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

    杜迪安瞳孔微缩,急忙再次搭箭瞄准,然而,在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往日的训练有些可笑,靶子是固定的,而此刻这只大型镰刀行尸在高速移动下,快如鬼魅,且身体是非正常人类姿势移动,摇摆间扭曲,捉摸不定,很难预判出行进的轨道。

    他额头上冒出冷汗,眼眸死死盯着他摇摆的身体,总共一百二十米左右的距离,直到这大型镰刀行尸跑到近一半时,他才勉强找到一点预判痕迹,箭矢呼啸掠出!

    嗖地一声,短短六十多米不到的距离,眨眼即到,命中在这大型镰刀行尸的胸膛上,贯穿的力量将其身体带得一个骤顿,随即又恢复过来,张开到极致的嘴巴中发出沙哑的狰狞吼叫声,朝杜迪安扑了过来。

    杜迪安在射出第二箭的同时,已经飞速抽出第三道箭矢搭上,转身飞速后退,边退的同时,也在快速预判着它的行动轨迹,当二人距离到二十米左右时,第三箭急速射出!

    噗地一声,击中这只大型镰刀行尸的额头上,箭头刺入数寸,却卡在了头顶,并没有贯穿进去。

    “好硬的头骨!”杜迪安脸色微变,眼看着他即将扑到面前,连忙收起弓箭,拔出了腰间利刃,紧紧盯着它摇摆不定的手臂,判断着第一时间扑来的攻击姿势,二者的距离在短短一秒不到,迅速靠近。

    吼!

    浓臭的腥气随着这大型镰刀行尸的咆哮扑到杜迪安脸上,它高高扬起右臂,顺着小拇指呈一线凸出的镰刀骨鳍朝杜迪安划来。

    杜迪安急忙一个矮身躲过,抬脚横扫它的下腿。

    然而,先前并没有仔细注意到这大型镰刀行尸的腿部,此刻望去,其腿脚**,脚掌巨大粗糙,上面突变出铅灰色的鳞片,蔓延到膝盖部位。

    杜迪安的脚横扫在上面,犹如踢到一块钢板上,剧痛无比,但他的力量毕竟已经达到中级狩猎者级别,横扫的力量顿时绊倒这大型镰刀行尸。

    在它摔倒的同时,杜迪安一个骨碌滚过,以免被爬到,同时手掌撑地,飞快爬起,翻身挥舞利剑朝着它的颈脖处斩去!

    噗地一声,剑刃斩入到血肉中,在深入一半时忽然卡住。

    杜迪安脸色微变,没想到它的颈椎骨也是如此坚硬,这刚打造出来的上等精铁剑竟然都斩不开?

    虽然吃惊,但杜迪安没有发愣,只见这大型镰刀行尸似乎有知觉,吃痛地怒吼一声,虽然身体趴在地上,约莫近两米长的手臂却疾速横扫过来。

    杜迪安连忙松开利剑,脚掌一蹬,后退躲开,转身飞速扫了一眼附近,并没有找到什么高楼和适合射击的地形,脸色微变,这时,他的身体却已经快过大脑的判断,率先行动起来,向一处遍布苔藓的乱石堆中跑去。

    与此同时,那只大型镰刀行尸已经爬起,咆哮着追赶过来。

    杜迪安身手敏捷,翻过一个个乱石堆,将距离拉开,他发现,这大型镰刀行尸的速度和力量虽然强过普通行尸数倍,但较之自己还是逊色一些,只是,其不顾一切的搏命打法,让自己难以招架,在近战格斗上,自己只能算初入门径的菜鸟,这也是一个新起狩猎者和老牌狩猎者的差距。

    嗖!

    杜迪安飞速跑去。

    大型镰刀行尸咆哮着追赶过来,而路上的乱尸给它造成极大阻碍,如杜迪安所想的那样,虽然这大型镰刀行尸的体能强过普通行尸,但依然跟其他行尸一样,在平衡性和灵活性上有极大缺陷。

    通过一路的废墟乱石,杜迪安跑了两三百米后,终于将距离拉开,在跑的同时,他也在注意着这里造成周围的其他气味,以免被别的魔物黄雀在后,同时,他也在留意观察着大型镰刀行尸的跑步姿势习惯,可谓是一心多用。等距离拉开到近七十米时,飞快取出弓箭,快速搭箭,紧紧盯着它扑来。

    “必须中,必须中!”

    杜迪安心神专注到极致,死死盯着它,当距离到四十米时,蓦然松手,箭矢暴射而出。

    噗地一声,零点五秒不到,瞬间击中!

    这只大型镰刀行尸喉咙中发出一声干呕般的声音,快速跑动的身体就像忽然失去动力,两腿停顿,惯力带动上身倾倒,在地上翻滚四五圈,黑色鲜血散落出来,停止了动弹。

    杜迪安松了口气,走了过去,只见自己箭矢射中的位置,并非它的头骨,而是它的眼球!直接刺穿眼球,箭矢没入半根,将颅内物破坏,这才杀死!

    杜迪安调整了一下呼吸,侧耳聆听着周围环境,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动静后,才将心思分出部分放在这只大型镰刀行尸上,回到先前战斗的地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利剑,以及两箱黑火药,将其抱到这大型镰刀行尸旁边放下,这才蹲下用利剑斩下它的脑袋。

    顺着一个切口反复斩出数次,才切断它的颈椎骨。

    “从没见过这样的怪异镰刀行尸,魔物图册上也没有记载,难道是新突变出的镰刀行尸?”杜迪安一边用利剑顺着它的下颚关节骨处,撬开它的脑袋,一边思索,“从力量和速度来看,应该在捕猎等级十二到十四左右,媲美普通的中级狩猎者战力?!?br />
    很快,杜迪安将它的头颅掏空,其颅内的脑组织跟普通行尸差不多,冰凉无比,像是冷冻过一样,脑沟颜色泛黑,砸开后,里面裹着一颗深蓝寒晶,颜色较之普通行尸脑袋里的寒晶要深沉和纯粹。

    杜迪安抓起看了两眼,将寒晶收下,转身收拾自己的东西,飞快离开了这里,以免血腥味引来别的东西。

    来到一处较为开阔的废墟中,杜迪安靠在一块遍布苔藓的大石后,将这颗深蓝寒晶掏出,心中犹豫片刻,还是划开手掌,将寒晶贴上,很快,寒晶渐渐融化,化作黏液渗透到伤口中。

    杜迪安的左手没有知觉,但很快便感觉到一股冷流从肩膀处流入到体内,寒气最先扩散到的地方,竟是顺着脖子朝自己的大脑散去,这让他心底有点惊,很快便感觉,寒意涌到自己的脑海中,大脑在这股寒气的刺激下,意识变得更加清晰起来,似乎视线也愈发明亮。

    与此同时,另外一部分寒气则流入到全身各处,似乎跟血液相容,被鲜血中的沸热给逐渐中和,寒意渐渐消失,身体充满了力量,仿佛刚才战斗耗损的体能顷刻间完全恢复,精力旺盛。

    杜迪安有过几次吸收寒晶的经验,立刻判断出,这颗深蓝寒晶带来的感受,跟普通寒晶差不多,只是效果更为明显。

    “没想到,这行尸突变进化后,寒晶的质量也会随之改变?!倍诺习侧杂镆簧?,他将利剑擦干净收起,掏出随身带的地图,将自己一路走来的路线画下,如今自己算是新世财团的壁外新区开路者,这刻画地图的活儿自然也由他干,而且也方便今后再次来狩猎。

    画好以后,将图纸和笔收起,杜迪安打开另一个箭筒,里面的箭矢是暗银色,他抽出五根丢到自己背上的箭筒中,抱起火药箱,继续朝着感知中距离最近的另一只行尸气味处悄悄摸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