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瘦老者脸色冰冷,道:“我需要提醒你们一下,冒充顶替罪犯,将以包庇罪处理,我们审判所会严厉追究!”

    亚伯眼皮微微跳动一下,平静道:“我们抓捕到这人时,经过严刑拷打无意间得知的,是他自己招供的,具体如何,还需要请审判所确认,但我们米尔家族是绝不会包庇任何罪犯的!”

    听到他这狡猾的回答,削瘦老者冷哼一声,没再多说。

    片刻后,亚伯说的真凶罪犯被带入了判决法庭中。

    这是一个中年人,被两个审判骑士和一名高级神官押解着送入到判决法庭中,一路上低头望着脚尖。

    这高级神官来到场中,向削瘦老者微微欠身,道:“已经核实了基本信息,他自己供认,自己就是杀害霍莱特妻子,以及霍莱特执事的凶手?!?br />
    削瘦老者冷漠道:“证据?!?br />
    “是?!备呒渡窆傥⑽⒌阃?,抖开手里的一卷资料,道:“罪犯诺尔特,今年三十六岁,曾是菲特家族封赐的一名骑士,并没有获得骑士殿堂的荣誉勋章,家中妻子在五年前患上黑死病医治无效去世,只剩一个独女?!彼档秸饫?,微微一顿,继续道:“诺尔特供认了作案过程,承认自己在雨夜中杀害霍莱特执事,动机是报复!在五年前,霍莱特的马车险些撞到他病危的妻子,诺特尔将妻子去世的死因归结到霍莱特身上,于是秘密调查霍莱特的行踪,伺机报复?!?br />
    “在杀死霍莱特后,又记恨他的妻子,于是再次潜入他的家中,杀害其妻子?!?br />
    这高级神官说完,向削瘦老者道:“证据是在他的家中,找到几根跟霍莱特胸前穿透的凶器一样的钢钉,上面染有干涸的鲜血,此外,根据其他诺尔特相熟的人得知,诺特尔有严重的虐狗癖,钢钉上的狗血,就是诺尔特虐杀流浪狗染上的?!?br />
    削瘦老者脸色一沉,作为办理过数百件大小案子的他,第一直觉就嗅到这是一场贵族式顶替犯罪,否则,区区一个普通骑士作案,以他们的调查力度,早就查出来了。

    “尊敬的神官,如今证据确凿,罪犯在此,您是否该释放我的孩子了?”亚伯不卑不吭地道。

    削瘦老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向下面的高级神官道:“他怎么解释现场遗落的手链?”

    这高级神官看了一眼中年骑士,道:“他说,这手链是他在红磨坊前面的街道上捡到的?!?br />
    “你的意思是,那位舞女小姐在撒谎?”削瘦老者冷哼一声,道:“让她上来?!?br />
    很快,那位曾戴着白猫面具的舞女来到了判决法庭上,她脸色有些苍白,畏畏缩缩地看了看亚伯等人,又看了看削瘦老者,道:“大,大人,那天的事我记不太清楚了,兴许是去上班前,就掉落在路上了?!?br />
    削瘦老者微微眯眼,道:“下去吧?!?br />
    舞女被带入了下去。

    亚历克斯杵着拐杖,冷声道:“如今真相大白,希望审判所能公正处理!”

    削瘦老者微微皱眉,跟身边的二人低声交流。

    这时,忽然两道身影进入判决法庭,正是蒂莫西和剑疤青年,只见蒂莫西向上方的削瘦老者道:“神官大人,请允许我们审问一下这位罪犯?!?br />
    削瘦老者见她出面,颔首道:“行,给你们十五分钟时间调查清楚?!?br />
    “不行!”看台上的亚伯急忙出声,沉着脸道:“这不符合规矩,如今真相都已经清楚了,罪犯都已经承认了,你们还要调查什么?”

    “审判所办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钡倌髑屏怂谎?,冷哼道。

    “你!”亚伯瞪着她。

    “不得无礼!”削瘦老者立刻批评蒂莫西,吩咐道:“带去吧?!彼低?,向亚伯道:“此案证据颇多,我们需要带他去一一确认?!?br />
    亚伯脸色难看,望着已经被蒂莫西拽下去的中年人,袖中的手指紧紧握住。

    福林望着场中的变故,偏头压低声音向杜迪安道:“这次审判所似乎认定维坎德是凶手,那两个惩戒者把这替罪羔羊带下去,肯定会严刑逼供,这一次,审判所是来真的?!?br />
    杜迪安平静道:“一个执事被刺杀都能被轻易顶罪的话,他们又怎么不担心将来自己的安危?”

    福林微怔,望着上面那三位执事级神官,嘴角露出几分苦笑。

    片刻后,蒂莫西和剑疤青年回来了,提着全身发抖的中年人一同返回。

    这中年人身上并没有伤,只是满头冷汗,全身不停地轻轻颤抖。

    “回禀神官大人,经过调查证明,此人在说谎?!钡倌魑⑽⑶飞淼?。

    削瘦老者眼眸微亮,道:“请详细说来?!?br />
    “是?!钡倌鞯阃?,转身向在场众人朗声道:“经过调查,这人亲口承认,他是被人雇佣过来顶罪的,等他入狱后,会很快被保释出来,又能得到一大笔钱,他才愿意干这件事?!?br />
    亚伯和亚历克斯,以及场中松了口气的维坎德,皆是脸色一变,有些难看。

    削瘦老者松了口气,问道:“是谁雇佣的?”

    蒂莫西看了一眼亚伯等人,眼眸微冷,道:“他说自己也不知道对方姓名和模样?!?br />
    福林怔了一下,眼中的期望变成遗憾,低声叹息道:“这米尔家族还留了一手防备,心思够缜密的?!?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心中也有些小小遗憾,若是这中年人指出是米尔家族的话,必然能给米尔家族造成一次重击,显然,米尔家族也料到这一点,并没有大意对待。

    削瘦老者瞥了一眼亚历克斯,道:“既然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现在,我宣判,米尔家族,维坎德○米尔刺杀霍莱特执事,及其妻子,触犯律法杀人罪第三章第二十八条,判处死缓一年,缓期结束,即可处死,现关押至荆棘花监狱!”说完,手里的审判尺落下,代表此事尘埃落定,没有回旋余地。

    审判尺的脆响,仿佛耳光般打在亚伯等人脸上,一时间有些懵,难以置信审判所竟如此决绝。

    维坎德脑子一片空白,反应过来后,望着看台上的父亲和爷爷,看到他们脸上失魂落魄的难看脸色,一颗心彻底沉入冰谷,在绝望中涌出的却是疯狂,他冲出自己的席位怒吼道:“我没有罪,我没有罪,我是被冤枉的,你们这些是非不分的混蛋,啊啊啊……”

    啪地一声脆响,吼叫顿时戛然而止。

    却是蒂莫西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沉重的力量将其带倒在一旁地上跌坐着,脑子嗡嗡作响。

    蒂莫西冷哼一声,挥手道:“带走!”

    两个审判骑士立即过来,抓住维坎德的肩膀,将其押解着从旁边的通道中离开判决法庭。

    “终于结束了?!备A炙闪丝谄?,感觉有些倦怠。

    杜迪安望着维坎德挣扎着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淡淡微笑,道:“但愿他能保重身体?!?br />
    福林看了他一眼,笑呵呵地道:“你倒还有点同情心?!?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该轮到我正名了?!?br />
    福林点点头,道:“我会力挺你的?!?br />
    杜迪安笑了笑。

    ……

    ……

    第五更送到,求下月票,第六更继续码,会定时在明天十点发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