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行尸在相邻的街道上,当杜迪安悄悄潜行到它附近五六百米左右时,立刻闻到它的气味朝自己这里靠近过来,知道被它察觉到了,心中暗凛,如此警觉的反应,绝非普通行尸,难道又是刚才那样的变异种?

    不过,这次他早有准备,飞快来到早已留意到的一个相对绝佳的射击角度处,搭上暗银箭矢,紧紧凝视着前方废墟处的一个拐角口,根据气味的移动,能感应到它行动的路线。

    要出来了!

    杜迪安眼眸一睁,手中箭矢蓦然射出。

    嗖!

    战弓拉满,箭矢蜂鸣着射出。

    只见那一处被青苔和植物爬满的墙角处,跑出一道巨大身影,手长脚长,背脊驼着,顺着小拇指骨后面凸沿出尖锐骨鳍,正是先前那样的大型镰刀行尸!

    噗地一声,在它跑出的瞬间,箭矢分毫不差地射去,击中它的面部!

    由于早有预料,杜迪安这次射击的高度是根据先前那只大型镰刀行尸的高度来射击的,只是,考虑到每只行尸的细微高度有差异,他瞄准的是口腔这个适中高度,但射中的却是额头,这只行尸的总体高度,要稍矮先前那只大型镰刀行尸数寸。

    箭头没入其中,这大型镰刀行尸的脑袋和上半身向后仰去,片刻后,又一寸寸地恢复过来,咆哮着朝着杜迪安冲来,然而,刚跑出十几米,徒然脚掌像打滑一样,摔倒在地,身体翻滚几圈,停止了动弹。

    杜迪安暗暗心惊,没想到自己特制的这暗银箭矢竟然没有将其直接击杀,他又搭上一支普通精铁箭矢射出,集中它的脑袋,见其没有反应,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拔出利剑将其脑袋斩下,连斩数次才彻底切断其颈椎骨。

    杜迪安将普通精铁箭矢收回,同时拔出那根暗银箭矢,却见箭头已经炸裂,在箭头的伤口凹洞中,有一片暗银光泽,这是水银!

    为增强箭头的破坏力,杜迪安设想过诸多方法,最终想到水银,在旧时代人所众知,水银有剧毒,若是涉入血管中,即便是旧时代的医疗水准,都难以挽回生命,而水银比箭头密度要大,灌入箭头后,当箭头遭受冲力时,水银会击破箭头喷射出来,造成极为可怕的杀伤力。

    杜迪安掏出匕首,迅速将它的颅内物掏出,只见水银渗透到颅内物中,由于寒晶的吸热作用,以及颅内物的温度,导致水银在进入其脑袋后,温度渐渐冷却下来,而冷却过后,却将其中一部分颅内物给黏住破坏,这才将其杀死。

    刨出颅内组织中裹着的寒晶,杜迪安将其暂且收入,准备多积蓄几颗等回到巨壁旁的相对较安全地带再吸收,免得每收获到一颗就划破手掌,造成伤口溃烂。

    “这条巨壁通道外面的行尸,果然出现过突变?!倍诺习部戳艘谎壅庵惶甯窬薮蟮牧缎惺?,若是一只的话还算偶然,连续遇见两只都是就比较普遍了,最先自己射杀的那只倒是普通行尸,但多半因为其被困在车内,没有办法摄食,这才没有发生突变。

    “十年前华盛财团的高级狩猎者小队进入这里,多半不是在这巨壁附近扫荡,而是深入到里面,像这些行尸的话,以高级狩猎者的性格,多半是不屑去狩猎?!倍诺习残闹邪档?,毕竟,一颗寒晶的兑换金币只是区区一金!而猎杀一只较为有价值的魔物,剥下其身上材料,就能价值十几金币,甚至数百上千不等。

    “这些行尸在这里活动,却没有遭到捕杀,要么是那些恐怖的魔物离开了这里,要么就是对这些变异镰刀行尸没有进食的**,前者的话几率不大,魔物的地域性会消失的原因,除非是该地域内找不到食物了,不得不迁徙,二是该地域内出现更恐怖的存在?!?br />
    杜迪安目光闪动,脑海中飞快分析:“若是后者的话,连这些体质变异得这么强的镰刀行尸都提不起捕猎**,说明对食物的需求极高,也意味着自身的捕猎等级极为恐怖!”

    两种因素,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脸色有些难看,心底也愈发谨慎,不敢有丝毫大意。

    他想了想,又用出自己的老办法,用匕首将这变异镰刀行尸顺着表皮切去,将其溃烂的表皮层切出许多片,贴到自己的战甲表面,为防止滑落,将其卡在战甲的各个关节处,之所以没有直接将它的鲜血涂抹到战甲上,主要是考虑到,有的魔物没有狩猎这些变异镰刀行尸,或许是没有食欲,但若是用鲜血去刺激的话,兴许本来没有食欲也变得饥渴起来。

    而切下表皮层取其腐烂气味,能掩盖自己的气味,虽然表皮层下面依然带有少量鲜血气味,但这是无可避免的。

    做完这些,杜迪安飞快离开了这里,顺着闻到的行尸气味方向摸去。

    这些行尸数量较少,分部得极为稀疏,不像其他巨壁通道外的普通行尸数量极多。

    很快,杜迪安又来到一只单独的行尸气味前,本以为这次身上有那变异镰刀行尸的气味掩盖,不易被察觉,没想到在靠近七八百米左右,就被其察觉到,气味快速地朝这里逼近过来。

    这让杜迪安有些惊愕,若是没有这气味,他单凭自身的潜行手段,至少能摸到五百米范围才会被察觉。

    他来不及多想,迅速拔出暗银箭矢搭上,左右打量,找到一个较为适合射击的地点,静静盯着对方移动过来的方向,两百米的射程距离决胜负。

    很快,行尸从一处茂盛藤蔓中冲出了,身上的衣物近乎零,一丝不挂,皮肤上堆积着厚厚灰尘,咆哮着朝杜迪安扑来。

    又是变异镰刀行尸!

    杜迪安早有预料,箭矢暴射而出。

    噗!

    箭矢刺穿其脸庞。

    杜迪安脸色微变,没用,脸庞距离颅内组织有一段距离,水银难以破坏其颅内组织。

    他飞速搭箭,这次是普通箭矢,因为这只变异镰刀行尸已经跑到了一百米射程内。

    “冷静,专注,冷静……”

    杜迪安眼眸眯紧,蓦然松手。

    箭矢暴射而出,噗地一声,从其眼眶处贯穿。

    杜迪安松了口气,等这变异镰刀行尸翻滚到地上不动了,这才靠近过去,斩下它的脑袋。

    收获到寒晶后,杜迪安抱起火药箱,又继续朝另外一个感知范围中的行尸气味摸去。

    时光飞逝。

    转眼间,两天过去。

    这两天没有下雨,天气虽然阴沉,却是难得的狩猎好天气。

    杜迪安白天猎杀,晚上却不敢到处乱跑,虽然有黑暗视觉,但一些恐怖的猎手魔物都喜欢在夜晚出动进餐,每到晚上,他便找到一些残破的废墟中,将黑火药洒在周围一圈,第一是利用黑火药的气味混淆自己的气味,第二是真遭遇到什么恐怖魔物,也有一手反抗的余地。

    一旦到了壁外,生命就不会有百分百保障,杜迪安只能在危险中寻求最大的活命可能。

    连续两天的猎杀,他杀死二十二只变异镰刀行尸,将附近一带的行尸几乎扫空。如今,他在考虑要不要继续深入。

    随着自己离开巨壁越远,一路上闻到的气味种类也越来越多,虽然其中依然以行尸气味为主,但其它的气味,却难以分辨出究竟是何种魔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