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他的话,肥胖中年人脸色微变,他本想让其他人将今天分配的食物全都抢来,不让杜迪安进食,然后晚上再让其他人轮流消耗杜迪安的精神,不让他睡觉,等杜迪安精力耗尽时,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轻易将他废掉,任由玩弄,没想到这两个狱卒却节外生枝。

    他眼中露出狠色,虽然恼怒这两个狱卒多管闲事,但他也并没有惧怕,别说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小孩,就算是一头健壮的恶狼,他都敢扑上去咬几口。

    “开始吧?!蹦侨鲜抖诺习驳挠湫γ忻械氐溃骸叭羰欠植怀鍪じ?,俩人都去吃土吧?!?br />
    肥胖中年人深吸了口气,缓缓从草席上站起,虽然脚上被咬的地方隐隐作痛,但真正面对战斗时,他却能够克制忍住,脚步稳健地一步一步朝杜迪安走了过来。

    杜迪安靠在铁笼上,全身各处的隐隐作痛让他眉头皱着,望着肥胖中年人慢慢靠近,他忽然抬头向后面的狱卒道:“我能认输么?”

    这狱卒一笑,道:“小家伙,你最好不要给我扫兴,大伙儿都瞧着呢,你放心,这头肥猪不敢打死你,能够处死你们这些败类的,只有我们!”

    肥胖中年人揉捏着拳头,狞笑道:“小子,你应该求饶的对象是老子,叫一声‘祖宗’,老子少揍你一拳!”

    杜迪安收回目光,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我却不想要你这么蠢的后代?!?br />
    “你找死!”肥胖中年人脸上横肉跳动一下,眼中充满愤怒杀意,不过,他没有就此被激怒大意?;旒T谡庾嘤?,他深知能够进来的人都是什么角色,当即深吸口气,瞄向杜迪安的肩膀受伤处,目光微微闪动,蓦然抬起一脚横扫而出。

    嗖!

    脚风呼啸,声势极大。

    杜迪安冷冷盯着他,如一只弓在地上的猛虎,望着这一脚扫来,手臂微微抬起。

    看见他抬起手臂,肥胖中年人的这一脚顿时收势,是一次佯攻!

    杜迪安的手臂,也随之落下。

    肥胖中年人心中暗暗冷笑,跟我斗?他再次抬起脚,又是声势浩大的一脚。

    杜迪安看见他抬脚,又是手臂作势微微抬起。

    肥胖中年人再次收脚,又是一次佯攻。

    他走动几步,换了个角度,继续抬脚踢来,同样地,这次依然是佯攻。

    如此连续七八脚全都是佯攻,俗话说事不过三,在连续多次的佯攻下,任谁都会摸不准对方下一次是否是真正的攻击。而佯攻的好处,就在于每次都能骗得对方全神贯注的防守,这是很耗体力和精力,以及耐心的。

    一个人毫无防守和有所准备,两种情况下受到的伤害几乎天差地别。

    “肥猪,你行不行??!”

    “胆子这么小,果然是体胖心弱??!”

    旁边其他牢房里的人起哄道,话虽然充满嘲讽,但所有人都暗骂这头肥猪狡猾,对付一个受伤的小鬼,还用这样的下三滥阴招。

    不过,想到先前狱卒的话,所有人对杜迪安也不敢轻视,进来第一天就让一个狱卒躺着出去,这样的人物不用想就知道是极为难缠的。

    肥胖中年人丝毫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影响,并没有因为别人的嘲讽,而决定真正进攻,不过,他脸上却露出很是恼怒的样子,几乎让其他牢房围观的人还以为他真的受不了激而出手,然而,当看见又是一次佯攻后,所有人顿时没了脾气,连嘲讽都觉得乏味。

    又是连续七八次抬脚佯攻。

    杜迪安每次都作势防守,喘息声越来越重,或许是太累的缘故,有的时候看见肥胖中年人踢来,他都懒得防守了。

    徒然,肥胖中年人跟先前几乎一样的出腿姿势,横扫而出。

    踢出的刹那,肥胖中年人细小的眼缝中露出森然杀意。

    所有人以为这一脚又是佯攻,到了一半就会收回。然而,这次却并没有,而是直接踢向了杜迪安的肩膀,这让所有人心中一凛。

    一直微微喘息的杜迪安,在这一刻却突然停止了喘息,先前几乎已经无力抬起的手臂,这次却猛然抬起,快如闪电,如鹰爪般精准地抓住肥胖中年人的脚,向后面牢房外面一拉!

    这时,所有人才忽然注意到,杜迪安的手臂竟不知何时,透过牢笼的铁柱伸到外面!

    而这一拉,直接便将肥胖中年人的脚从钢柱中间拉出,后者顿时一个大劈叉,身体失衡扑倒在地上。

    手臂活动牵扯肩胛骨处的钢钉,疼得杜迪安紧紧咬牙,他从静坐的姿势猛然突进而出,在对方扑倒的时候,左手抓住他的头发,顺势狠狠地甩向地面。

    本来,在肩胛骨处钢钉的穿透下,他的双臂不但剧痛,而且会使不出力气,然而,经过先前的慢慢感应,杜迪安发现自己的左手依然能够使出力气,他先前击退其他几人,依靠的就是左手的力气!

    左手受到寒晶的侵蚀,没有知觉,虽然活动时内部肌肉依然会牵动肩胛骨处的钢钉,却能够发挥出跟先前一样的力量,只是爆发的力量越大,牵动的钢钉动静也就越大,痛苦也会越重。

    可是,他知道这是自己必须抓住的希望,强烈的求生**,让他几乎硬着头皮炸掉的痛苦,爆发出全部力量。

    嘭,肥胖中年人的额头狠狠磕在地上,尤其是一个劈叉的姿势,让他险些痛昏过去,腰部脊椎和裆部痛得让他想大叫,虽然他做过的坏事极多,但不代表他对痛苦的承受极大。

    杜迪安咬牙抓起他的头发,不等他反手抓来,手指猛地戳出!

    噗噗两声,几乎同时响起,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深深地插入到肥胖中年人的眼眶中,两颗眼珠顿时被挤了出来,而杜迪安的手指却往下反扣,紧紧扣住左右摆动。

    “啊啊——”

    肥胖中年人痛得几乎发狂,抬起手臂胡乱捶打。

    嘭地一拳胡乱砸在杜迪安侧腹上,牵动先前酷刑造成的伤势,杜迪安脸色发白,见他的眼珠已瞎,立刻松开了手指,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

    他先前最好的机会,本来是趁对方佯攻时,主动偷袭。

    一个人在佯攻时,恰恰也是自身防备意识最弱的时候,然而,他没有选择这个更好的出手时机,是因为他实在无力主动出击,全身的痛处,以及脚上酷刑造成的伤,会影响到他的偷袭成功率,所以只能将计就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