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立新的财团?”福林老族长愣住,摇头道:“没用的,单凭我们莱恩家族,虽然有资格申请创立财团,但是不会有人愿意加入的?!?br />
    杜迪安道:“不,暂时不需要别人加入!财团只有你们贵族和富商能够申请,而平民富商申请的话,手续太繁琐,贵族就不同,出示身份证明就行,等成立财团后,就能够向光明教廷租借单独的壁外通道,清扫出自己的区域,而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要送给你的谢礼!”

    福林老族长微微苦笑,道:“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打听到这些事情,但是,单独租借一条通往壁外的通道,需要的金钱是你我都难以想象的,纵然是梅尔家族和布隆家族,也需要合伙,并且拉拢其他贵族和富商加入财团来分担,单凭我们一个小小的莱恩家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br />
    “我说过,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倍诺习参⑽⒁恍?,道:“你先将财团申请了,过些天,我自然会给你一笔钱?!?br />
    “你?”福林老族长微愣,怀疑地瞧着杜迪安,道:“你该不会想去抢劫吧?”

    杜迪安一笑,道:“这个世界上的钱,本就是靠抢掠?!?br />
    福林老族长凝视了他片刻,叹息道:“只愿你别闹出太大动静,我们莱恩家族只是一艘小船,经不起你折腾?!?br />
    “船会不会翻,看的是船手的操作,而不是船的大小?!倍诺习参⑽⒁恍?,忽然道:“这几天,布隆家族有找过你么?”

    福林老族长微微点头,道:“不久前刚找过,全是你的功劳,让我淋了满脸吐沫星子?!?br />
    “那就当滋润皮肤吧?!?br />
    “说的轻巧,如你所愿,梅隆财团已经决定将我们莱恩家族踢出财团了,他们两家是世交,关系要好,梅尔财团肯定会同意,相信过不了几天,我们就会被踢出?!备A掷献宄ぬ鞠⒌?。

    杜迪安道:“这样正好?!?br />
    福林老族长苦笑道:“我只是心痛钱,被踢出时,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暗中做手脚,让我们莱恩家族净身出户,投入的资源全都贬值了?!?br />
    杜迪安耸肩道:“反正也没多少?!?br />
    福林老族长看到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嘴角轻轻抽搐一下。

    “如今你跟我绑在一条船上,希望咱们合作愉快?!倍诺习部戳丝刺焐?,起身道:“我该回去了?!?br />
    福林老族长叹了口气,忽然想到什么,问道:“财团的名字叫什么,莱恩财团么?”

    杜迪安微愣,稍微思考片刻,道:“就叫新世财团吧?!?br />
    “新世财团……”福林老族长喃喃一声。

    ……

    ……

    在福林老族长亲自相送下,杜迪安离开了莱恩城堡,返回到小镇旅馆中。

    旅馆的中年老板见到杜迪安,目光警惕,脸上有几分隐隐的忧虑和戒备,显然,上午审判骑士队过来找杜迪安的事,让他记住了杜迪安的模样。

    “事情办妥了?!倍诺习不氐椒考?,向巴顿三人道:“接下来的日子,你们去莱恩城堡生活吧,就说是我的朋友,他们自会招待你们?!?br />
    “去贵族城堡生活?”巴顿三人有些错愕。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希望你们能在生活中学到智慧,平时多看看,将来你们的日子会很辛苦,虽然眼前的风雨被掩盖了下来,但一旦暴露,我们就将万劫不复,而且,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面临更多的难题,你们是我们的左膀右臂,希望你们能够强健起来!”

    巴顿三人面面相觑,心中的欢喜之意顿时消退了下来,这次杜迪安刺杀霍莱特的事并没有对他们隐瞒,他们也知道,杜迪安做出了怎样惊人的举动,虽然在追随杜迪安时就预料到,未来的日子会很崎岖,但没想到刚刚开始,就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

    以往的日子虽然苦,但却是相对安逸的,如今,却是随时会覆灭。

    “我知道了?!卑投偾崆岬阃?。

    约瑟夫和克鲁恩低头默然,只觉周围寒风刺骨。

    杜迪安见三人意识到?;?,心中也较为满意,在危险的环境下才能训练出恶狼,而在安逸的环境中,却只能教出一条狗。

    ……

    ……

    将巴顿三人托付到莱恩家族后,杜迪安独自返回到居民区,这几天委托莱恩家族打听,在自己入狱后,茱拉夫妇就被财团从分配给自己的房子中驱逐了出去,又遣返到了居民区中。

    幸好,当初时间太匆忙,居民区的房子还没有售卖出去,否则被遣返回来后,将无家可归。

    想到这些,杜迪安心中便充满歉疚,坐着马车回到林恩街道中,急急忙忙迪下车,远远地便看到茱拉夫妇原先的小房子又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护栏内的草地上没有落叶,此刻时间尚早,房子里有茱拉和格雷的气味,只是相较于格雷的,茱拉的气味更加浓郁,应该是本人在家。

    除了茱拉的气味外,杜迪安还闻到一股陌生气味,跟茱拉的气味混合在一起。

    他不禁怔了一下,见左右没人,当即轻手轻脚地从护栏外翻入,来到房屋旁的一扇窗户前,透过窗户的缝隙,顿时看见房间里的景象,依然是从前熟悉的摆设,茱拉正坐在一张书桌前,戴着眼镜,审阅着资料,在她旁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用手腕缠在她的胳膊上,轻轻蹭着,却又很乖巧地不发出声音。

    茱拉面带微笑,时不时停下,抚摸着这小男孩的脑袋。

    杜迪安看得微微怔住,心里忽然感觉有些淡淡的酸楚,他默然片刻,缓缓地转过身,踩着草坪翻出了护栏,离开了街道。

    默默地走了许久后,杜迪安才停了下来,抬起头,眼前是当初发现的那个隐蔽的炼金术士据点。

    三年过去,小巷依旧如从前那般邋遢,阴暗,墙上依然有布料伪装的墙壁。不过,杜迪安通过嗅觉却闻到,炼金据点内并无什么气味残留,多半是已经转移了据点。

    就在这时,背后一辆马车声经过,微风吹动马车的车帘,从中飘出淡淡香味。

    杜迪安微怔一下,转身回头,望着马车远去的影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