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刚到中午,杜迪安回来吃过午餐后,来到散射训练场上继续练习。

    下午时分,青年教官过来看见杜迪安,有些惊讶,但没说什么,观看了一下他的射箭练习后,指点出几处姿势上的细小瑕疵,便又离开了。

    晚上回到宿舍,杜迪安立刻捧起从图书馆借阅出来的律法书籍复习。

    次日。

    杜迪安准时起床,吃过早餐后第一时间找到青年教官,向他请假。

    “今天又请假?”青年教官眉头皱起,有些不悦道:“虽然你是正式狩猎者,但目前的技艺训练是有时间期限的,不可怠慢,昨天允许你休假一天,已经是破例了,今天又是什么事?”

    杜迪安见此,知道不说明原因行不通了,道:“我昨天去参加审判所的见习神官招募,已经通过了初试,今天是去正式考试?!?br />
    “见习神官招募?”青年教官顿时一愣,每次审判所的见习神官填充都是大事,昨天闹得满城风雨,他自然也听说过,没想到杜迪安请假竟是这个原因。

    青年教官怀疑地打量着杜迪安,道:“你学过律法知识?要通过审判所的见习神官考核,不是稍懂律法知识就行的,而是需要精通,就算是许多得到律法学院毕业证的人,都难以达到要求?!?br />
    “我去试试?!倍诺习惨裁惶蟀盐?。

    青年教官思考了一下,还是道:“好吧,祝你成功?!?br />
    杜迪安心中欣喜,连道:“多谢教官!”

    “去吧去吧,早去早回?!鼻嗄杲坦倩邮值?。

    杜迪安立刻转身离开,来到总部外面找了一辆马车,直奔普斯大道。

    普斯大道位于商业区繁华西区的中央街区,这里每一米的地皮价格,都能够在商业区郊区外的小镇上购买一座小楼,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

    生活在西区中央地带的人,非富即贵,遍地都是格调优雅高端的商铺,路边随处可见一位位贵妇人牵着孩子,抱着宠物,在各个饰品店前出入。

    马车停在普斯大道的审判所前,跟比邻的其他街道不同,街道上行人不多,冷冷清清,在街道中央是一座巍峨高耸的建筑,约莫三十多米的高度,如一座盘踞的黑色巨兽,上半部位的建筑造成像一个尖角葫芦,顶端的尖角上,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标志!

    十字,在光明教廷的典意中,代表着净化!

    杜迪安一路上看到一些身披白色袍子的审判所人员,手里捧着律法书籍,边走边读,专注而认真。

    “我是来参加考试的?!倍诺习菜匙盘ń桌吹阶隙纳纳笈兴?,掏出那张卡片,向门口的审判所守卫道。

    这位年轻的审判所守卫冷漠地看了一眼卡片,点头道:“请进?!?br />
    杜迪安进入到审判所中,里面的一楼大堂极为宽敞,光线却是一缕缕从穹顶投射下来,杜迪安抬头望去,竟是一颗颗镶嵌在穹顶上的白色水晶般的物体中照射下来的,心中惊奇。

    在他打量时,一个白色丝袍女侍过来,温和道:“你是过来考试的吧,请随我来?!?br />
    在她的带领下,杜迪安来到大堂偏殿,这里有一个大教堂似的大厅,里面一排排座位,前方是一个独立演讲台,此刻在大厅里坐着十几道身影,都是跟他年龄相仿的少年和少女,大多数都衣着华丽,颜色鲜艳,面料也是以丝绸为主,只有两三个人的服装是亚麻布和毛织布材料。

    在前方的独立讲台前,搬过来几张桌子,此刻桌后面空无一人,旁边有几个白袍女侍恭候着。

    杜迪安随意找到一处偏僻的座位,片刻后,忽然闻到珍妮的气味飘来,心中欢喜,等待没多久,果然看见珍妮身穿一套碎绿丝裙过来。

    杜迪安立刻站起,向她招手。

    珍妮正在挑选座位,忽然注意到杜迪安,眼眸一亮,快步走了过来,坐在杜迪安旁边的座位上。

    “你来的真早?!闭淠葑潞笱沟蜕舻?。

    杜迪安笑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br />
    “那早起的虫子呢?”珍妮狡黠道。

    杜迪安被噎住,失笑道:“被鸟吃?!?br />
    珍妮捂嘴偷笑,问道:“你准备好了么?”

    “嗯?!倍诺习沧孕诺氐溃骸爸灰嘉一岬?,保准满分?!?br />
    珍妮扑哧一笑。

    在二人说笑间,后面陆续过来其他考生,等到了早上九点左右,考场后面近五米高的大门被两个侍者缓缓推动,紧紧合上。

    这时,考场前面的侧边一扇小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四位身穿白袍,袍上有金丝镶边的身影,两男两女,年龄最小的都有三十岁左右,表情冷肃,不苟言笑。

    “肃静!”其中一个五旬老者冷声道。

    会场寂静下来。

    “考试时间是一个小时?!蔽逖险呦蚺员呤膛姓惺?,后者递来一个沙漏放在桌上,老者手掌按在沙漏上面,环视众人,道:“希望你们记住,神官该具有怎样的品质,若是让我看到有人试图作弊,将会依法处置,关押一个月!”

    台下的数十人面面相觑,不敢作声。

    杜迪安偏头向珍妮眨眨眼。

    珍妮本来紧张的心情,看见杜迪安的搞怪表情,不禁露出几分笑意。

    片刻后,考试开始。

    沙漏倒转,沙?;夯毫魇?。

    杜迪安望着手里的试卷,握着鹅毛笔飞速作答,上面的很多试题他都见过,稍一思索就写出答案。不过,仍有些试题让他头疼,只觉得在哪里模糊见过,但记不清楚,毕竟,他的律法知识完全是拾荒者特训时,每天挤出一点时间去学的,有的东西记的并不牢固。

    “如果你是拟法人,你觉得律法在哪里还需要改进?”

    杜迪安望着这最后一题,微微挑眉,这道题考验的是对律法知识的整体了解,若是回答的内容是已经实行过的律法,或是早期废除过的律法,自然就暴露了自己对律法的了解还不够全面。

    杜迪安思索片刻,还是决然地提笔写道:“如果我是拟法人,第一条就会废除奴隶籍和贵族籍,想要做到在律法面前人人平等,就必须做到在生命价值上人人平等,没有贵贱区分!”

    “时间到!”这时,前方的五旬老者大声道。

    杜迪安立刻收笔。

    旁边的珍妮也迅速手笔,朝他看了过来,二人眼神交流,立刻明白对方已经做完。

    片刻后,试卷被收上。

    “各位请回去,三天后过来等待通知?!蔽逖险咚档?。

    后面的大门被拉开,其他人陆续离开。

    杜迪安向珍妮道:“我送你回去吧?”

    珍妮脸上微红,道:“今天是我小婶顺道送我过来的,她在外面等着我?!?br />
    杜迪安会意,笑道:“那三天后再见?!?br />
    “嗯?!?br />
    二人在大门口相互道别后,杜迪安望着珍妮被一个披着雪白绒皮的贵妇人领走,坐着一辆宽敞精致的贵族马车离开,这才收回目光,进入自己的马车离开。

    回到狩猎者总部后,杜迪安见时间还早,回到散射场上继续练习起来。

    青年教官看到他,询问了一番他的考试情况,最后嘱咐他不要分心,还是应以狩猎者职务为主。

    转眼间,三天过去。

    杜迪安提前跟青年教官打个招呼,当天一早吃过早餐,便直接离开了狩猎者总部,驱车前往审判所。

    同一天过来等待结果的还有其他几十人,杜迪安赶到那里时,天色尚早,他等待没多久,就看到珍妮的马车从街道尽头驰来。片刻后,车门打开,珍妮在一位随行的布隆家族骑士搀扶下,走出马车,她抬头在人群中寻找片刻,很快看到杜迪安的身影,二人四目相对,皆是露出几分笑容。

    “你来的真早?!闭淠萆锨昂Φ?。

    杜迪安眨眨眼,“早起的猎人有鸟吃?!?br />
    珍妮顿时想到上次的话,不由得扑哧一笑。

    二人小声聊着,片刻后,审判所的大门打开,一个模样严肃的老者上前,念出一个个名字,但凡是被念到的,都代表通过考试,加入到审判所见习神官的编制中。

    “珍妮布??!”老者念道。

    珍妮听到自己的名字,顿时松了口气,拍着胸脯,一脸欣喜。

    “杜迪安!”老者又念道。

    杜迪安也松了口气,在递交答卷时,他心是悬着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好几道题目写的答案没有什么把握,纯属靠蒙,没想到还是合格了。

    “太好了!”珍妮听到杜迪安的名字,惊喜地拍手道。

    杜迪安看见她欢喜的模样,心中也是暖暖的,笑道:“以后咱们就一起工作了?!?br />
    珍妮脸上微红,道:“那你还要去当拾荒者么?”

    杜迪安闻言一愣,不禁想到壁外的荒凉残酷画面,如今,他已经取得见习神官身份,只要他愿意的话,完全能脱离狩猎者编制,过上见习神官的生活,或者当一个普通人,就像培特和拾荒者总部的其他实权高层那样,他们大多数都是狩猎者退休下来就任的。

    想到这些,他有些犹豫起来,没有人喜欢过朝不保夕的杀戮生活,就算是高级狩猎者,在壁外依然有殒命的危险。

    看着杜迪安一下子陷入沉思中,珍妮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决定未来的选择,迟疑了一下,道:“如果壁外像我父亲说的那样,太过危险,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了吧?”

    杜迪安抬头望着她,心中有一刹那的冲动,想要答应下来,但最终还是微微摇头,道:“我不想只生活在壁内?!?br />
    珍妮凝视着他,忽然展颜一笑,道:“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br />
    杜迪安见她没有生气,心中也松了口气,笑了笑道:“我也不会看错人?!?br />
    随后,二人一起领取到自己的见习神官身份勋章,领取的时候,也从老者的口中知道了自己正式的报道日期和见习神官基本准则。

    这基本准则就像审判所的宗旨一样,主要是三样,公平,公正,公开!

    “我先回去了?!闭淠菹蚨诺习不踊邮?,上了马车。

    杜迪安目送她远去,也回到自己的马车,启程返回狩猎者总部,心中却思考起来,这见习神官的职责跟普通工人一样,每天需要在审判所工作八个小时,若表现优秀,一年以后就会升职成高级见习神官,到时就不需要每天到审判所报道,只需要陪同所属的神官,协助对方处理各个区域发生的律法案件就行。

    “八个小时,这样的话,狩猎者的训练就没那么多时间了?!?br />
    杜迪安微微皱眉,喃喃道:“不过,若是不想升职成神官或高级见习神官的话,就不用每天去报道,那样的话,就永远只是一名初级见习神官,只能在审判所打打杂?!?br />
    “不过,我要的只是见习神官这个身份,这样的话,在壁内的生命有一层保障,而且也方便日后的炼金活动?!?br />
    想到这点,杜迪安当即决定,目前还是以狩猎者为主,毕竟,狩猎者赚取金币的速度,是神官远远无法媲美的,高风险高回报。

    回到狩猎者总部后,杜迪安来到散射训练场上,继续练习。

    ……

    ……

    第一更送上,有些迟了,抱歉~~今天陪陪家人,双十一没空陪,今天补偿下,现在继续码字,今天依然三更,不过今天三更的字数,应该会相当于之前四更到五更左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