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闻若未闻,心思完全集中在脑海中的回忆里,当初虽然记住了基本炼金符号大全,但几年的牢狱生活,已经将不少炼金符号忘记,剩下的大部分也印象模糊。

    恶魔面具女子见杜迪安没有搭话,冷哼一声,向夜莺道:“你的呢,别磨磨蹭蹭,耽误时间?!?br />
    夜莺连忙递出自己的炼金资料。

    恶魔面具女子接过资料,快速翻阅起来。

    “锰和铁合金?”恶魔面具女子眉头微微挑起,眼眸左右扫了扫,沉吟少许,点头道:“还不错,具有合理性,通过初审?!?br />
    夜莺眼眸一亮,心中有些惊喜。

    旁边的金甲和玫瑰羡慕地道:“恭喜你了?!?br />
    恶魔面具女子将资料收下,道:“出示你的炼金勋章?!?br />
    夜莺心中欢喜,将藏在黑袍中的椭圆三角勋章递出,在勋章的背面刻着“夜莺”二字。

    恶魔面具女子翻过来看了一眼,将名字记下,道:“初审的基础炼金积分是十点,这个你没有问题吧?”

    “嗯?!币馆旱愕阃?,这个她自然清楚。

    “来个人,把这个录入库存中?!倍衲婢吲酉蚝竺婕父鲎郎险碜柿系纳碛暗?。立刻有一个紫袍身影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资料和夜莺的身份信息。

    “那个谁,好了没,我这里是不等人的?!倍衲婢吲犹吠乓馆旱热撕竺孀郎吓孔攀樾吹亩诺习驳?。

    杜迪安收起了笔,轻轻吹了吹两张纸上的墨水,然后转身从侧让开的夜莺身边,递到恶魔面具女子面前的桌上,道:“抱歉,久等了?!?br />
    恶魔面具女子眉毛一挑,道:“就两张?”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两页纸,从上往下扫了一眼,瞪眼道:“墨还没干,这全都是刚写的?”

    站在旁边的夜莺忙道:“抱歉,他是我的助手,还只是一个见习学徒,这次过来申请入教时,忘记了将准备好的炼金资料带来,这才临时写下?!?br />
    恶魔面具女子冷哼一声,没说什么,一行行地游览起来。

    “黄鳞和赤鳞摩擦燃烧?玻璃粉?”恶魔面具女子快速扫完第一张纸,抬头瞥了杜迪安一眼,又继续翻开第二张,依然是湿漉漉的墨水字迹,炼金公式却很少,“硫磺,木粉,火硝?”

    她往下缓缓扫去,忽然一怔。

    虽然戴着丑陋的恶魔面具,但夜莺和金甲、玫瑰还是感受到了她短暂的停顿。

    杜迪安紧紧地凝视着她。

    短暂的寂静后,恶魔面具女子缓缓抬头,向杜迪安道:“你这是两道炼金术,都是跟火焰有关,你认识烈焰家族的人么?”

    杜迪安目光一闪,摇头道:“不认识?!?br />
    “是么?”恶魔面具女子微微眯眼,凝视着杜迪安的面具片刻,收回了目光,道:“第一份炼金术,是对物质的基本熔点和燃点进行分析,较为初级,勉强能获得正式炼金术士资格,第二份炼金术较为特别,暂时保留,等上面确认后,才会给你结果?!?br />
    杜迪安想到夜莺等人先前的话,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较为特别?”旁边的夜莺和金甲、玫瑰三人捕捉到恶魔面具女子话里的评价,微怔一下,有些惊讶地看向身边的杜迪安,能够被评价‘特别’的炼金术,要么是错误的构想,要么就是具有特别的作用,不管是哪一种,在‘创意’方面都算得上是满分,就算后来被推测出来是错误的理论,也能激发出一些人的灵感,如此也具备不小的价值。

    “初次加入我们黑暗教廷,你需要提交自己的指纹,年龄,以及今后象征你名字的称呼?!倍衲婢吲哟映樘肜锾统鲆徽疟砀?,望着杜迪安道:“每个人的指纹不一样,我们有专业的人能辨别每个人的指纹区别,所以,一旦登记,这就是你今后的身份,无法隐藏,也无法被别人冒充,希望你能慎重对待?!?br />
    杜迪安“哦”了一声,心中有些恍然,先前他还在想,这个世界的信息堵塞,又没有虹膜识别和血型录入,若是有人杀死别人,利用别人的勋章来冒充该怎么办,没想到却掌握了指纹识别。

    “想好了么,你今后的称号,若是没想好,我可以给你一些提示,如黑蝠,爵士,鸦雀等等?!倍衲婢吲游兆疟?,抬头望着杜迪安道。

    夜莺向杜迪安道:“猎犬挺好听的,不过这个称呼太常见,已经有人用过了?!?br />
    杜迪安点点头,望着恶魔面具女子脸上的面具,忽然在想,自己如今选择炼金术士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坠入黑暗势力,就像光明教廷所说,沦为恶魔,一旦身份暴露,就像黑夜遇见阳光,会立刻被净化。

    这是一条不归路。

    但已经选了,没有退路,即便有,他也不愿退。

    “猎犬终究是一条狗?!倍诺习驳蜕溃骸凹热晃?,何不成为魔中魔,代号就叫‘魔王’吧?!?br />
    恶魔面具女子和夜莺等人皆是一怔,魔王?

    “这代号有人用过么?”杜迪安问道。

    恶魔面具女子反应过来,不禁道:“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自称魔王?”

    杜迪安淡然道:“既然没有成为魔王的决心,又何苦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呢?”

    “哼!”恶魔面具女子冷哼一声,道:“听你的口气,似乎很瞧不起自己的身份?难道你不以加入黑暗教廷为荣?”

    杜迪安静静地看了她一眼,道:“骑士以守则为荣,贵族以礼节为荣,富商以财富为荣,光明以神圣为荣,而我,以自身为荣?!?br />
    “自己的身份么?算你识趣?!倍衲婢吲蛹绱怂?,语气稍缓,冷哼了一声。

    旁边的夜莺和金甲、玫瑰三人也松了口气,生怕杜迪安说错话。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杜迪安说的“自身”,并非指加入黑暗教廷的身份,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自身”。

    “你的称号我先记下了,在三天内会调查清楚,看看有没有重名,若是没有,就会刻在你的勋章上?!倍衲婢吲铀档?,随后又询问了杜迪安的年龄,并保存下了杜迪安的十根手指的指纹。

    ……

    ……

    下面是第三卷了,许多思路要整理,这两天写的稍慢,现在开始逐步提高更新速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