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零一章:被冤枉的杜迪安【第六更祝贺‘传奇刑天’盟主加更】

第二百零一章:被冤枉的杜迪安【第六更祝贺‘传奇刑天’盟主加更】



    亚历克斯和亚伯等人脸色难看地望着维坎德被押走,短短两天内他们想尽办法,调动所有人脉关系,没想到最终还是无法改变宣判的结果。

    亚伯的目光收回,落在法庭前那个身体仍然轻轻颤抖的中年人身上,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向亚历克斯道:“父亲,别担心,我会托关系,尽快将他保释出来?!?br />
    亚历克斯杵着拐杖颓然坐下,顷刻间仿佛苍老许多,缓缓地摇了摇头,语气低落,道:“没用的,他的罪名是刺杀审判所执事,被保释出来,也见不得光,否则审判所会想尽办法,将他的罪行提前,尽快处决?!?br />
    听到他的话,亚伯微微握紧了拳头,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只是,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苦心栽培到现在,一直将他当成下任米兰族长进行培养,如今却落得这个下场,他怎会就此甘心?!

    这时,法庭上的削瘦老者轻咳一声,朗声道:“下面开始第二个法案,这是一起关于米兰家族龙山红宝石盗窃申诉案,请当事人杜迪安先生出来?!?br />
    正准备离开的亚历克斯和亚伯等人,听到削瘦老者的话,不禁怔了一下,龙山红宝石盗窃案?他们家族的宝石什么时候被盗窃了,他们怎么不知道?

    “龙山红宝石被偷了?”亚历克斯不禁望向亚伯,难道是祸不单行?

    亚伯摇头道:“没有……”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一件事,这是三年前的一件小事,几乎快被他遗忘。这时,他看到了从座位过道间擦身而过的杜迪安,后者面带微笑,步伐沉稳,仿佛是进入一场盛大宴会。

    “是他?”亚历克斯看到杜迪安,愣了一下,对这个话多的少年,他有点印象,向亚伯道:“这是怎么回事?”

    亚伯望着杜迪安的背影,若有所思,闻言回过神来,低声道:“说起来,这是三年前一件旧事,当时布隆家族的小姐到了婚龄,斯鲁迪准备跟咱们家族联姻,但他的女儿却喜欢上一个平民狩猎者小子,斯鲁迪不想跟女儿关系闹僵,又要拆散这段关系,就让我配合了一下,说咱们家族的龙山红宝石被这小子偷窃了,然后他会请审判所内的人帮忙将这案子直接定案判决,将这小子丢到荆棘花监狱去,缓期几年后处决?!?br />
    亚历克斯微微一怔,这些族内的事情他已经很少过问,此刻不禁问道:“既然如此,斯鲁迪的女儿为什么没有嫁过来?难道是不相信你们?”

    亚伯轻叹了口气,道:“她相信的,为了让她彻底相信斯鲁迪的话,我们特地请了霍莱特执事的学生讨要到霍莱特执事的判决书,如此一来,以一个审判所执事的名誉进行判决,没有人会怀疑。只是没想到,她女儿性子固执的很,认定的事情,谁都劝说不开,几次提亲都没有同意,说什么只想当一个神官,不想嫁人?!?br />
    亚历克斯闻言冷哼一声,道:“都是借口,也怪斯鲁迪那小子把他女儿宠得性子大了,这样的女孩,配不上小维?!彼档秸饫?,抬头瞧了一眼杜迪安,道:“他是被保释出来了么,谁这么大胆子,敢保释我们要对付的人?斯科特财团?”

    亚伯微微摇头,低沉道:“是财团里一个小贵族,莱恩家族?!?br />
    亚历克斯微怔,眼中闪过几分思忆,“没想到是他们,曾经辉煌至极的家族,如今没落了,竟然还没有学乖,毛发还没愈合出来,就想要栽培利爪么?”

    法庭前,削瘦老者俯视着台下的杜迪安,道:“你申诉的原因,是说你是被冤枉的,有何证据证明?”

    杜迪安颔首道:“他们说我盗窃米兰家族的龙山红宝石,据我所指,米兰家族的龙山红宝石历来由骑士严密看守,当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狩猎者新人,而且当时被财团派遣到壁外执行任务,所以,这件事绝不可能是我做的,你们若是去调查的话,当时财团里有不少人能证明这点,而且,在守净所中,也有我居住和体检的记录,足以证明我当时确实是在壁外!”

    削瘦老者微微点头,道:“是么,让我看看?!彼低?,向旁边一个审判骑士招招手,吩咐道:“把他们调查的证据给我看看?!?br />
    审判骑士微微点头,很快离开,片刻后带回一卷资料。

    削瘦老者用放大镜看了看,缓缓点头,道:“不错,我们已经询问过守净所,也调查过跟你同行去壁外的人,你当时确实在壁外?!?br />
    看台下的亚伯听到削瘦老者的话,脸色一沉,起身道:“神官大人,就算他当时在壁外,也无法证明这不是他偷的,我们在他的住处搜到,证据确凿?!?br />
    削瘦老者看了他一眼,道:“这么说,他是在进入壁外时盗走的?”

    亚伯不置可否,没有正面回答。

    杜迪安冷笑一声,道:“亚伯族长说我偷走你们家族的红宝石,请问我当时只是一个初级狩猎者,怎么盗走你们严密看守的红宝石?而且据我所知,我进入壁外前,并没有任何你们家族传出红宝石遗留的消息,当时有登过报纸么?应该没有吧,若是去调查各个新闻社的话,应该知道,你们家族从没有登报说过,自己家族的红宝石丢失!”

    亚伯脸色微变,确实,当初杜迪安只是一个小角色,他们并没有太精心去布局陷害,因为他们不会给杜迪安任何被审问的机会,有霍莱特执事这样级别的神官给予的判决书,就足够证明一切。

    如今几年过去,他们早已忘了这事,至于如今杜迪安被保释出狱,他根本就没有关注,兴许布隆家族关注了,但三年过去,已经难以再修补三年前那个局的漏洞,就像杜迪安说的,在新闻社一查就会知道,三年前的报纸并没有关于他们丢失红宝石的消息。

    “我们找到了,自然不会登报?!毖遣廊患岢值?。

    杜迪安冷笑道:“找到?花了多久找到?若是我在壁外的话,除去执行任务的时间,又在守净所待上七天,这么长的时间请问你们是第几天找到的?”

    亚伯脸色阴沉,他是第一次见到杜迪安,当初对他而言,这个人只是纸面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如今面对面,他才发觉,这个少年有点非同寻常。

    “具体第几天,我也忘记了,但应该是很快就找到了?!毖遣卮鸬氖执厦?,并没有给出明确数字,以防杜迪安找到当时的相关人去调查出漏洞。

    “你忘记了,但有人记得?!倍诺习参⑽⒗湫?,道:“你说在我家里找到的?当初去搜寻的人都能问出当时情况。你说我偷了?看守红宝石的每个骑士,都是我的证人!你说我是罪人,但当时的守净所中有人见过,我被直接押解到一座牢房中,然后直接转移到荆棘花监狱中,根本没有审问过我!”

    亚伯脸色难看,这些的确都是漏洞,都会被审判所调查出来。

    “这案子当时已经审过,你的罪是执事大人亲自定的,你不要满口胡言?!毖遣挥芯痛朔牌?,大不了就用钱去堵住那些人的嘴,在这关键时期,他不想再背负更多的负面名声。

    杜迪安见他将责任全都丢给审判所,脸色微冷,道:“审判所的执事大人是根据证据来判决的,而你们却伪造证据诬蔑我!”

    削瘦老者本以为杜迪安会痛斥当时的审判所胡乱判决,没想到竟会说出这番话,不禁微微点头,实际上,这样的案子他在当学生时就见过太多太多,贵族喜爱用的伎俩无非就那几样,虽然没有审问,但他也相信,杜迪安是被冤枉的,他可不认为一个初级狩猎者,三年前还是刚到婚龄的小孩,能盗走米兰家族的龙山红宝石,若是这么容易的话,这龙山红宝石早就不知道丢多少次了,哪会留到今天?

    “此事我们会严格审查,还你一个公道?!毕魇堇险叩阃匪档?。

    亚伯脸色微变,没再说什么,他知道如今的情形,继续强辩只会失了自己的风度。

    “神官大人,我们已经调查过?!闭馐?,场外通道前一道清脆声音响起,却是蒂莫西和剑疤青年返回,蒂莫西来到杜迪安旁边,向削瘦老者道:“我们查问过,这件事确实是一件冤案,当时霍莱特执事工作繁忙,没有认真审核,将这样的案子交给自己的学生来判决,而他学生判决后,霍莱特执事盖章,一时疏忽,没有仔细审查,所以才闹出这样的事情?!?br />
    削瘦老者明白过来,脸色却不太好看,道:“这中间只怕有别的误会,霍莱特执事的工作态度向来认真严明?!?br />
    蒂莫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旁边的剑疤青年偷偷拉了一下她的袖子,给了她一个眼色。

    蒂莫西顿时领会他的意思,脸色微微变幻,低头道:“是的,不过这次主要原因,却是米兰家族的诬蔑,伪造证据,诬陷他人?!?br />
    削瘦老者微微点头,向亚伯道:“这件事,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代?!?br />
    亚伯没想到惩戒者会介入这样的小案子中,脸色变了变,事已至此,他是无法继续掩盖了,就算花钱也堵不住,想了一下,道:“这件事或许真的存在误会,给这位杜小先生带来麻烦,实在是抱歉?!?br />
    杜迪安眼眸发冷,道:“一句抱歉就能解决?”

    削瘦老者看了他一眼,向亚伯道:“这件事情我会再仔细审核一遍,改日再定罪,但在定罪前,你们米兰家族必须给予杜先生一些补偿,此事毕竟是因你们米兰家族而起?!?br />
    杜迪安听得脸色微微变色,听他的意思,似乎是不打算深入追究这件事?忽然,他明白了过来,米兰家族毕竟是贵族,像这样的事情跟霍莱特刺杀案件的性质完全不同,米兰家族随便找个人就能顶罪,他们不可能因为这样一个案子,耗费大资源全力去调查,找出亚伯亲自策划的证据,然后给亚伯定罪关入牢中,这等于是摧垮了一个贵族世家,而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不值得他们耗费这样的精力去跟一个贵族血拼。

    他默然了下来。

    公平公正?

    果然,还是得靠自己的双手!

    ……

    ……

    第六更送上,醒来继续5号也就是今天的六更……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