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箭矢怒射而出。

    犄角镰刀行尸徒然颈脖一偏,箭矢差之毫厘地从其脸颊上摩擦而过,划破些许皮肉,射落在后方的草丛中。

    杜迪安瞳孔微缩,飞快搭上第五箭射去。

    犄角镰刀行尸从地上爬起,躲避显得有些迟钝,被箭矢击中胸膛,强劲力道带动身体向后一晃,随即稳住,反手拔出箭矢,猩红眸子冰冷地盯着杜迪安,犹如毒蛇盯着青蛙,双足发力,蓦然飞速跑来。

    “好快!”杜迪安脸色微变,这速度比起先前要快上一大半,他快速搭上第六箭,当它冲到百米射程内,目光牢牢锁定它的头颅,利箭怒射而出。

    嗖地一声,箭矢快如流星,猛地射在它的眼角处,没入数寸。

    杜迪安一箭射出,也不看结果,匆匆转身就跑。

    这犄角镰刀行尸怒吼一声,抬手拔下眼角处的箭矢,只见箭头已经炸裂,伤口处有暗银色流动,正是从箭头内喷涌而出的灼热水银。

    全速跑出上百米后,杜迪安匆匆回头扫了一眼,只见这犄角镰刀行尸又被自己拉出上百米距离,当即飞速抓住弓箭,反手摸箭搭上,在转身的瞬间瞄准锁定,松开手指。

    利箭骤然射出,虽在匆忙转身中射出,却没有落空,长久锻炼的超高精准度,在百米射程内几乎绝无虚发,这次依然没能射中眼球,却射在它先前受伤的眼眶处。

    犄角镰刀行尸嚎叫一声,将箭矢拔下,身体扭曲着疾速跑来。

    杜迪安没有给它靠近的机会,继续向前跑去。

    连续几次中箭,犄角镰刀行尸的速度越来越慢,杜迪安再次拉开到最佳射程距离后,又补一箭,然后继续开溜,如此反复,数分钟后,犄角镰刀行尸终于倒在杜迪安的箭矢下,被一箭刺穿眼球,扑倒在地上,停止了动弹。

    见此,杜迪安也是松了口气,只觉全身冷汗浸湿了战甲,幸好准备了水银箭矢,若是单靠普通精铁箭矢的话,今天多半要栽在这里!

    “水银箭矢还剩十二支?!倍诺习睬宓懔讼录仓械募?,只耗掉八根,还能够继续狩猎。

    他来到犄角镰刀行尸百米处,抽出精铁箭矢射出,见其依然没有反应,这才放心几分,拔出利剑小心翼翼地摸索靠近,挥剑斩在它的颈脖处。

    咔地一声,利??ㄗ?。

    杜迪安费力抽出,连续数剑斩出,才将它的脑袋切断。

    这一次,杜迪安没有匆匆掏空它的脑袋,而是顺着它的颈脖处一寸寸划去,察看着它的身体构造,只见其颈脖内的喉结较为完整,在喉结两侧的皮肉下面是几根手指粗的黑色血管,他在解剖普通行尸时,并没有在其颈脖内看到如此粗壮的血管,微微一怔之下,将斩断在旁边的头颅拿起翻看,在断裂处下端顿时找到几根黑色血管。

    他顺着血管向上刨去,惊异地发现,这血管竟连接在它的几根獠牙后面。

    而这几颗獠牙上,有细微的小孔,内部竟是空的。

    “吸血利齿?”杜迪安看到这獠牙,不禁回想起它先前咬着那多目魔鼠时的模样,当时喉咙滚动,似乎就是通过这利齿吮吸对方的鲜血。

    杜迪安用利?;扑亩亲?,从里面散发出浓郁的腐臭气味,只见腹部内的器官像冰冻一样,散发着寒气,其中的胃被划破,内部竟然没有胃液,而是一团腥臭黝黑的黏液,就像某些东西被反复消化到最后剩下的渣滓。

    闻着这股刺鼻气味,杜迪安脸色有些难看,提着脑袋远离数米,看了一眼它脑袋上凸起的犄角,较为尖锐,像犀牛额头上的小角。

    杜迪安用匕首顺着小角处剜去,剜出一个环状凹槽,只见这小角底部连接着它的头盖骨,赫然是直接由头盖骨增生而生长出来的,他不知道在生物领域,这意味着什么,也无法想象在医学领域中,这样的事情出现会给大脑造成怎样的改变,但心底却隐隐感觉,若是任由这只犄角镰刀行尸继续突变的话,或许会成为一种极其恐怖的存在。

    沉吟少许,杜迪安收回思绪,将它的颅内组织从颈脖处掏出,在这些泛黑的颅内脑组织中裹着一颗深蓝寒晶,色泽极为纯净,宛如水晶般剔透。

    杜迪安捻起看了两眼,这颗寒晶的纯度和色泽比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颗都要纯粹干净,当即小心翼翼地收入到内甲中,然后将它脑袋上其它精铁箭矢拔出,尖锐的箭头已经钝了,可见它的头骨有多么坚硬。

    收起箭矢,背上战弓,杜迪安捡起丢在蛇尾魔鳄尸体旁的行囊,返回到火药箱前,准备离开此处,忽然,他闻到一股极淡极晦涩的气味,在悄悄地逼近这里,而且就出现在自己附近数百米的范围!

    他瞳孔轻轻缩紧,手指握紧了战弓,身体不敢有太大的举动,无法判定这只趁着战斗悄悄潜入过来的东西,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他的目光左右飞速扫动,入目处是一片被先前战斗拨乱的杂草,这气味太淡,以至于一时间无法让他分辨出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他心脏怦怦跳动,全身血液在加快,肌肉绷得极紧,能悄无声息地潜入到这么近的距离,绝对不是普通魔物。

    沙沙~~!

    微风刮动草丛的声音响起。

    杜迪安心中猛然一震,蓦然回头望去,只见后方的草丛缓缓被推开,一只体型只有半米高,像人类小孩模样的人形魔物走出了草丛,全身黑色鳞片,手脚是尖锐利爪,身体极为瘦小,走路中没有发出丝毫声音,脸部有像人类一样的五官,没有眉毛,眸子是暗红色,眼中里面没有狰狞,没有杀戮,而是深沉无比的宁静,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杜迪安,目光便寻到地上倒下的那只犄角镰刀行尸的尸体上。

    嗖!

    它身影蓦然一闪,如瞬移一般,出现在这犄角镰刀行尸的尸体前,趴在上面,先前如乖巧小孩般的正常人类嘴巴,蓦然张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从里面露出手指长的狰狞獠牙,钉在犄角镰刀行尸胸口的血肉上向下一拉,便刮出一层皮肉掠到嘴中,大口咀嚼。

    杜迪安看到这黑色小身影时,脸色顿时大变,“食尸者!”

    ……

    ……

    呼,已经十一点了,汗颜,需要点时间整理下后面的故事,加更的两章会较晚码出,定时在明早八点和十点发出,大家表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