是下次再出现这样的事,你的舌头和你胯下的那条东西,都会成为给你泡酒的佐料?!?br />
    青年脸色苍白,连道:“属,属下再也不敢了?!?br />
    “去吧?!蔽鞍渡碛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袭击结束后的第五个小时,凌晨时分。

    艾莎和西蒙、布伦三人急速返回到大殿中,艾莎看到仍站在囚笼前面的伟岸身影,连忙道:“统领,我找到麻痹毒雾的出处了,一个魔药师商铺中今天售卖过这个东西,而且分量极大,据这商铺的老板娘说,出现在大殿内的毒雾量,跟她售卖的量差不多,袭击者就是跟她购买的那个人!”

    伟岸身影的目光从囚笼上收回,回头望着她,道:“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