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杜迪安的话,肥胖中年人微微一窒,望着这个少年奄奄一息却依然倔强的目光,他忽然冷笑起来,道:“等老子敲碎你的牙,让你只能喝粥,看你怎么咬!”

    杜迪安一怔,顿时脸色变了。

    “你们发什么愣,过来按住他!”肥胖中年人回头咆哮道。

    在他后面牢笼的黑暗中,走出几道高矮不一的身影,嘻嘻冷笑。

    “这小鬼有劲道!”

    “等会儿玩起来应该会很刺激!”

    “挣扎吧,小鬼,等会儿我会让你快乐得嗷嗷叫?!?br />
    几人一边嬉笑说着,一边上前,望着被逼到紧贴着牢笼的杜迪安,不怀好意地淫笑起来。

    旁边的其他牢笼中传出一阵哄笑。

    有的牢笼中高声叫喊道:“肥猪,别玩坏了,我们还想玩玩呢!”

    “难得进来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妈的,便宜这肥猪了!”

    “居然丢到这肥猪的牢房去,早知道有新人进来,老子就该杀一两个腾出地方了?!?br />
    杜迪安望着逼近的几道身影,闻着对方身上腥臭的尿骚和粪便味,心中阵阵作呕,他死死地咬着牙,挣扎着缓缓站起,仅是这小小的动作,就痛得全身几乎抽筋,恨不得就此昏迷过去。

    然而,周围的哄笑声,以及逼近的淫笑声,让他心中又是惊恐,又是愤怒,以及深深地无助和悲哀,他握紧了拳头,如一只遍体鳞伤的野兽,低吼着:“别过来??!”

    少年的苍白怒吼声换来的,只是愈发浓郁的笑声。

    他紧紧地贴着牢笼,心中只想逃离这里,然而,背后却已经没有退路。

    什么是绝望?

    曾经面对数米高的魔物时,他依然怀抱着一丝求生的**。

    可是此刻,却是痛入骨髓的绝望。

    这时,那几道身影已经站在他面前,团团包围,淫笑着伸手抓向他的胳膊和肩膀。

    看到这样的举动,杜迪安仿佛一只受惊的野兽,愤怒地咆哮起来,猛地抬起拳头砸去,而手臂刚刚抬起,手铐锁链就叮叮作响,牵动另一条手臂,从另一处手臂的肩胛骨处,顿时传来阵阵剧烈疼痛,让人几乎昏厥过去。

    与此同时,嘭地一声拳头到肉的声音,只见抓向他胳膊的一个削瘦身影,被杜迪安的拳头击中胸口,猛地倒退几步,险些跌倒,他捂住胸口不断揉摸,减轻疼痛,同时倒吸着凉气,一脸骇然。

    这突如其来的反击,让其他几人愣了一下。

    旁边其他哄闹的牢房中,也静了一下,紧接着传来一阵阵大笑。

    “这个小鬼,力气挺大啊?!?br />
    “伤成这样还有力气还击,啧啧?!?br />
    “肥猪,你的手下太弱了啊,竟然被一个小鬼给打退,是不是你把手下榨得太干了!”

    “哈哈……好东西都到这肥猪一人嘴里了?!?br />
    听到其他牢房的嘲笑声,肥胖中年人和围住杜迪安的几道身影,皆是脸色难看。

    “妈的,给我扒掉他的裤子,老子要干死他!”肥胖中年人愤怒道。

    其他几人立刻上前。

    杜迪安大口地喘息着,望着几人再次逼近过来,嘶吼着胡乱挥出拳头。

    虽然拳头不大,但挥舞得呼呼生风,旁边几人一时不敢近身,其中一个胆大的试图接住杜迪安的拳头,但刚一触碰,就骇然地发现,这小小拳头上的力气超出他的想象,被震得手臂发麻,急忙退开。

    肥胖中年人见几个手下都不敢靠近,怒骂一声,上前瞅准机会,一脚狠狠踹在杜迪安胸前空档。

    嘭地一声,杜迪安的身体撞击在后面的牢笼上,发出一阵闷响。

    肥胖中年人力气极大,上前抬起脚狠狠踢在杜迪安胸口上,边踢边叫道:“让你倔,让你倔!”

    徒然,他痛得大叫一声,只见杜迪安忽然包住他的脚,如恶犬般一口狠狠咬在他的大腿上。

    肥胖中年人急忙甩脚,但甩动的时候,对方的牙齿反而拉动他的大腿皮肉,撕裂得更痛,惊恐和恼怒中急忙抬起拳头砸在杜迪安的脑袋上。

    嘭地一声,杜迪安脑袋被拳头击中,眼前发黑,几乎昏厥,但他此刻脑海中已经完全没有其他思维,只有一个念头,活着,绝不松口??!

    嘭!嘭!

    肥胖中年人一拳一拳地砸出,但杜迪安依然死死咬住,没有松口。

    “快帮我拉开!”肥胖中年人痛得满脸冷汗,朝旁边几人怒吼道。

    旁边几人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拉住杜迪安的手脚,其中一人心思机灵,朝着杜迪安背后钢钉刺入的伤口抬脚狠狠踹去。

    这尖锐的疼痛,让杜迪安不自禁地松口痛叫,趁这机会,肥胖中年人急忙抽回自己的脚,却看见自己的大腿上刻着牙印的肉,被咬成一个饺子状,几乎已经从大腿上脱落下来,只剩下一点皮肉还黏着。

    他痛得低吼,退后到旁边的草席上坐下,向几个手下咆哮道:“给我打,狠狠打,打死他!”

    闻言,几个手下不敢怠慢,立刻朝杜迪安拳脚相加。

    杜迪安感觉自己像丢到一个搅拌机中,源源不断地力道撞击在身上,似乎要将他碾碎,疼痛施加在他身上,让他生不如死,尖锐地痛苦像是要粉碎他的所有意识,他的坚持,他的信念,包括他的人格。

    或许,低头就能不再痛苦?

    “别反抗了,别反抗了,会死的……”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在诉说。

    也不知过去多久,像是终于厌倦了一样,他感觉自己被重重地丢到地上,不断捶打在身上的拳脚全都收回,这一刻,他忽然感觉世界像是平静了下来。

    他心底像松了口气一样,只希望就这样一直躺下去就好。

    然而,世界是连贯的,如果一个人跌倒了,必会遇上另一个人,再次狠狠踩上一脚。

    在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提起,两只粗糙大手抓在自己的腰部,像提着一个柔弱无力的沙包袋,他的身体也从腰部折下,就像在弯腰,低头。

    他迷糊的思维,徒然间惊醒过来。

    虽然没有去看,但他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姿势!

    “别反抗了,太痛苦……”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劝说。

    承受么?

    他忽然想到,如果连这样的事都能忍受,连‘自己’都能舍弃,为什么就不能忍受这份疼痛?

    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瞬间掠过,他心底闪过一张张脸孔,强烈地仇恨和不甘徒然间堵塞在他的胸口,他竭斯底里地嘶吼着,扭动身体,抬起左手翻身挥舞过去。

    嘭,拳头扫中这道身影的侧腹,对方闷哼一声,松开了手,倒退几步。

    杜迪安也摔倒在地上,但他又爬了起来,握紧拳头跪在地上仰天怒吼!

    “啊啊啊啊——”

    吼叫声回荡在整个牢笼中,响彻整个牢房!

    那个被击中腹部的人刚要冲上来,听到这个少年震彻灵魂的怒吼声,不禁怔住。就像是野兽厮斗,彼此吼声恐吓一样,他被恐吓住了。

    其他牢房的哄笑声,也一瞬间被怒吼声盖过。

    所有的人望着这道幼小而单薄的身影,不自禁地收起了心底的轻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牢房内一片寂静,唯有咆哮回荡。

    ……

    求下推荐票和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