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镇旅馆中。

    巴顿三人看到杜迪安回来,全都松了口气的模样。

    克鲁恩将门轻轻关上,拉着杜迪安来到房间里,小声地道:“迪安,我今天无意中看到报纸了,有个叫霍莱特的审判所执事被杀了,说胸前被两根钢钉刺穿,该不会就是你做的吧?”

    杜迪安点头道:“不错?!?br />
    三人脸色一变,巴顿不禁问道:“这个人就是害你入狱的么?”

    杜迪安微微点头,补充道:“之一?!?br />
    三人对视一眼,约瑟夫紧张地道:“迪安,如今到处都在抓捕凶手,他们会不会怀疑到你头上?你现在还是被通缉的状态,若是被找到,肯定要再次入狱的?!?br />
    杜迪安向三人宽慰道:“别担心,再过几天,我就能恢复合法身份,这些破事儿都会过去?!?br />
    “恢复合法身份?”三人有些愣住。

    “怎么恢复?”克鲁恩忍不住问道。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天色不早,早些歇息吧?!?br />
    ……

    ……

    次日。

    杜迪安让巴顿三人继续监视莱恩古堡,他自己则潜入到古堡中,监视福林老族长的行动,虽然可能性极低,但他还是要防止对方另起别的心思。

    让杜迪安欣慰的是,福林老族长虽然人已老迈,办事效率却很快,第二天一早便派遣麾下的矿工,将以前采集到的矿石又送回到红叶山矿井中,这个早已被开采见底的矿井,在这些矿石的伪装掩盖下,又变成了一座出产极高的富饶矿井。

    售卖矿井的消息,很快传扬出去。

    然而最先轰动的,却是莱恩家族自身。福林老族长的四个子女,九个孙子,全都炸开了锅,除了少数几个人赞成福林老族长的做法外,其他人全都一致反对,这红叶山矿井是莱恩家族最后的命根,一旦售卖出去,他们就彻底断了财源,只能坐吃山空!

    这些反对的声音喧嚣不久,便被福林老族长强行压下。

    第三天时,红叶山矿井便被售卖了出去,卖给了一个惦记这座矿山许久的另一个半没落的贵族。

    看到福林老族长办事如此雷厉风行,杜迪安也感觉自己没有选错人,心中更加满意。

    第五天,晚上。

    餐厅中,福林老族长和子女们一起用餐。

    “爷爷,我过几天要去参加一个贵族小姐聚会,我最好的那件礼服已经太旧了,还是三年前买的,您给我再买件新的吧?”一位二十左右的女孩细嚼慢咽地吃着牛排,忽然抬头向首席上的福林老族长说道。

    福林老族长眉头微皱,目光扫了一眼餐桌,见到几个子女和孙子朝自己偷偷望来,不禁冷哼一声,道:“我知道你们在惦记着红叶山矿井的钱,这钱是咱们家族翻身用的,你们别以为矿井卖了,就能够大手大脚,该收敛的还得收敛,该节约的,最好继续节约,否则,只能将咱们的骑士编队,继续裁员!”

    几人听到他如此严厉的话,脸色一变。

    “爷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其中一个青年站起来愤怒地道:“钱留着有什么用,又不能生出钱,还不如借给我去做生意!”

    福林老族长脸色一变,寒声道:“你再说一遍!”

    旁边的中年人急忙拉住青年,道:“休顿,闭嘴!”

    青年看见福林老族长阴沉的脸孔,心里也有些发怵,咬着牙,丢下餐刀转身离开了。

    在他离开的同时,外面恰好一个家仆飞快跑了进来,跟他擦肩而过,来到福林老族长面前,恭敬道:“老爷,您的信?!?br />
    福林老族长接过信笺,看了一眼封面上的徽章印记,脸上怒气微微收敛,抓起桌边拐杖,向旁边的中年侍女道:“扶我回房?!?br />
    进入自己的房间后,福林老族长吩咐中年侍女退下,独自来到书桌前,将信笺拆开,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松了口气,忽地道:“出来吧,是给你的?!?br />
    房间的阴影处,杜迪安的身影浮现出来,脸上露出几分笑容,道:“是保释通知书么?”

    福林老族长微微点头,将信笺递给了他。

    杜迪安拆开一看,果然是保释通知书,白纸黑字,写的非常清楚,自己的保释申请通过了!

    “果然,贵族加上金钱,有这两样,没什么事办不成?!倍诺习擦成下冻鲂θ?。

    福林老族长坐回到椅子上,淡漠道:“这次帮你打点,除了花光了红叶山矿井售卖的上万金币,我们莱恩家多年的积蓄,也几乎掏空,才将你的通缉令撤消,保释出来?!?br />
    “我不会亏待你的?!倍诺习彩掌鹦偶?,向他微微一笑,道:“我说过,在我身份恢复时,会送你一份大礼,这份大礼很快会送到你手里?!?br />
    福林老族长深深地看了杜迪安一眼,道:“如今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果你再出事,我的保释就是包庇了,会有损我贵族的信誉,希望你好自为之?!?br />
    杜迪安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微微一笑,道:“天色不早,我先回去了?!彼低?,推开房间的窗户,翻身离开。

    福林老族长目送杜迪安离开,许久后,才收回目光,望向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幅巨大油画,上面是一个脸颊轮廓跟他有七八分相似的老人,“但愿,我不会成为莱恩家的罪人……”他喃喃着,沉默下去。

    ……

    ……

    第六天,早上。

    杜迪安让巴顿去买一份报纸回来。

    早报已经印刷出来了,杜迪安坐在小镇旅馆中,边吃早餐边翻阅着报纸,其中较为醒目的一个栏目,依然是霍莱特的刺杀事件,被怀疑的对象有许多,有军方,有炼金术士,有魔药师,也有霍莱特最近半年审判过的犯人。

    毕竟,一个审判所执事接触的对象太多,想要他死的人也太多,一时之间很难找到头绪。

    “主要怀疑对象……偷窃罪犯杜迪安?”

    杜迪安看到报纸上面的话,在几个主要嫌疑罪犯中,自己赫然在列。

    他并不意外,淡淡一笑,望向报纸其他地方,很快找到一个关于自己的消息。

    “偷窃罪犯杜迪安,经过莱恩家族的保释,于昨晚出狱?!笨吹秸馓跸?,杜迪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心中也有些感慨,这就是贵族和金钱的魅力,虽然通缉令已经撤消了,但毕竟贴出来过,如今却依然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被愚弄的却是底层的平民。

    在贵族时代,报纸向来是贵族的传话机。

    但对平民而言,报纸却依然具备极高的可信度。

    ……

    ……

    继续码第四更,有点晚了,实在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