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百九十五章:百口莫辩【第六更为420月票加更】

第一百九十五章:百口莫辩【第六更为420月票加更】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从丽都的红磨坊赶到霍莱特的家里,中间最多两个小时?!蹦昵崤永渖溃骸案菸颐堑牡鞑?,你昨天并没有坐自家的马车回去,准备送你回家的仆人,并没有在红磨坊里找到你!而且,昨天在忒尔街道的街道上,有不少人看到了你,这些都是证人,你还想狡辩?”

    维坎德脸色难看,满头冷汗,道:“我是被人陷害的,好吧,其实我昨天下午确实不在红磨坊,我说了,我被人偷袭打昏了,等我醒来,就出现在忒尔街道的小巷子里,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br />
    “作为一个骑士,却试图用虚伪的谎言掩盖自己的罪行,可耻!”年轻女子说话丝毫不留情面,冷声道:“我们已经追寻着你的气味,在郊区一个水潭里找到你当时用的马车,马头被一拳击毙,以你的力量,应该能够做到这点,车里还捞出你的外套和裤子,跟你身上这套一模一样,据我们的暗访调查,你衣柜里的相同外套,确实少了一套,是吧?而且,昨晚有不少仆人都看到,你是穿着别的外套回来的?!?br />
    维坎德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力反驳,他心中又惊又怒,经过这年轻女子所说,他渐渐清楚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局面中,也明白昨天偷袭自己的人,给自己下了一个怎样的死局!

    所有伪造的证据,都让他百口莫辩!

    “我昨天回来的外套,是我自己买的,我说了,我的外套被人拿走了,我被击昏了?!蔽驳乱ё叛?,依旧坚持自己所讲的实情。

    “还不认罪么?”年轻女子淡漠道:“若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又怎么会冒然去你们家族抓捕你?我们可不想事后像你们这些肮脏的贵族赔礼道歉!”

    听到她的话,维坎德脸色一变,拍桌而起,彻底无视了她美丽的面容,愤怒地道:“你敢侮辱贵族?”

    站在后面门边的剑疤青年立刻上前,向维坎德喝斥道:“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维坎德满脸怒容地看着他,四目相对,从剑疤青年眼中射出利剑般的光芒,让维坎德心头一紧,渐渐克制住愤怒,重新坐了下来。

    剑疤青年回头向年轻女子道:“蒂莫西,你说话也注意点分寸,这些外壁区的贵族虽然是被抛弃的,但爵位还在,别让这话传入到内壁那些人的耳中?!?br />
    年轻女子‘蒂莫西’冷哼一声,向维坎德道:“说吧,最好老实交代!”

    维坎德听到剑疤青年的话,心中却是暗暗一惊,他久闻审判所‘惩戒者’的大名,却很少见到他们,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来自内壁?

    想到那高耸的内壁,他心脏便不自禁地收缩了一下,他曾多次听自己的爷爷亚历克斯和父亲都说过,那是他们家族终生奋斗的目标——进入内壁!

    “我没有说谎!”维坎德看着蒂莫西逼人的目光,初次觉得,美丽的事物竟是如此危险,他没有退缩,试图将内心的诚意通过双眼传递给对方,紧盯着蒂莫西的眼睛,道:“我以骑士的勋章起誓,若是撒谎,我必将遭受最惨烈的修罗酷刑!”

    「修罗酷刑」是光明教廷中,对待邪恶之徒的惨烈刑法,将全身皮肉剥夺,让恶犬扑食,极其血腥。

    “骑士?”蒂莫西冷笑一声,道:“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被我处决过的犯人中,初级骑士,中级骑士,乃至高级骑士都有,至于贵族?被我剿灭的贵族,至少有三个以上!其中一个贵族跟炼金术士勾结,被我一锅端了!你们这些虚伪的身份也只能骗骗平民,在审判所,我们只讲证据!管你什么骑士,什么贵族,就算是光明教皇,若是让我找到证据,一样裁决处死!”

    维坎德听到她的话,脸色难看至极,没想到自己遇上一个嫉恶如仇的惩戒者,而且口气狂得没边,他心中暗暗不忿,心想你说的这么伟大,若是我认识你们审判所的所长,看你敢动我一根手指试试?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他也知道,那不是自己能够接触到的存在,一时只觉满嘴发苦,道:“我真的是被冤枉的,虽然我先前对你撒谎了,但我真的没杀人,这点我真的没撒谎!”

    “还不承认?”蒂莫西微微冷笑,向旁边的剑疤青年道:“把证人和证物带进来吧!”

    剑疤青年微微点头,向旁边一个审判骑士吩咐了句。

    维坎德听到他们的话,心中却是发凉,他虽然有点贵族的少爷习气,但也知道自己被人栽赃陷害了,这审判所掌握到的证据,很可能就是栽赃给自己的,若是证据确凿,自己更加没法辩解!

    很快,剑疤青年带进来一个瓜子脸尖下巴的美丽女子,向这女子道:“就是他么?”

    这美丽女子一看到维坎德,脸上便涌出怒容,道:“没错,就是他!”

    维坎德看见这女子,同样满脸错愕,听到她的话后,顿时愤怒了,咆哮道:“你这个贱人,是谁买通你陷害我的,是谁???!”

    “肃静!”蒂莫西喝斥一声。

    维坎德咬着牙,眼睛死死盯着这美丽女子。

    剑疤青年眉头一皱,将身体遮挡在这女子面前,向维坎德道:“昨天在红磨坊中,你的舞伴就是她吧?”

    维坎德听到这话,脸上的怒容顿时一愣,错愕地看着他,道:“什么?”

    剑疤青年脸色微沉,忍着脾气将问题再次复述了一遍。

    维坎德这次听得清楚,心中更为错愕,他本以为这女子被人收买了来指正他不在红磨坊,没想到并不是这么回事,他心底顿时涌出一股希望,急忙道:“没错,昨天下午就在红磨坊中的舞伴就是她,她可以作证,她是我的证人??!”

    蒂莫西冷笑一声,道:“确实,你的舞伴是她,但你还记得,这个东西吧?”说完,将剑疤手里纸张包裹的东西打开,递到维坎德面前,里面是一条项链。

    维坎德看得微愣,道:“这,这是我送给她的项链啊?!?br />
    蒂莫西冷笑道:“承认了就好,现在证据确凿,你认罪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