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一颗心悬起,小心翼翼地抬起右手轻轻触碰在左手的灼伤上,顿时感觉到毫无知觉。

    “怎么会这样?”杜迪安脸色发白,右手紧紧捂在几处灼伤上,通过右手能感觉到,左手的温度极高。然而,左手被触碰到伤势,依然毫无知觉。

    “不可能??!”杜迪安愤怒地抬起左手砸在地上。

    嘭地一声。

    地面凹陷出一个深坑。

    杜迪安一下子愣住。

    抬起左手,试着握了握拳。只见手指能够自如地活动,当他想要握拳时,左手就能够握拳。只是,就算是握成拳头,左手依然没有感觉,甚至感觉不到手指在掌心的触感。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明明能看见左手活动,甚至能控制左手,但偏偏却感觉不到左手被大脑控制。

    杜迪安渐渐冷静下来,心中反复地打量着左手,忽然想到地面的凹坑,他心中一动,抬起左手抓向旁边的石块,嘭地一声,刚一抓住,石块就在掌心粉碎。

    这石块是混凝土石块,早已腐烂,原本杜迪安想要将其击碎也很轻松,但绝对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几乎感觉不到自己使力,东西就破碎了。

    杜迪安换出右手继续抓起一个石块,触感明确,他轻轻用力,嘭地一声,石块再次粉碎。

    杜迪安顿时松了口气,看来并非是左手失去知觉,导致刚才用力过猛,而是自己的力量确确实实地得到了提升。

    杜迪安掏出旁边藏物里的那张黑弓,这是拜琳弟弟拜恩的弓箭,他捏住弓弦,刚一拉扯,嗡地一声,弓弦猛地绷断开来,险些弹到他的脸上。

    “无论是握住的分量感觉,还是弓弦的拉扯感觉,都明显轻了,就像稻草做的一样?!倍诺习擦绞诌」牧蕉?,稍一用力,黑弓顿时凹得弯曲,被弯成一个圆圈。

    “是我的力量增强了,而且不止一倍?!倍诺习残闹杏行┘ざ?,不过,当看见左手上遍布的灼伤时,他心中的欢喜顿时荡然无存,“虽然力量增强了,但左手等同于废了,虽然能活动,但里面的神经应该已经全都坏死了吧,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后遗症,没有触觉,以后对力量的把握也会出现偏差,只能靠感觉?!?br />
    想到这些,他心底叹了口气。

    继续活动一下左手后,见还是没有恢复知觉,杜迪安只能暂时不再去管,掏出匕首在火上烧红,从急救包里掏出消毒药水和纱布在旁边备好,等匕首烧好后,掀开自己的腹部战甲,只见被那高个青年的长枪捅穿的侧腹伤口窟窿,已经出现腐烂,烂肉外卷。

    他微微咬牙,用匕首将伤口外的烂肉一点点割去。

    “嘶!”剧痛让他倒吸凉气,紧紧咬牙忍住,心里忽然希望这几处伤口能像左手一样没有知觉就好,那样也不会如此疼痛。

    片刻后,前腹的腐烂伤口被削掉,重新包扎,而背后的伤口,他只能一点点慢慢割下,反手极不方便,可惜此刻周围只有他一人,在荒野上自救也是狩猎者的必修课。

    片刻后,腹部前后伤口的烂肉都被清除包扎,换上新的纱布,接下来是他的大腿处,狩猎者护腿早已破裂,有几个尖牙窟窿,大腿上是一圈牙印,像一排黑色窟窿,伤口处完全腐烂。

    杜迪安再次烧红匕首,忍痛一块块剜下。

    十几分钟后,杜迪安终于将身上各处伤口包扎完毕,又痛又累,浑身虚脱。

    “等伤稍微养好一点,再回到壁内?!倍诺习残闹邪档?,虽然壁外不适合养伤,但拖着这样的身体回去,同样极其危险,不过,在回去前他必须提前到巨壁处等待通道的开启,以免错过。

    ……

    ……

    半个月后。

    这处位于梅隆财团九区附近的通道再次开启,杜迪安本以为出来的是培特和梅肯等人,却没想到,出来的是一支狩猎者队伍,其中,赫然就有他先前见过的那位女猎人。

    这女猎人应该是被分配到这个新队伍中,她看见杜迪安时,大吃一惊,错愕地道:“是你?”

    杜迪安眼眸眯起,闪过一丝杀意,但忽然想到她和那位剑士以及盗贼并没有相助那位队长攻击自己,心底的杀意便收敛许多,向通道走去。

    “狩猎者?”队伍里的其他四人看见杜迪安,有些惊讶,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一个狩猎者新人,看见杜迪安战甲上残缺的梅隆财团徽章时,他们才松了口气,其中一个独眼青年向女猎人道:“你认识?”

    女猎人下意识地点点头,看着杜迪安靠近,手掌不自禁地摸到腿边的匕首上。

    杜迪安的身高让他的视线角度很容易看见对方的小动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抬头看着她,只要她敢将匕首稍微拔出一寸,他就会立刻动手。

    女猎人握住匕首并不是要攻击,而是防御,担心杜迪安记恨那件事,对她突袭,虽然她知道对方只是一个新人,但毕竟是实实在在的初级狩猎者,在体质上不会逊色她多少,这一点从对方上次能够成功逃走就能看出,因此看见杜迪安靠近时,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

    杜迪安见她没有攻击意图,也没有主动攻击,擦肩而过,进入到他们后面的通道中。

    等杜迪安身影消失后,队伍里那独眼青年看了女猎人一眼,眯眼道:“你似乎很怕他?只是一个新人而已,至于么?”

    女猎人见杜迪安已经离开,心底松了口气,苦涩道:“我们还是尽快去找到闯入第九区的「漏脏者」吧?!?br />
    其他人见她不愿多说,也没再多问,朝第九区而去。

    ……

    ……

    杜迪安回到壁内,依照规矩,再次被送入到守净所中。

    “不知道我的左手会不会被检查出问题?!倍诺习残闹邪档?,通过左手吸收太多寒晶,这些寒晶毕竟是行尸体内的结晶,如今似乎有不少寒晶没能消化,冻结在左手中,也不知道自己的左手如今跟行尸的手臂,是不是相同的情况,这让他心中有些紧张。

    不过,他也知道想偷渡进入商业区是行不通的,在商业区的边防要塞检查极为严格,他们出来时几乎不用搜查,但进去时却是看得仔仔细细的,可以说是除守净所外的第二道关卡,而且这道关卡是由军部设立。

    像他们这样的狩猎者想要进入要塞,必须得到守净所给予的合格标识,凭此标识,才能够通过边防要塞。

    再次进入到守净所中,杜迪安已经轻车熟路了,用净水洗完身体后,换上干净衣服,坐在牢笼中等待。

    第二天,来人给杜迪安进行验血。

    杜迪安心中紧张,递出右手给他取血。

    来人也没有多想,在右手指上取出鲜血,滴在碗里,这碗里早已有一滴鲜血,此刻随着杜迪安的鲜血滴入,两者静静地悬浮在碗内,并没有相互吸引融合。

    杜迪安见此,心底松了口气,静静等待七天过去。

    “等回到生活区后,就脱离财团的狩猎者编制,当一个本分的见习神官,然后爬到正式神官的位置,甚至提升到执事,主教的地位,到时一样能给珍妮幸福?!倍诺习惨槐呔驳?,一边计划着未来。

    在第四天时,牢笼再次打开。

    杜迪安还以为是其他狩猎者过来,等他望去时,顿时看见七八人进来,其中四位见习光明骑士全副武装,另外四人身穿奇特制式战甲,来到杜迪安的牢笼前,其中一位中年人喝道:“你就是杜迪安?”

    杜迪安微怔,心底感觉到一丝不妙,道:“你们是?”

    这中年人冷哼一声,道:“现在我代表审判所,以‘偷窃罪’将你逮捕,跟我走一趟!”

    “偷窃罪?”杜迪安有些懵。

    “你们搞错了吧,我偷窃什么了,我是狩猎者,我刚从壁外回来!”杜迪安忍不住道。

    这中年人不耐烦地道:“少啰嗦,有什么去监狱再说?!?br />
    “监狱?”杜迪安顿时怒了,道:“还没有审问和调查,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入狱?”

    “我说的话就是资格?!敝心耆死湫Φ?。

    杜迪安一听,顿时直视着他,道:“这么说,你没有抓捕令?”

    中年人顿时脸色一沉,冷声道:“当然有,只是怕你跑了,今天先过来抓了你,事后自然会有抓捕令!”说着,一挥手,向旁边的见习光明骑士道:“打开门,给我拷上!”

    这位见习光明骑士少年点点头,掏出钥匙将囚笼打开。

    杜迪安没想到他能命令见习光明骑士,脸色愈发阴沉,突然间,他心底醒悟过来,不禁翻涌出强烈杀意,冷冷地看着囚笼被打开,他缓缓站起,踏出牢笼,抬头盯着这位中年人,道:“你们是梅隆财团叫来的吧,想给我强加上罪名?”

    中年人眉头一皱,向旁边的人喝道:“拷上!”

    杜迪安没有反抗,而是抬起手递出,目光盯着中年人道:“你拷上试试,没有抓捕令就敢来抓捕见习神官,就算我入狱了,就算我的罪名被你们证实了,我依然有权利以见习神官的身份来起诉你,无视司法程序,滥用执法!”

    中年人一怔,抬手拦住那位准备拷上杜迪安的同伴,低头审视着这个年龄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孩,在遭遇这样的阵仗和处境时,依然能保持住镇静,他心中暗惊的同时,也感到一丝棘手,沉默半响后,道:“小子,算你有种!”

    “就凭你,也配叫我小子?”杜迪安冷笑。

    中年人微微皱眉,不愿跟杜迪安逞口舌之能,道:“明天等我拿抓捕令过来,有你好看的?!彼低?,一挥手,招呼几人离开。

    几位见习光明骑士和他的几个同伴面面相觑,没想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时,竟然被杜迪安给逼了回去,顿时感觉到有些窝囊,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去,毕竟,谁都不愿去承担多余的麻烦。

    杜迪安看着他们离开,心中却丝毫没有打赢胜仗的喜悦,反而一颗心冰冷无比,充满难以言喻的愤怒和杀意,同时飞快思索后路:“说我偷窃,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就算是恶意陷害,也没有证据!虽然,他们可以作伪证,但我去壁外执行任务的事,财团里有不少人知道,根本瞒不住?!?br />
    想到这里,心里稍微安心许多。

    转眼间,又过三天。

    杜迪安刚离开守净所,就看到外面等候着一辆囚笼马车和几个人,其中为首的正是先前的中年人,这让他心中不禁一沉。

    “先前我七天的守净期限没到,他就过来抓捕我,显然当时还没有给我定罪?!倍诺习残闹邪档?,这三天他想到了一些蹊跷,“他第一次过来时,就算有抓捕令,也没资格带走我,毕竟,我的守净期限不到,不能离开守净所,就算是去监狱都不行?!?br />
    “说明,他当时根本就不是带我去监狱,而是想秘密杀死我,这样的话,财团甚至可以将我定义成是壁外死亡,也就让审判所无从追查?!?br />
    杜迪安望着中年人冲自己露出冷笑,眉头微微皱起,“现在他敢过来,应该已经得到抓捕令,可是,审判所都没有审问我,怎么可能给他抓捕令?”

    心中想着,杜迪安走了过去,冷漠道:“不要露出狗腿子的笑容,让人厌恶?!?br />
    中年人一怔,脸色阴沉下来,道:“小子,少耍嘴皮子,你不是要抓捕令么,我给你带来了?!彼低?,掏出一张十字抓捕令。

    杜迪安心中一沉,嘴上却道:“随意伪造抓捕令,你胆子不小?!?br />
    中年人一愣,顿时嗤笑道:“小子,是不是伪造的到时你自会知道,不过,我抓捕令已经出示过了,你要是敢反抗的话,嘿嘿,我有权将你当场击毙?!?br />
    杜迪安当然不会反抗,那样的话就算自己没罪,也成了有罪,会直接列入通缉表中,遭到全城通缉,整个壁内将没有任何自己的容身之处。

    “上去吧?!敝心耆死袅得?,向杜迪安冷笑道。

    ……

    ……

    快十二点了,今天更新到此结束,分量相当于五更了,冬天来了,过12点后就不更了,早睡早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