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请?!?br />
    红磨坊门口几个打扮性感,服装鲜艳靓丽的女子娇滴滴地叫道,眼眸间带有丝丝媚意,勾人心神,一看就是专门训练过的。

    杜迪安神色自若,从几个女子中间穿过,来到大厅内的售票处,扫了扫上面的几处价格,回头望着紧随而来的巴顿。

    巴顿领会杜迪安的意思,低声道:“在二楼的舞会厅?!?br />
    杜迪安点头,向柜台后的年轻女孩道:“给我两张二楼舞会门票?!彼低?,掏出四张银币递出,每张门票价格便抵得上普通居民一个月的薪水。

    年轻女孩动作麻利,很快收钱递票。

    “先生,这边请?!迸员叩群虻囊肥膛Ь吹?。

    杜迪安见服务如此周到,心中也是颇为满意,跟在这侍女后面走去,边走边向巴顿道:“他们两个呢?”

    “在里面呢?!卑投倭成戏⒑斓?。

    杜迪安莞尔一笑,道:“就你最老实?!?br />
    巴顿讪讪地挠头。这时,二人顺着木质台阶上到二楼,这红磨坊里中色调昏沉,灯光艳丽,一路上时不时遇见从里面走出的年轻贵族,手臂上挽着打扮性感的女伴,边笑聊边离开此处。

    “就是这里了,二位少爷请?!笔膛吹揭簧让徘?,纤细胳膊主动伸出,推开沉重房门,向杜迪安二人恭敬道。

    在房门推开的刹那,悠扬的音乐声从里面传出。

    杜迪安和巴顿一同进入到里面,只见在房间入口处还有一个柜台是设立,在柜台后面摆放着许多面罩,竟是一个蒙面舞会。

    “欢迎光亮,二位少爷?!惫裉ê罅礁龀は嗵鹈赖呐⑿ξ氐溃骸扒攵簧僖粞∫桓鲎约合舶拿婢甙??”

    杜迪安扫了一眼后面的柜台,随手要了一个绿色怪物的面具,巴顿挑选了一个猎鹰面具,然后一同进入到房间内的舞厅中。

    房间面积极为巨大,此刻随着悠扬婉转的音乐,一些戴着面具的打扮绅士的青年,搂着一些婀娜苗条的身影,在舞厅中轻轻起舞。

    巴顿抬手隐晦地指了指,道:“就是他?!?br />
    杜迪安早已望去,从嗅觉就能找到维坎德,只见他穿着一套白色绅士服,正揽着一个高挑妙曼的身影,在墙角处轻轻摇曳,手掌却不老实的在对方背上和臀部上下抚摸和揉捏。

    杜迪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叫他们两个去洗手间等待?!?br />
    巴顿微愣,但还是点了点头,转身隐没到人群中。

    杜迪安向不远处一个侍者招了招手,这侍者托着果盘和美酒走来,杜迪安托上一杯红酒,从人群中一路走向那光线阴暗的墙角处,见这二人彼此依靠着低头轻言细语说话,很是投入,他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几分,将酒水从维坎德的腋下处倒去。

    正迷恋地闻着怀里美人身上香味的维坎德,忽然感觉到腋下有些冰凉,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发现衣服湿了,而旁边站着一个戴着绿怪物头的身影,握着酒杯,一副手忙脚乱地模样。

    “抱歉抱歉?!倍诺习惭沟秃砹?,连忙说道。

    维坎德勃然大怒,道:“你的眼睛怎么长的?”

    “抱歉抱歉,不小心脚滑?!?br />
    “该死!”维坎德愤怒得恨不得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冒失的人。

    在他怀里搂着的妖娆女子,戴着一个白色猫脸面具,闻言看了看杜迪安,见他连连道歉,心中虽有些不快,但还是捧着维坎德的脸颊,道:“亲爱的,算了,别影响了我们的心情?!?br />
    维坎德见她劝说,怒气渐渐压制下来,狠狠地瞪了杜迪安一眼,回头向女子道:“我先去清理下,你等我?!?br />
    “嗯,快去吧?!迸吁诮旁谒成锨孜橇艘幌?。

    维坎德脸上的怒容顿时消失,抖了抖湿掉的衣服,向她道:“我马上就回,等我?!彼低?,转身离开,推着人群快速离开。

    杜迪安混入到人群中,悄然跟了上去。

    这里的洗手间同样连接着厕所,洗手处是几个木盆,用木勺舀水,而厕所也是一间间隔开,里面并非是蹲厕,而是跟马桶相似的坐厕,由一块巨大木板平铺在坐下的高度处,木板中间掏空一个圆形,下面连接着污水管。

    杜迪安一来就看到早已等待这里的巴顿,在他旁边是克鲁恩和约瑟夫,虽然戴着面具,但气味却让杜迪安第一时间认出。

    在旁边的木盆前,维坎德正在脱自己的外套,准备将上面的酒水拧干。

    此刻这里恰好没人,杜迪安向三人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向维坎德的身后,见他正在拧自己的衣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似乎只当成是其他来洗手间的人。

    杜迪安果断出手,一个手刀斩向他的后颈。

    嘭地一声,维坎德猝不及防,脑袋一仰,身体软了下去

    杜迪安迅速将他扶住,抱到旁边的厕所中,关上门,向外面的巴顿三人道:“在外面放哨?!彼底?,将维坎德身上的外套和面具剥下,跟自己的外套和面具置换,然后帮他换上自己的外套和面具,推开了厕所的门。

    在外面放哨的巴顿三人看到走出的杜迪安,吓得一跳,杜迪安立刻出声,道:“是我?!彼底?,将软绵绵的维坎德丢给三人,道:“假装他喝醉了,扶着他离开,一个去前面放哨开路,带上马车?!?br />
    巴顿三人初次办事,心惊胆战,见维坎德的身体还热乎,没有伤口,才稍松了口气,将其搀扶着离开。

    杜迪安整了整衣物,回到舞会中,很快便找到那位戴着白色猫脸面具的女子。

    “回来了?!卑咨趁婢吲有σ饕鞯溃骸暗然岫颐侨ツ耐??”

    杜迪安用手指了指上面。

    白色猫脸面具女子仰头望去。

    杜迪安另一只手飞速掠过,将她颈脖上的一串金色项链卸下,悄然收入到掌心中,缩回后丢入到裤子口袋里,这偷窃的手法是从监狱中一个盗窃犯身上学到的。

    白色猫脸面具女子并没有察觉到,抬头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用手轻轻捶打着杜迪安胸口,道:“人家才不去楼上,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