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旁边捂着腿伤的肥胖中年人反应过来,怒骂道:“废物,上啊,把他打残了看他怎么还手!”

    “老大?!闭馕孀鸥共康纳碛坝行┯淘?,道:“这小鬼力气太大了,不像是普通平民,要不先饿他几天,等他没力气了再废了他?”

    肥胖中年人气得翻起白眼,恼怒地大骂道:“废物,废物!”嘴上虽然骂着,但他却没再强迫几人去围攻杜迪安,后者刚才的反抗着实让他心惊,一般刚刚被穿刺钢钉的人,甭管之前是怎样的桀骜不驯,都会变得像一条死狗,没有能力反抗,但这个小鬼却很奇怪,之前明明趴在地上站起的力气都没,结果后面反抗起来,却比其他人还要疯狂和激烈。

    而且,杜迪安的力气他也领教过,他不禁在想,若不是穿刺上钢钉,估计正面打斗他都未必是这小鬼的对手。

    “别让他缓过气,这小鬼以前多半是狩猎者,或是骑士?!狈逝种心耆怂淙宦澈崛?,但心思却很敏锐,冷冷地道:“给我二十四小时轮流攻击,不许让他合眼,老子就不信搞不垮他,一个新人还想翻起浪花,我呸!”

    “肥猪,住手吧!”旁边一个牢房中传来声音,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低沉道:“这小子潜力不错,我要了?!?br />
    肥胖中年人脸色一沉,道:“黑疤,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小子我已经得罪了,若是以后让他日子好过起来,就没有我好过的日子,我必须把他废了!”

    “我答应你,他以后不会招惹你?!闭饪嗲嗄曛迕嫉?。

    肥胖中年人冷笑一声,道:“等他伤好了,到时找我报复,你未必能拉得住,这件事没的商量,你也不用再说了,我不想跟你翻脸?!?br />
    魁梧青年脸色阴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你们还愣着干嘛,老子说了,别给他喘息的时间!”肥胖中年人回头怒喝道。

    这几人有些犹豫,但还是上前作势扑击,恐吓杜迪安,让他全身紧绷。

    杜迪安喘息着,望着几个在面前不断晃动的身影,先前在刑具架上的酷刑,以及身上的大量失血,让他双眼模糊,抬手做出一个攻击架势,同时一边恢复着体力。

    这几人中一个瘦小青年较为机灵,看出杜迪安只是徒劳的空架子,在连续几个故意假扑的姿势中,猛地一脚踢出。

    杜迪安猝不及防,顿时被踢中手臂,翻倒在地上。

    其他几人见此,胆子也大了起来,不断佯攻,在佯攻中偶尔骤然袭击。

    很快,杜迪安全身伤痕累累。

    那瘦小青年来回佯攻几次,徒然再次出手,一脚踢向杜迪安的颈脖。

    早已放弃抵抗的杜迪安,徒然间抬起手臂,紧紧地抱住他的脚,满脸狰狞,抬起另一只手臂狠狠砸在他的膝盖上。

    咔嚓一声,骨骼断裂声响起,与此同时,瘦小青年嘴中发出杀猪般地惨叫,痛苦地嚎叫着。

    其他几人见状,急忙上前踢打杜迪安,迫使杜迪安松手。

    杜迪安没有硬撑,松开了手,靠在背后牢笼上大口地喘息,只觉两侧肩胛骨处的疼痛让他神经抽搐,但跟先前比起来,却已经勉强能够承受了,就像人体的本能,在逐渐适应。

    “啊,啊,啊……”那瘦小青年在其他几人的搀扶下退了回去,坐在地面草席上,痛得嗷嗷大叫,他踢出的那条腿呈反方向凸出,里面的血管和神经显然都已破损。

    肥胖中年人看得脸色一变,目光阴寒地看着杜迪安,寒声道:“好小子,够顽强?!?br />
    杜迪安死死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其他几人立刻帮那瘦小青年处理腿伤,调整骨头,一时间没人过来理会杜迪安。

    其他牢房的人一看,知道娱乐节目到此为止了,有些乏味起来。

    “真没劲?!?br />
    “肥猪太垃圾了,一个小鬼都搞不定?!?br />
    “肥猪,你要不杀了这小鬼,死的就是你哦?!?br />
    “小小年纪就来到咱们荆棘花监狱,绝对是个邪恶胚子?!?br />
    听到其他牢房里的话,肥胖中年人满脸阴霾,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小鬼这么棘手,不过他没有急着出手,而是继续等待。

    几个小时后,两个狱卒打开门,从楼梯上放一块木板,提着推车顺着木板滚落下来,推到长廊中,其中一个狱卒青年吆喝道:“垃圾们,进食了?!?br />
    各个牢房里的谈笑声,顿时安静下来。

    另一个狱卒青年拿起推测上的食物,丢到各个牢笼中,全都是一块块黝黑面包。

    “大人,我们这里似乎少了一份?!逼渲幸桓隼瘟杏腥怂档?。

    两个拿起黑面包随意丢弃的狱卒闻言看去,其中一人弯腰道:“少一份是吧,把你手里的给我?!?br />
    那人似乎意识到什么,摇头道:“不少了?!?br />
    “让你给我,听到没啊,蠢猪!”这狱卒徒然暴吼一声。

    那人脸色难看,但还是把手里的面包递给了他。

    这狱卒拿起面包,吐出两口唾沫在上面,丢在牢笼外面的地上,抬起脚尖狠狠踩在上面,来回扭动,将面包踩得扁扁的,冷笑道:“垃圾,想吃就捡吧?!彼低?,回到推车前,继续向长廊里面其他牢笼发配黑面包。

    片刻后,推车来到杜迪安所在的牢笼前。

    其中一个狱卒恰好给杜迪安上刑的五人中的一个,看见杜迪安奄奄一息地靠在牢笼上,不禁笑道:“小鬼,在这里住的还习惯么,这头肥猪有没有让你爽过???”语气轻松,仿佛跟老熟人打招呼。

    杜迪安低着头,没有做声。

    旁边另一个狱卒青年看向杜迪安,笑道:“听说今天有个新来的小鬼,刚过来就把一个狱卒打成残疾,上不了班,莫非就是这个小家伙么?”

    先前的狱卒青年笑道:“是啊,也怪劳斯那个倒霉蛋自己太蠢,不知道先上钢钉再上刑,哈哈,这一下要在病床上躺个半年了,他老婆要寂寞咯?!?br />
    另一个狱卒青年闻言笑了起来。

    先前的狱卒青年忽然眼珠一转,回头大声道:“大家想不想看一个表演?”

    “表演?”其他牢笼中的人正在吃着黑面包,闻言抬起头来,立刻有人带头呼喊道:“想!”

    “想!”

    其他牢笼的人也没有落后,迅速回应。

    这狱卒青年听着所有牢笼中的回应声,脸上露出愉悦地享受,这种一呼百应的感觉,让他格外受用,从推车中拿出两块黑面包,向杜迪安的牢笼中道:“玩个小游戏吧,肥猪,你跟这小鬼玩玩,谁赢了,谁就有吃的,输了的话,今晚和明天就去吃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