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自然不会让它得逞,手指一搓,将它钻入到手指内的部分身体搓出,而被它渗透的手指处,却没有鲜血和伤口。

    “若是带回壁内,上交给光明教廷的话,食尸者的寄生魂虫价值在五万到八万金币左右,虽然不是罕见赐名魔物,但在普通赐名魔物中,也是较为珍贵的存在,跟格莱莉当初的鬼眼者魔痕是同一级别?!倍诺习惭壑新冻鏊妓髦?***物图册上记载,食尸者魔痕的初阶能力,是抵抗行尸病毒,以及食用行尸?!?br />
    在魔物图册上面,关于赐名魔物的能力记载,大多数都停留在初阶,至于第二次进化会出现怎样的能力,却是未知标注。

    若是得到这食尸者魔痕,自身又是光明体质的话,在壁外狩猎的时间将会无限延长,渴了饿了,能猎杀行尸当食物进行补充,而且能免疫行尸体内的病毒,这意味着对其它的瘟疫疾病抵抗能力更强!要知道,即便是狩猎者,在每年第二个季度「黑死季」时,一样有几率感染上黑死病身亡。

    “若是让它就这样钻入我的身体,立刻会爬到胸口的「惧染者」寄生魂虫的尸体中,鸠占鹊巢,等于是替换了「惧染者」魔痕,当初格莱莉猎杀黑织者时,便是直接任由黑织者血液中的寄生魂虫占据到她的魔痕中,与其说是魔痕,倒不如说这是由魂虫尸体构建的魔巢?!?br />
    杜迪安目光闪动,回忆着曾经教导自己箭术的青年教官说过的话,“想要第二次激发出魔痕的潜力,必须用其它寄生魂虫的鲜血洗礼!”

    说是洗礼,然而并非是直接将它的鲜血涂抹到胸口的魔痕上,而是将其身体榨汁,用注射器注射到魔痕中,其中的杂质会被排除,剩余的细胞却会滋润魔痕,让魔痕再次蜕变!

    杜迪安没有打算将这食尸者魔痕带回壁内,那样的话,首先会交由光明教廷进行评估,然后按照金币换算,收起一定费用!这也是光明教廷租借巨壁通道的合约条款之一,所有财团带回的东西,都必须上缴“过界税”!

    而且,一旦带回赐名魔物,杜迪安猜测,其他财团很快就会得到消息。目前壁内的局势是各个财团在相互观望,等待他们自己坚持不下去破产,或者说是等待他某一天死在壁外,到时没了狩猎者,单靠莱恩家族的产业,他们轻易就能垄断,让其只能啃老本。

    若是让这些财团知道,他不但返回了,还从这条‘死亡通道’中带出赐名魔物,多半会激起一些心思,甚至会想办法将这条通道强占过去!

    想到这些,杜迪安望着手里扭动的食尸者魔痕,沉默片刻,将它收入到一个盒子中,用匕首切掉食尸者身上的部分血肉装入到盒子里,供它暂时寄生,然后关上盒子,掩着盒子,留出一小条缝隙透气。

    “注射容器……”杜迪安目光扫视周围,这壁外的旧时代产物早已化为尘埃,自然找不到什么针筒注射器,他想到自己在拾荒者学习时,从书本上看到的一种植物,名叫尖矛草,在壁外较为干燥的地方生长,内部空心,尖而细,汁液中含有麻醉作用,在壁内的大多数麻醉剂都是从这尖矛草中提取出来的。

    踩了踩脚下地面,较为干硬,附近还算干燥,但并没有见到尖矛草。他背起行囊和其他物品,捏着盒子,顺着杂草尖端微微泛黄的地带走去。

    片刻后,在一处杂草丛中,他看见了一大片尖矛草。

    杜迪安立刻丢下行囊,用匕首割断几根尖矛草,看了一眼手里的盒子,将其打开,只见那只食尸者寄生魂虫倦怠地趴在里面的那块血肉上,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若是离宿主死去太久,寄生魂虫没有找到新的宿主,也会死亡。

    不过就算是死亡,也能作为激发魔痕的材料,只要没腐烂就行。

    杜迪安将其捏出,找到一片干净而宽大的叶子,放在行囊上面,再将这寄生魂虫放在叶子上,用匕首的金属把柄捶打,只是一击,便将其软乎乎的身体挤断,从里面流出极为黏稠的血。

    杜迪安迅速将其碾碎,顺着较大的一端灌入到尖矛草中,整个过程单凭右手完成的极为缓慢,当全部灌入后,他脱掉上身的狩猎者战甲,露出苍白的胸膛,只见一条暗红血般的组织横亘在胸膛中间,他心中有些紧张,深吸了口气,捏着尖矛草顶端极细极尖的那部分,轻轻地刺入到这条凸起的血管状魔痕中。

    尖锐的痛感,顿时刺入杜迪安的神经。

    剧痛让他感觉头皮都要炸裂开来,这魔痕是极为薄弱也极为致命的地方,他不敢刺入太深,否则贯穿魔痕的话,就等同于自杀了。

    等尖矛草没入少许后,他立刻用嘴含住末端,鼓起腮帮奋力吹出。

    空气挤压着里面的食尸者寄生魂虫尸浆,顺着顶端尖锐部分注入到这血管状的魔痕中。

    杜迪安感觉仿佛有什么异物进入到自己的心脏中一样,这感觉极其怪异,又极其疼痛,他满头热汗,将里面的尸浆一点点推送到魔痕中。

    等推送出大半后,他感觉吹得有些漏气,将尖矛草抽了出来,只见里面剩下一些尸皮,而那黏稠的血浆已经没了。

    杜迪安低头看向魔痕,被尖矛草刺入的小孔已经愈合,黏合性极其惊人,他依然能感觉到魔痕传来阵阵疼痛,以及冰凉又滚热的感觉,这感觉极为奇异,仿佛里面裹着几块冻人的寒冰,却在熊熊燃烧,分不清是太冷还是太烫。

    杜迪安累得有些倦怠,靠在行囊上休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胸前魔痕处的疼痛渐渐平息了下去,反而充满极为炽热的感觉,像是有岩浆在里面流动,他用手指轻轻触摸,触感滚烫,在刚注入食尸者尸浆时,魔痕鼓胀得极为饱满,如今却又在一点一点收缩了下去,就像是……消化。

    杜迪安感觉身体极为难受,阵阵困意袭入脑海,他摇晃着脑袋,强撑起精神,提起行囊朝巨壁方向返回。但刚走没几步,强烈的困意彻底压垮了他,虽然明知道这里是荒野,极其危险,但还是难以抵挡那山崩海啸般的困意,软软地坐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杜迪安被冷风吹醒。

    还未睁开眼睛,他便猛地惊醒过来,双目飞速睁开,只见红云悬挂在天边,一轮巨日落在西方,却是到了黄昏。

    杜迪安急忙闻着四周,立刻在先前战斗的地方,闻到两股异味,应该是被那里的血腥气味引来的魔物。

    他背上冒出一股冷汗,暗暗庆幸,若是自己昏睡时有魔物靠近,自己就彻底完了,幸好这股血腥气味将他的气味掩盖了过去,才没有遇上危险。

    紧接着,他想到胸前的魔痕,连忙低头望去,顿时有些吃惊,只见这血管状魔痕又恢复到平日的饱和度模样,只是长度却较之先前要多出三分之一,先前只是半截小拇指的长度,如今却是两截小拇指骨的长度。

    杜迪安伸手摸了摸,并没有感觉疼痛,反而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冰凉无比,他立刻穿上狩猎者战甲,眼见黑夜将临,立刻提起行囊,转身离开了此处。

    当天色彻底暗淡下来时,杜迪安已经返回到先前清扫过的一处废墟中,躲到其中一个遍布青苔倒塌的大楼地下室底层,里面全是灰尘和藤蔓,他随便清扫个地方坐下,将沿途捡到的干柴堆积起来烧成火堆,暖暖的火焰烘烤着身体,驱散了几分寒意。

    杜迪安这才有空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他听说魔痕再次被激发潜力时,体质也会得到较大幅度的提升,而且还有可能得到新的魔痕能力,或是先前已有的魔痕能力得到强化,而这一路返回时,他感觉自己跑动的速度,明显快过昏睡前,说明自己这粗糙的注射方法有效果,食尸者尸浆作为材料,被自己的魔痕给吸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