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天过去。

    杜迪安的散射技巧越来越熟练,已经能够飞速拔箭,并且同时射准四个靶位的程度,从第一次学习散射到现在,他只花了半个月时间。

    青年教官看到杜迪安这样的惊人进步,非常高兴,然后又陆续教导杜迪安猎人的其它技艺,分别是「潜伏」、「追踪」、「弩箭术」。

    「潜伏」包含如何消除自己的行动声音,以及掩盖气味,还有快速换位。

    在壁外掩盖气味除了借助行尸粉末外,还需要依靠自身,毕竟,有的怪物是喜爱猎食行尸的,若是一味地涂抹行尸粉末反而是找死,这时候就需要利用其它东西去掩盖气味,这些东西包括植物的汁,腐烂的泥,以及揉碎的虫子尸体混合泥土或藤蔓等等,都能够起到很好的掩盖气味效果。

    而「追踪」是根据脚印,怪物行动痕迹等等,来判断怪物的去向,这是知识课。毕竟,不是所有猎人都具备感知类的魔痕能力。

    「弩箭术」则是狩猎大型魔物,或是去捣毁魔巢时才会用上的,按照青年教官的说法,初级猎人只需在「弓箭术」和「弩箭术」中掌握其中一门就行,等到了中级猎人时,才会学习「重弩箭术」,一旦掌握重弩箭术,杀伤力将会提高好几倍,而且还具备了近战能力。

    一旦敌人靠近,利用重弩将其射退,争取到更多的攻击时间。

    毕竟,猎人的精髓就在于距离的掌控!

    “有足够的距离,就有足够的攻击机会!”这是青年教官反复强调给杜迪安的话,让他牢记。

    杜迪安认真学习着,也领会到这三百年的发展,壁内的狩猎者职业早已完善,分化得极为细致。

    在进行猎人训练时,杜迪安抽空去看了看茱拉夫妇,见他们已经搬到商业区的新房中,并且在小镇上找到各自的工作,茱拉在医疗所上班,每天八个小时,工作稳定。格雷同样如此,在小镇的一间裁缝店里工作,收入稳定,工作也很轻松,比先前在工厂里要快活许多,不用每天加班,偶尔还有休假,并且薪资至少是先前的一倍。

    杜迪安见他们生活稳定下来,心中也不再担忧了。

    在一个月后,他抽空回到了贫民区,找到了巴顿和克鲁恩等人,这么长时间不见,他们已经找到了一处偏僻的废旧工厂,由于太过偏僻,已经荒凉,他们也省去了花钱购买,而是买了一批建筑材料,将废旧工厂里面打扫出来,将墙面和许多残破的工作台,都修缮完好。

    杜迪安本以为这么久不见,他们已经各奔东西,没想到依然在为自己交代的事情而忙碌,心中感动之余,也愈发信任他们。

    “这里是一百枚金币?!倍诺习舱獯位乩吹闹饕康?,是让他们搜集材料,道:“这是材料清单,你们购置过来,堆积到这里就行,分量上面有写?!?br />
    巴顿等人看着杜迪安提着的一大袋金币,眼中焕发出强烈光芒,吞咽着口水,巴顿道:“迪,迪安,你这钱是哪来的,怎么这么多?”

    “拼命换来的,不然还能怎么来?”杜迪安微微一笑。

    巴顿几人对视一眼,心想也是??寺扯骺戳丝辞宓?,脸上泛红,道:“迪安,这,这上面有些字我们不认识?!?br />
    杜迪安醒悟过来,想了一下,道:“这样吧,你们先读书,等认识的字多点,再退学出来跟我做事?!?br />
    “可是学费……”巴顿有些犹豫。

    克鲁恩立刻碰了他一下。

    杜迪安笑道:“学费当然是我包了,这钱先放你们这里,你们自己分配?!?br />
    一百金币虽然是个大数目,但对如今的他来说,却算不得什么,而且,他也想迅速栽培一下巴顿等人,首先就是金钱的管理能力,以及克制金钱的**。

    若是他们卷着一百金币跑了,杜迪安也能早早撤手。

    听到杜迪安的话,几人眼中放光,激动不已。

    巴顿刚露出喜色,忽然又犹豫起来,道:“这么多钱,若是我们给弄丢了,这……”

    “这就看你们的能力了?!倍诺习残Φ?。

    几人对视一眼,表情郑重起来。

    杜迪安跟几人一起去吃过午餐后,就坐车返回了商业区,在他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虽然巴顿等人性格机警,心思灵巧,但终究年龄太小,还需要好好栽培,同时他也要为自己准备一个退路。

    接下来,除了日复一日的枯燥猎人训练外,杜迪安每个月都会去审判所报道一次,以免被取消自己的见习神官资格。

    每次过去,杜迪安都会见到珍妮。每次跟这个女孩聊天,杜迪安都会感觉心情很好,就像找到另一个自己一样,他发现珍妮跟别的贵族女孩完全不同,一点也不势力,性格也很随和,两人从兴趣爱好到彼此的理想,几乎无话不谈,十分投机。

    到后来,杜迪安来审判所的次数渐渐多了,有时一个月来三次到四次,甚至更多。

    转眼间,大半年过去。

    普斯大道的审判所前,杜迪安从里面出来,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如今是黑雪季,空气格外寒冷,厚重辐射云中的颗粒物,将阳光死死遮挡,纵然是白天的时候,天气也是灰蒙蒙一片,时不时会下起一颗颗黑色雪花,落在房屋上,街道上,将路人惊得急忙躲避。

    黑雪和灾雨一样,都是让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外面的风好大!”从后面一同出来的珍妮,紧了紧身上的绒衣,原本红润的脸蛋顿时有些褪色。

    杜迪安看见她脸蛋苍白的模样,心中有些疼惜,将身上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肩上,问道:“还冷么?”

    珍妮有些急了,连忙道:“你快穿上,你会冻坏的?!?br />
    “我不冷?!倍诺习残闹形屡?,笑着道。

    “你就会骗人!”珍妮咬着下唇,眼中忽然有一层水雾,道:“上次下雨也是,帮我遮雨,自己却淋湿了,结果第二天就生病了?!?br />
    杜迪安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还记得这件事,这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事了,当时是黑死季,温度极高,很少降雨,那天正好是珍妮休假的日子,二人约好一起出去游玩,结果逛到一半突然下雨,他也没想到以自己的体质,被雨淋一下竟然会感冒,可见就算是狩猎者体质,在这灾雨面前也得退避三舍。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珍妮抓着杜迪安的衣服,抬头望着他。

    杜迪安看着她闪晶晶的目光,心中温热,情不自禁地道:“因为我喜欢你??!”说完后,只觉心跳都停顿了一下,整个世界像是瞬间安静下来,心中不禁涌出一丝悔意,但更多的却是紧张和期盼。

    珍妮没想到杜迪安会突然表白,愣了一下,顿时脸颊绯红,低下头,细若蚊声地道:“我也喜欢你?!?br />
    杜迪安何等听觉,顿时只觉脑子像炸开一样,无尽地喜悦涌上脑海,全身血液都像是沸腾了起来,只觉外面凛冽的寒风像是春风般温暖,惊喜地道:“真的吗?”

    珍妮看见杜迪安激动欣喜地模样,脸颊更红了,但却没有回避,轻轻“嗯”了一声。

    杜迪安顿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仿佛被整个世界包围了一样,他将这个女孩紧紧搂在怀中,闻着对方秀发上的淡淡香味,心中充满感动。

    良久后,二人才分开。

    “我送你回去吧?!倍诺习不断驳氐?。

    珍妮脸上红晕未退,轻轻点头。

    杜迪安看着远处街道上等候珍妮的马车和骑士,眼中露出一丝笑意,道:“不过我们得绕路才行?!彼低?,拉着珍妮的手,绕到旁边,偷偷离开。

    珍妮的脸越发红了,紧紧地跟在他后面。

    当晚,杜迪安将珍妮送到古堡前,等她进入古堡后,才返回自己的住处,一路上兴奋不已,恨不得在车厢里挥舞几拳,或是马上找来弓箭,连射几千箭。

    半个月后。

    普斯大道审判所的图书馆中,珍妮在整理书籍,这是她的见习神官工作。杜迪安也在这里,站在梯上,帮她将分类好的书籍,递到书架中。

    等这一个分类书籍整理完后,杜迪安下了梯子,小声地向珍妮道:“给你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br />
    “嗯?”珍妮疑惑,但看见杜迪安满脸笑意,还是缓缓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动,在头顶一束束的微弱光线照耀下,美丽无比。

    杜迪安看得心动,从口袋里摸出一物放在她眼前,道:“现在可以睁开了?!?br />
    珍妮睁开了眼睛,顿时看见一串翡翠手链,惊喜地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翡翠?”

    “两个月前你提到过?!倍诺习残Φ?。

    珍妮接过翡翠手链,听到杜迪安的话,身体微微一颤,忽然踮起脚飞快亲吻了一下杜迪安的脸颊。

    杜迪安愣住了,捂着脸,紧接着心跳怦怦狂跳,全身血液加速。

    珍妮满脸羞红,低下头去。

    杜迪安激动地看着她,刚想拥抱,忽然脸色一变,急忙道:“来人了?!?br />
    珍妮也吓一跳,急忙收起手链,转身迅速整理书籍。

    杜迪安则抓起梯子,做样调整角度。

    片刻后一个青年神官走来,瞧了杜迪安二人一眼,道:“你们知道《奴隶籍法治史》在哪么?”

    杜迪安抬手一指,“在那个书架?!?br />
    “哦,谢了?!鼻嗄曜芬磺?,随口说道,离开了这里。

    杜迪安和珍妮对视一眼,相视偷笑。

    ……

    ……

    布隆家族古堡中。

    其中一间极宽敞而奢华的房间内,里面有两排高大书架,上面堆满书籍,旁边是一些古董瓷器和雕刻,墙上是万金难求的珍稀油画,此刻沙发上坐着一个伟岸的中年身影,手里捧着一本书籍翻阅,向面前的中年管家道:“听说最近小姐跟一个见习神官走的很近?”

    中年管家听到他平淡的语调,有些惶恐,道:“是的,老爷?!?br />
    “给我去调查下对方的背景?!敝心晟碛暗?。

    “是?!敝心旯芗伊τε?。

    ……

    ……

    转眼间,一年过去。

    莫斯街道上,杜迪安站在街边,耐心地等待着。忽然,一股熟悉气味飘入鼻端,让他眼眸一亮。

    片刻后,只见街道尽头一辆精致马车飞奔而来,停在杜迪安面前。

    珍妮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下子扑到杜迪安怀里,欢喜地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想不想听?”

    杜迪安扶正她的身体,笑道:“什么好事?”

    “天大的好事!”珍妮眨着眼睛,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道:“我父亲同意我们在一起了?!?br />
    “同意了?”杜迪安吃惊地道,先前珍妮的父亲知道自己和珍妮在一起后,还派人过来让他离开,又是威胁,又是重金诱惑,但他软硬不吃,没有答应。

    由于他的见习神官身份,对方也没有用蛮横手段,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如今过去这么久,对方却同意了?

    看着杜迪安怀疑的表情,珍妮用力点头,道:“我父亲说了,他之前拒绝你,并不是嫌弃你是平民,而是担心你一无是处,既当不了神官,又做不好狩猎者,所以,他说这次会亲自给你安排一个狩猎任务,如果你能完成,他就会同意我们在一起!”

    “亲自给我安排狩猎任务?”杜迪安微微皱眉,心底感觉到有一丝不妥,他的狩猎者身份早已被对方知晓,若非他有见习神官这层身份?;?,估计早就被对方强硬地拆散了。

    珍妮看见杜迪安担忧的表情,笑道:“你放心,父亲说了,绝对不会安排给你太困难的任务。不过,具体是什么任务,我也不知道,如果你觉得很困难,你就跟我说,如果是我父亲故意为难的话,哼哼,看我不去找他算账!”

    “嗯?!倍诺习驳愕阃?,但愿如此。

    ……

    第二大章,算上第一更,字数几乎等于之前的四更,继续码第三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