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听到青年的话,格莱莉眉毛微微一挑,随即明白了过来,心中微微一暖,淡漠的脸上也浮现出一缕微笑。

    青年抬头诧异地看着她,道:“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假的,难道你真的出手了,却没有杀掉他?”

    格莱莉抬头瞥了他一眼,道:“不然呢?”

    “这人什么来头,居然能躲过你的暗杀?”青年满脸不可思议地道。

    格莱莉淡然道:“他曾经是我们财团里的一个新人,得到的魔痕是「惧染者」的,你应该知道,这是极强的感知魔痕之一,初级时就具备极强的嗅觉能力,再次异化后,不知道还会激发出什么其它能力,但应该也是感知类的,可惜魔物图册上的资料太不完整?!?br />
    “惧染者魔痕?”青年吃了一惊,不禁问道:“你的黑织者也是罕见赐名魔物,在初期就具备极强的隐藏暗杀特性,而且你可是高级狩猎者,如今二次异化后,竟然会被一个初次异化的魔痕给感知到?”

    格莱莉淡然道:“罕见魔痕之间的差距也是极大的,而且关于罕见赐名魔物的评估,内壁给出的也未必完全准确,有时一些赐名魔物还会出现变异种,能力就更难琢磨了?!?br />
    青年一怔,叹气道:“这倒也是,不过,就算偷袭失败,你也能将他强行击杀吧?”

    “能是能,但这小子狡猾的很,当时若继续追击,会暴露我的身份?!备窭忱虻坏溃骸拔曳覆蛔琶罢飧鱿??!?br />
    青年不以为然地道:“就算暴露了也没什么,那莱恩家族若没了这中级狩猎者,根本就没有任何底气跟咱们财团较量,只能乖乖认栽,否则以梅隆财团的产业,马上就能让他们破产?!?br />
    “上面已经批评我了,你也要来过过瘾么?”格莱莉瞥着他。

    青年一愣,失笑道:“行行行,咱们吃饭,吃饭!”

    ……

    ……

    莱恩古堡,一处装扮简约的房间中。

    福林缓缓推门进来,看见躺在床上低头沉思的杜迪安,道:“你说的事情都已经去办了,纺织工厂今晚就能搞定,难的是招募裁缝,一时半会儿很难召集到充足的人手,除非不惜高价聘请?!?br />
    “尽量招吧?!倍诺习蔡房戳怂谎?,道:“梅隆财团那边有什么动静没?”

    福林微微苦笑,道:“如你所料,梅隆财团这次暗杀你不成,已经准备采用经济打压,在今天早晨的报纸上,梅隆财团产业下的一个新闻社就报道了你重伤卧病的消息,导致先前那两家想要加入咱们财团的贵族,也一大早就派人过来收回了请求,至于剩下的几家贵族中,有两家在梅隆财团的唆使下,开始抹黑咱们财团,在外界的名声很糟糕?!?br />
    杜迪安眼眸深邃,望着窗前的花瓶,低声道:“接下来,他们应该会调查我们的产业,从而将我们的客户抢走,将经济完全掐死?!?br />
    福林不由得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既然你料到了这点,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杜迪安道:“不用慌张,免得自乱阵脚,他们接下来会先着手抢走你们家族麾下其他商铺的生意,这需要一点时间,你趁这机会,先去接纺织品的单子,能接多少是多少,如果他们插手其中,你就用低于市场的价格来接单,就算是他们梅隆财团,也压不住利益的驱逐?!?br />
    福利苦笑道:“如果他们铁了心要插手,这些接到的单子也会被遏止住?!?br />
    杜迪安抬头静静地看着他,道:“这样不是挺好?单是违约金就够我们大赚一笔了?!?br />
    “呃……”福林噎了一下,醒悟过来,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是真的老了?!?br />
    “想退休的话,等熬过这次再说吧?!倍诺习蚕蛩溃骸霸谒敲挥蟹从辞?,趁着时间去接单吧?!?br />
    “嗯?!备A值阃?,转身离开了。

    夜色渐深。

    晚上,吃过晚餐。

    杜迪安在福林和他的三儿子山德鲁的带领下,来到亚德小镇郊外的一座厂房中,这厂房较为宽敞,新购置的数十台纺织机罗列在厂房中。

    福林望向杜迪安,道:“你要什么工具,尽管说,都给你备齐了?!?br />
    杜迪安扫了一眼旁边的山德鲁,向福林道:“等我改造好以后,这间厂房只能进不能出,所有人都必须保密,否则的话,改良的纺织机很快会出现在其他各个财团的眼中,到时,咱们的优势就丧失了?!?br />
    福林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会做好保密工作的?!?br />
    杜迪安见他知道严重性,也没再多说什么,在这个时代,除了炼金术外,其他的东西并没有专利保障,而且人们也普遍没有什么版权意识,只能靠自己保密。

    这一点,跟旧时代的本质上并没有差异,任何一个公司都不会将自己产品的核心技术公布出去,一旦泄漏,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来到一架纺织机前,杜迪安打开旁边的工具箱,将纺织机的纺轮调整了一下,同时将上面的纱锭竖立起来,然后进行一翻修改,将纱锭的数量从一颗,添加到五颗,而且全部都是竖立在纺织机上。

    他将棉线缠绕上,五颗纱锭全都套在一个纺轮上,然后推动纺轮,顷刻间,上面的五个纱锭全都被带动旋转,比起原先的单锭纺织,效率足足提高了五倍!

    “这……”后面的福林和山德鲁看得愣住,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纺织机上同时纺织的五根棉线,没想到杜迪安的改良竟是如此迅速,而且效果又是如此惊人!

    “这就是你改良的新式纺织机?”福林瞪着眼睛道,作为富有商人头脑的他,深知这样的纺织机是何等可怕的赚钱怪兽。

    杜迪安微微点头,这就是他的改良,也是他当初学习黑火配方时,顺便看到的知识,这新式纺织机的改良并不复杂,然而,正是这一台改良的纺织机,在旧时代的历史上,拉开了蒸汽时代的序幕,将效率低下的手工时代推向到机械能时代!

    “太神奇了!”山德鲁满脸惊叹。

    杜迪安道:“这上面的纱锭还能再加,甚至能加到十颗,二十颗的地步?!泵考右豢?,就意味着提高一倍效率,十台这样的新式纺织机,就抵得上百台老式纺织机,甚至更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