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老师若是不怎么教导你,建议你去炼金学院较好,在里面能学到很多知识,偶尔还会有炼金大师来讲课,开拓眼界?!币馆合蚨诺习步ㄒ榈?。

    “我会的?!倍诺习驳阃?,刚好能去里面找找,如何让左手恢复的办法。

    夜莺见他答应,面具后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笑意,道:“既然这样,到时我就在炼金学院等你了,说起来,到时我可算是你的师姐呢,以后我就叫你师弟吧,你的代号实在太招摇高调了,说出去我怕你被人揍……”

    杜迪安微微苦笑,当初想这代号时完全是一时兴起,没想到真的没人用过,如今想想,确实不是一般的嚣张,不过也好,能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让一时短暂的安逸和惰性将自己侵蚀。

    “那我就叫你夜莺师姐了?!倍诺习沧苹疤?,道:“你知道有什么能够治疗骨折的炼金物品么,我一个朋友腿脚被石头砸断了?!?br />
    “骨折伤势?”夜莺微微思索,道:“我所知道的东西里,除了‘生命泉水’外,似乎没有其它的东西能够治疗这样的伤势,不过生命泉水的价格太过昂贵,而且有购买权限,非星级教徒不可购买?!?br />
    “生命泉水?”

    “你不知道?”夜莺有些诧异,道:“你的老师真够懒的,什么都没教你么,生命泉水在光明教廷也有售卖,不过只有光明教廷的内部人员才能购买,这是最好的疗伤药,即便是骨折也能修复,据说还能让断指再生,极为神奇,光明教廷说是光明神的恩赐,但实际上,这是咱们黑暗教廷研制出来的,被他们盗用了?!彼档秸饫?,言语中有几分不屑和骄傲。

    杜迪安目光闪动,道:“这东西多少钱?”

    夜莺见他意动,立刻道:“你还是打消这想法吧,这不是钱能买到的,在黑暗教廷中用来交易的是积分,这生命泉水需要五千积分才能买到!”

    杜迪安眉头微皱,“这么贵?”

    “当然,关键时候,这可是一条人命?!币馆旱溃骸八?,像我们这样还没踏入星级门槛的还是别想了,虽然你朋友的腿脚断了很遗憾,但也只能让他习惯了?!?br />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我再去逛逛吧,看看魔药师有没有什么办法?!?br />
    夜莺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在学院里还有活动,先回去了,祝你朋友早日康复?!?br />
    杜迪安“嗯”了一声,等她离开后,转身继续到其他的店铺到处询问,一圈询问下来,却没有任何收获,虽然被告知除‘生命泉水’外,还有一种生命派系炼金术士炼制的‘再生剂’能够让伤势极大程度愈合,但价格同样极为昂贵,而且有价无市。

    这让杜迪安心中不免失落,但从夜莺口中就有所预料,并没有太沮丧,很快便收拾心情,目光不禁落在远处的黑暗教廷分所上,微微闪动片刻,最终还是抑制住心底的冲动,深深扫了一眼周围广场上随处可见的黑暗骑士,转身离开了此处,坐着马车返程莱恩古堡。

    在马车中,杜迪安换下着装,取出那份炼金信笺拆开,只见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仔细读去,却是一首吟游诗人的诗篇,有的语句并不通顺,像是几首诗搭配在一起的,在这诗篇的末尾背页,却有一串炼金符号。

    杜迪安看到这串炼金符号,立刻知道阅读的方法,当即根据炼金符号告知的逆向斜角线阅读起来。

    “血礁炼金学院……地址红塔街109号……”杜迪安逐字逐句地整理出来,片刻后,确认没有遗留什么信息,便掏出随身的火柴点燃,将信纸烧成灰烬,在马车行驶到郊外小道时,从车窗中抚出,随后收起那枚黑暗教廷勋章,准备找一个秘密的地方藏起来。

    当他回到莱恩古堡时,天色已经黄昏,陪着福林一同吃过晚饭后,杜迪安回到自己的房间,掏出纸笔写写画画,这次却不是大**纸,而是一个简易地形图。

    在他画到一半时,福林推门而入,向杜迪安道:“这是你的寒晶?!贝踊忱锩鲆桓龌疑〈堇?。

    杜迪安眼眸一亮,上前接过打开,只见里面有四颗湛蓝浑圆的寒晶,色泽纯粹,正是自己猎杀到的那四颗寒晶,不禁欢喜,道:“谢了?!?br />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可谢的?!备A植岳系牧成下冻黾阜值θ?。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道:“过几天我想再去一次壁外?!?br />
    “又去?”福林一怔,吃惊地看着他,“你刚回来,体内的辐射还没有被身体消化排出,再回去壁外的话,辐射会在你体内累积下来的,而且你的手臂又没好……”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普通的医疗没办法治好我的手,我今天去问了那位炼金术士朋友,他知道有一种炼金物品能治好我的手臂,但需要的钱太多了?!?br />
    “你说的是‘生命泉水’?”福林愣道。

    杜迪安惊讶地看着他,“你也知道?”

    “我们家族对炼金术士的了解还是比较多的,而且这东西在光明教廷也有出售,不过只能由光明教廷的人购买,若咱们还是梅隆财团的人,倒是能让梅隆财团麾下的光明骑士,帮咱们代购?!备A痔鞠⒌溃骸扒凹柑煳艺业剿箍铺夭仆?,希望他们能帮咱们代买,但这东西的价格太贵,需要五万金币,咱们手里就一万多点,本来想跟他们赊欠一下,但他们没有同意,哎!”

    杜迪安道:“求人不如求己,这件事你别担心了,我自己解决?!?br />
    福林看了他一眼,微微苦笑,道:“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歇息吧?!彼低?,杵着拐杖转身拉开房门,离开了。

    在他离开后,杜迪安的目光落在了手里的四颗寒晶上,当即脱鞋来到床上靠着,抓起床头柜上的一把匕首划破自己的右手指头,掏出一颗寒晶握住,鲜血侵染在上面,寒晶很快溶解成黏液,如活物般顺着手指的血液钻入到身体中,片刻后,全身在一阵极冷和极热中交替,当感觉渐渐平息后,杜迪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能增长了些许,思维也比以前更敏锐。

    “每次一颗,不能贪心?!倍诺习彩掌鹗O碌娜藕?,他可不想右臂也落得左手的下场。

    将手指包扎一下后,杜迪安继续根据记忆,完善先前的简易地图,等夜色深了,觉得有些倦怠,才躺下入睡。

    次日一早,杜迪安准时起床,吃过早餐后便离开了莱恩古堡,再一次来到黑暗教廷分所中,在四处游荡,不过更多的时间,是蹲在大殿内的冷冻仓前观摩。

    在这里一同观摩的人有数十个,倒也不显醒目。

    时间匆匆流逝。

    转眼间,两天过去。

    得到寒晶的第三天晚上,杜迪安照例关上房门,吸收第三颗寒晶,随着吸收的次数增多,那种极冷极热的感觉反而渐渐平淡了,能够轻易承受,以至于杜迪安在吸收的同时,脑海中仍在思索别的事情,直到左手处忽然传来“咔咔”地细微声音,才将他惊醒过来。

    ……

    ……

    今天才看见第二位盟主也诞生了,感谢昨天‘一杯水泡咖啡’的十万打赏……又欠十更,这两天在调整作息,也给多点时间构思故事,估计明天最迟后天就开始加更补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