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百四十七章:我跟你们这些垃圾不一样(上)【第二更】

第一百四十七章:我跟你们这些垃圾不一样(上)【第二更】



    “好了,游戏就到这吧?!毕惹暗挠淝嗄昙丫挥行?,耸耸肩,将两片廉价的黑面包丢入牢笼中,向杜迪安道:“吃吧,小家伙?!?br />
    杜迪安松了口气,刚要过去捡。

    肥胖中年人忽然大吼一声,顺着说话处扑了过去,在地上胡乱摸着,捡起两块面包胡乱塞向自己嘴里。

    “住口,混账!”这狱卒青年顿时怒了,大吼道。

    肥胖中年人不管不顾,拼命朝自己嘴里塞入。

    “肥猪,你找死!”其中一个狱卒被激怒了,掏出钥匙,打开牢笼,抽出推车上的刑棍,狠狠抽打在肥胖中年人的后背和脑袋上,浑然不顾哪里是致命处,劈头盖脸地怒抽。

    肥胖中年人吃痛,惨叫几声,将揉得烂碎的黑面包抛掉,拼命向后缩。

    “让你吃,让你吃!”两个狱卒用刑棍怒抽着,抬脚踹在肥胖中年人的脸上和胸上??吹剿桥勾蚍逝种心耆?,旁边的几人噤若寒蝉,连连后退,丝毫不敢靠近,在这监狱中,狱卒就是最高存在,掌握着他们的生死,而且能让他们生不如死。

    在两个狱卒的连续抽打下,肥胖中年人惨叫着,痛嚎道:“不敢了,不敢了,饶命,大人……”

    两个狱卒不管不顾,一阵拳打脚踢后,见肥胖中年人奄奄一息地倒在血泊中,这才收手,吐出两口唾沫在他脸上,转身离开了牢房。

    杜迪安看着地上被肥胖中年人揉碎的面包,本想跟这二人说一下,但犹豫一下后,还是没说什么,默默捡起地上被啃咬和揉碎的面包,一点一点地吃了起来。

    在监守所中,他就已经六七天没有吃过东西,早就饿得筋疲力尽,此刻就算是树皮都能够啃下——如果有的话。

    两位狱卒推着推车,继续给后面其他牢房的人分配食物,离开后,二人推着空空的推车离开,边走边笑,聊着等会去食堂打算点的伙食。

    周围牢笼里的人听到他们嘴里说出的“烧鸡”,“牛排”,“鹅肝”等字眼,喉咙咕咕吞咽。

    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

    各个牢房中的人都以最快速度的吃掉自己抢到的面包,然后彼此有气无力地闲聊起来。

    聊女人,聊外面的风景,聊自己以前的风光事情。

    杜迪安默默地吃完面包后,感觉肚子里火烧的饥饿感稍微平复了,身体也恢复了一些力气,虽然这两块薄薄的面包根本不够填饱肚子,但他饿了这么多天,一次吃太多反而伤及肠胃,两块面包恰好能让他有能力消化。

    靠在牢笼上,杜迪安半闭着眼睛休息,恢复体力。

    其他几人小心翼翼地看着杜迪安,又看了看倒在血泊中时不时呻吟一下的肥胖中年人,不敢靠近,要知道,被穿刺钢钉人,并非只有杜迪安一人,而是每一个罪犯入狱时,都会享受到这里的待遇。

    唯一的差别就是,他们已经习惯了,钢钉已经长在肉里,只要避免剧烈活动,就不会感觉到钢钉的刺痛,这也是他们难以将伤痕累累的杜迪安围攻下来的另一个原因。

    “小家伙,你以前犯什么事了,给大伙儿说说呗?!闭馐?,另一个牢笼中传来声音。

    其他牢笼立刻有人附和:“是啊是啊,加入到我们这个快乐的小家庭中,你还没有自报家门呢?!?br />
    杜迪安缓缓睁开眼睛,冷漠地瞥了一眼这些人,道:“我跟你们这些垃圾不一样,我没有犯罪?!?br />
    听到他的话,其他牢笼中顿时传来一片大笑声。

    “小家伙,你该不会想说你是被冤枉的吧?”

    “哈哈,每个刚进来的都跟你一样喊冤呢,不过到了最后,都会很快乐的融入到这个小家庭里?!?br />
    “我来问问看,谁不是被冤枉的,来举个手?!?br />
    此话一出,其他牢笼中顿时一片响应。

    杜迪安微微皱眉,没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

    后面几人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等杜迪安睁开眼睛盯着他们时,其中一人忙强笑道:“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就是看这里还有点碎屑?!彼低?,试探性地伸手捡起地上一块面包碎屑,见杜迪安没有反应,才缓缓地塞进嘴里。

    杜迪安看到这一幕,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浪费了,不过他没说什么,半闭着眼睛,静静休息。

    到了晚上,那两个狱卒又一次推着推车过来,刚进入长廊,其中一人便朗声道:“今天给你们加个福利,有一块牛排,谁想要?”

    听到他的话,本来安静下来的各个牢房顿时哗然。

    “我!”

    “我想要!”

    “给我吧,大人!”

    狱卒看见这么热烈的反应,很是满意,抬手微微压下,道:“牛排就一份,想要的人这么多,按老规矩办,你们知道怎么做吧?”

    听到这话,各个牢房中的反应顿时熄灭了下来。

    杜迪安靠在牢笼上,默默地看着。

    只见其中两个牢笼中,分别有一人道:“我要?!?br />
    两个狱卒看了一眼,有些不太满意道:“看来你们都吃的很饱啊,就这么两个人么?”说完,见各个牢笼中还是没人反应,冷哼一声,道:“那你们就抢吧?!?br />
    说完,打开这两个牢笼的锁。

    两个牢笼中分别踏出一人,其中一人正是先前说要了杜迪安的“黑疤”青年。

    “黑疤,你别跟我抢!”另一个牢房踏出一个金头发青年,阴沉地道。

    黑疤冷笑一声,道:“各凭本事!”说完,率先出手。

    杜迪安默默看着,几分钟后,二人便分出胜负,赢的是黑疤,他脸上被打了一拳,有些红肿,喘息着上前道:“大人,我赢了?!?br />
    “我知道?!庇浣E诺莩?。

    在黑疤伸手来接时,提前松手,牛排顿时掉落在地上,只见牛排上面有几排咬痕,显然是一块吃剩下的。

    狱卒吐了口唾沫,嫌恶地道:“打的越来越差,还想吃牛排,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在故意演戏?”

    黑疤脸色微变,强笑道:“怎么敢,我恨不得大人把他拖出去剥一层皮呢?!?br />
    狱卒冷笑一声,道:“那就如你所愿?!?br />
    黑疤眼皮微微跳动一下,但表情却不变。

    后面被打得倒在地上的金发青年向黑疤怒吼道:“该死的畜生,我咒你不得好死!”

    这狱卒等黑疤捡起牛排后,将他关到了牢笼中,然后继续推着推车,给后面其他牢笼发配面包,等所有面包丢空后,带着推车离开,顺便拖走了金发青年。

    等楼道上面的门被锁上的声音传来时,长廊两边的各个牢房上沉重的空气,才立刻得到缓解。

    “这两个该死的畜生!”

    “倒霉的老金?!?br />
    各个牢笼中发出愤慨和叹息声。

    杜迪安捡起丢在牢笼门口的四块面包,回头望着后面阴暗中几人饥渴的目光,冷声道:“有谁想过来抢么?”

    几人看到杜迪安捡起面包时已经连贯的动作,哪里还敢跟他抢食,连忙摇头。

    其中一人谄媚地道:“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了,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就跟着你混了?!?br />
    杜迪安已经感应到这监狱里的生存法则,没说什么,将面包掰开缓缓吃下,一次吃完两块后,将剩下的两块塞入到怀里,准备后半夜再吃掉。

    几人看着眼馋,却不敢上前抢夺,只能不断地讨好着杜迪安。

    杜迪安无动于衷,他已明白,什么花言巧语都比不上自身的力量重要。

    这时,杜迪安注意到旁边牢笼的那位叫‘黑疤’的青年,并没有吃掉牛排,而是藏到怀里,不禁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渴望的光芒。

    黑疤注意到杜迪安的目光,微笑道:“小家伙,这里大家伙儿都叫我黑疤,你叫什么?”

    “迪安?!倍诺习不氐?,先前这人的出言相救,让他对其没有什么恶感,但也谈不上好感。

    黑疤点点头,微笑道:“你以前是狩猎者,还是审判骑士?该不会是光明骑士吧?”

    杜迪安眉头微皱,没有回答。

    黑疤似乎也意识到这有些涉及**,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杜迪安问道:“你怎么不吃?”

    黑疤知道杜迪安所指,叹了口气,道:“老金这次苦了,这是留给他的?!?br />
    杜迪安知道“老金”是那个被拖出去的金发青年,目光微微闪动,道:“你们在演戏?”

    黑疤看了他一眼,考虑了一下,才微微点头,道:“没错,这些杂碎偶尔会‘大发善心’给我们点好东西,但每次都想看我们自相残杀,所以我们都定好了,演一下就行,不用每次都那么拼命,毕竟,受的伤跟这点东西比起来,实在太不值了?!?br />
    “本来,这次是归我的,不过这两个杂碎害了老金,就当给他补偿吧?!?br />
    杜迪安看了一眼别的牢房,道:“其他人同意么?”

    黑疤微微点头,道:“如果没人争抢的话,这两个杂碎就会克扣我们所有人的食物,所以,必须得演?!?br />
    杜迪安听到他的话,默然下来。

    一个多小时后,那金发青年被两个狱卒拖了回来,全身鲜血淋漓,奄奄一息,被丢在所属的牢笼中,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

    等两个狱卒走后,黑疤喊了两声“老金”,见他有所反应,将留着的牛排丢了过去,道:“给你留着的,吃吧,今天害苦你了?!?br />
    金发青年在后面几人的搀扶下爬起,转过身来,艰难地道:“没什么,总有一天我会捅破这些杂碎的*******黑疤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转眼间,到了后半夜,杜迪安将剩下两块面包吃完,然后闭眼继续休息。

    睡下没多久,他忽然感觉到有极轻的声音摸了过来,顿时睁开眼睛,看见那几人里其中一个身材瘦弱的青年蹑手蹑脚地过来。

    看见杜迪安突然睁开眼,这瘦弱青年吓得一跳,没想到这么细小的动静都会惊动杜迪安,急忙摆手解释,连连道歉。

    杜迪安没说什么,又闭上了眼睛。

    其他牢房里已经睡下的人被这人吵醒,抬头张望了一眼,便明白是什么事,倒头又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

    杜迪安感觉身上的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伤口早已结疤,肩胛骨处的钢钉依然隐隐作痛,似乎在发炎,伤口处有轻微溃烂。

    然而,周围没有刀子和急救品,他只能涂上唾沫,起一点极轻微作用。

    监狱每天两餐,中午和晚上。

    中午丢来了三块面包,杜迪安这次没有独占,自己吃掉两块,剩下一块丢给那几人,毕竟,狗急会跳墙,他只想尽快养好伤,不愿再撕裂伤口。

    虽然只是一块面包,但那几人并没有争抢,而是每人均分出一小块。

    杜迪安看到这里,也明白过来,虽然这里没有人值得信任,但至少已经相互构建出一种默契,唯有这样的默契,才能让他们生存下来。

    就像黑疤和老金。

    就像监狱里的其他人。

    而打破默契的结果,必然是有人消亡,就像肥胖中年人。

    在杜迪安的挖眼和狱卒的殴打下,肥胖中年人大势已去,身体伤势严重,这里没有护理,也没有治疗,受伤就意味着他的地位会急速下降,除非是像杜迪安这样,即便是受伤了,也能镇住其他人。

    ……

    ……

    本想写个6000字大章,怕大家等不及了,还是分开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