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一位气质绅士彬彬有礼的中年人在管家的陪同下,来到楼上餐厅中,看见正在用餐的福林和杜迪安,他眼眸一亮,摘下帽子向福林微微欠身行礼,道:“见过福林族长,这位就是杜迪安先生吧?”

    福林嘴角含笑,道:“不错,上次谈的事情,这次你可以亲自跟杜先生聊聊,我们财团虽然招募到杜先生,但合约上并不约束他的人身自由?!?br />
    “那就太好了?!敝心耆肆成下冻鲂老仓?,向杜迪安道:“杜先生,你可以称呼我‘凯里’,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元素神殿,就是你们狩猎者将壁外材料带入回来,最终进行评估鉴别的地方,这次我过来,主要是代表元素神殿邀请你的加入?!?br />
    杜迪安暗道果然,上次看见自己‘发明家’的报纸时,他就有所预感,没想到这件事真的会到来,道:“听过一点,了解的不多,可以详细介绍下么?”

    凯里见他有兴趣,大为欢喜,道:“这是我乐意之至的事,我们元素神殿内的人员,都是像你一样的大发明家,也是光明神的虔诚信徒,代替光明神将撒播到天地万物中的福赐寻找出来,传递给贵族平民,在那里有舒适的环境,丰厚的待遇,以及应有尽有的各种物资,能够让你发挥你的所有才能,发现出更多的福赐……”

    杜迪安微微眯眼,缓缓道:“我是一个虔诚的光明信徒,我忠诚于光明神,只是我有个小小疑惑,希望凯里先生能为我解答?!?br />
    凯里笑道:“杜先生尽管说?!?br />
    杜迪安道:“我们只是将光明神撒播的福赐发现出来,为什么不叫发现家,而是发明家,这样岂不是亵渎光明神?”

    凯里愣了一下,立刻道:“杜先生你会错意了,我们元素神殿是光明教廷所创立,怎会亵渎伟大的光明神,‘发明’的意思,代表的是‘发现明白’,指我们不但发现,而且明白、领会到了光明神的福赐,以此代表我们的感恩和敬畏,所以叫‘发明家’?!?br />
    杜迪安道:“原来是这样解读?!?br />
    凯里笑了笑,道:“杜先生千万不要有什么负担,那里都是信奉光明神的使徒,发明家是一个极早时期的落后称呼,如今早已没什么人用,我们更喜欢称你为神使?!?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凯里先生也知道,我是一位狩猎者,狩猎者讲究的是务实和利益,所以,我加入元素神殿的话,能得到什么好处?”

    凯里含笑道:“好处有很多,首先是物质方面,我们元素神殿会给予你一套商业区的城堡,若是你表现的出色,成为高级神使的话,还会授予你一片封地,领土面积跟贵族相当,此外,每个月都会给予你一百金币的酬劳,随着你身份的提高,酬劳也会越来越多?!?br />
    杜迪安目光微动,心中有些惊讶和忌惮,光明教廷竟然能授予普通平民封地?这难道不是军部独有的权利?

    凯里继续诱惑道:“除这些外,元素神殿能让你尽情施展才华,你不但会得到无尽的财富,还能得到无上的荣耀?!?br />
    杜迪安问道:“得到这么多好处,我需要付出什么?”

    凯里看见他冷静的表情,眼中有几分小小惊讶,但还是飞快道:“不需要你付出什么,只要你加入元素神殿,完成交给你的任务就行,另外若是发现神术,需要上交给神殿?!?br />
    “什么任务?”

    “都是小任务,比如鉴别评估壁外魔物材料的价值,你放心,我们有专业的神具能提供你使用,有的任务你不会也没关系,能跟相同级别的其它任务替换,就算所有任务都不会,你也可以申请支援?!笨镄Φ?。

    杜迪安明白过来,道:“我会考虑的?!?br />
    凯里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向往和期盼之色,微愣一下,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道:“好的,我等候杜先生的好消息,另外跟你说一声,那些邪恶的炼金术士喜欢攻击神使,你若是加入到我们元素神殿,我们会提供你绝对安全的?;?,让你免受危险?!?br />
    杜迪安抬头瞧了他一眼,道:“谢谢你的提醒?!?br />
    凯里见此,也不再逗留,向福林道别一声,转身在管家的相送下离开了。

    在他走后,福林向杜迪安道:“怎么样,想要去么,加入元素神殿的好处还是很多的,但坏处也有一些,就是没有如今这么自在,需要经常在神殿内忙活,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值得加入的,这对其他人而言,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且这小家伙的威胁也没错,你制造出新式纺织机,应该会引起一些黑暗教廷的信徒对你施加暗害,虽然你是狩猎者,但暗杀是无处不在的,用毒、偷袭,都能轻易杀死狩猎者?!?br />
    杜迪安明白这一点,狩猎者虽强,但不是无敌,明面击败难,暗害就容易多了。

    “暂时没空,不过我会考虑的?!倍诺习踩粲兴嫉溃骸叭羰羌尤朐厣竦畹幕?,也能购买‘生命泉水’,而且有元素神殿神使的身份,也不会再蒙受不白的冤屈,也算是给咱们财团一道?;ざ??!?br />
    福利点头,见他晓得其中利害关系,便道:“这件事你自己考虑吧,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彼低?,拿起拐杖,起身离开了餐桌。

    在他离开后,杜迪安也没有过多逗留,按照自己原先的计划,换上外套,出门离开了莱恩古堡,雇上马车,前往黑暗教廷分所。

    连续几天黑暗教廷分所中,杜迪安一路上越发谨慎,以免被人跟踪,这一次大殿内依旧站着数十人,环绕着冷冻仓观察,想要找出开启的办法,但冷冻仓被?;ぴ谔?,无法触碰,单靠眼力的话,想要瞧出个所以然来还是颇为困难的。

    杜迪安也装模作样地观察,但注意力却集中在周围各处。

    转眼间,又是一天匆匆过去。

    杜迪安回到莱恩古堡,在自己的房间写写画画,同时活动着左手,感觉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生疏僵硬,不过他还不敢做出较有难度的姿势,以免还没愈合的骨头又折裂开来,他今天之所以没有立刻答应加入元素神殿,也是担心左手上的晶化鳞片被暴露,毕竟这是他的明面身份,一旦出问题,就彻底只能活在黑暗中了,那样的话,办事难免会有所不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