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没想到能在半路上遇见她,心中高兴无比,道:“真巧,又遇到你?!?br />
    珍妮欢喜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了,我的目标跟你一样伟大?!倍诺习残Φ溃骸拔乙彩抢床渭涌际缘?,争取当上神官!”

    珍妮微微一愣,脸颊微红,道:“你学过律法么?”

    “当然学过?!倍诺习补室饴冻雎辰景恋啬Q?。

    珍妮捂嘴偷笑一声,道:“是么,那我就拭目以待咯?!?br />
    “你就瞧好吧!”杜迪安自信满满地道。

    珍妮偏头看着马车队伍前方,见那里人山人海,拥挤得水泄不通,马车只能极缓慢地前进,不禁露出几分愁容,道:“人太多了,我们能不能过去都是个问题,就怕赶不上?!?br />
    杜迪安也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想了一下,向她道:“要不这样吧,你下车,我带你过去?!?br />
    “你?”珍妮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挤不过去的?!?br />
    “不会的,我很强壮!”杜迪安抬起手臂,故意捏了捏肌肉,眨眼间道:“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br />
    珍妮顿时醒悟,眼眸发亮道:“好,你等我,我马上就下来?!?br />
    “小姐,不可!”横截在杜迪安面前的骑士青年看见她真的要下马车,急忙阻止道。

    车门被推开,珍妮踩在马车踏阶小跑下来,一身绿色碎花裙子,极为惹眼,充满活泼气息。

    “别拦我,不然耽误了考试,我跟父亲大人告状!”珍妮看着骑士青年阻拦在面前,急忙道。

    骑士青年有些迟疑起来,犹豫道:“小姐,要不我背着你,护送你过去吧,我以骑士的忠诚起誓,绝对没有任何不轨的想法……”

    话没说完,突然背上被推了一把,力道沉重,险些一个趔趄。

    等他回头望去时,却看先前自己拦住的小子,抓着小姐朝人群中挤去,转眼间消失得无影。

    “小姐!小姐!”骑士青年大惊失色,急忙喊叫,掰开面前两人,想要从中挤过去,但他的健硕体格和一身盔甲,想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挤到里面,难免会误伤到一些人,有违骑士的准则。

    ……

    ……

    “让,让,让!”

    杜迪安一手抓着珍妮的小手,一手飞快推开前面的人群,如两条小鱼般在人群中左右蹿去。

    闻到那骑士青年没有追来,杜迪安松了口气,来到人群边缘的街道边,望着一头秀发被拨乱的珍妮,问道:“你没事吧?”

    珍妮小手拍着胸口,吐气道:“没事,就是有点喘不过气,太闷了?!?br />
    “没事,我们歇歇?!倍诺习蔡逄氐?。

    珍妮点点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还被杜迪安紧紧握着,顿时脸上滚烫,细声道:“你可以松开我了?!?br />
    杜迪安这才想到自己还抓着她的手,立刻感觉到她的小手柔若无骨,心中一阵莫名温暖和激荡,道:“这里人太多,松开你,我们会走散的?!?br />
    闻言,珍妮清醒过来,想到周围的处境,若是跟杜迪安分开,自己孤身一人陷入这混乱人群中,顿时不寒而栗,一时间,她忽然觉得对方的手掌是如此的厚实而温暖,让她充满了安全感,不禁脸上绯红,低下头没说什么。

    杜迪安见她不说话,以为是自己说的话不妥,补充道:“不过你放心,就算走散了,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不管你在哪里!”

    珍妮低头轻轻“嗯”了一声,不敢抬头。

    片刻后,杜迪安等珍妮气息均匀了,再次带着她从人群中挤去,一路向前。

    前面拥挤的人群被他一只手就轻轻推开出缝隙,等这些被推开的人想要发怒,却已经看不到人影,或是将怒气发泄在误认的对象上,造成不少争吵怒骂声响起。

    没过多久,杜迪安终于带着珍妮一起,来到了街道尽头的波尔广场前,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乌泱泱一片。

    “我来看看什么情况?!倍诺习哺淠菟盗艘痪?,纵身一跃,原地弹跳起来,顿时看见前方的情景,虽然广场外围全是黑压压人头,但广场中央却有一个直径二十米左右的圆圈空地,在这空地中央有一张长方形桌子,后面坐着三位身穿雪白长袍的身影,两男一女。

    在他们前面,是一条长长队伍。

    杜迪安落地后,继续又弹跳起来,飞快扫了一眼队伍源头。

    “怎么样?”珍妮见杜迪安落下,连忙问道。

    杜迪安笑道:“跟我来?!弊プ潘氖?,从侧面挤去,片刻后,来到先前看到的那条队伍后面。

    这里站着一大群少年少女,衣着不凡,从气质和服装来看,大多数都是贵族家的孩子,或是富商家庭子嗣,可见审判所神官这个职位,是何等的吸引人。

    杜迪安牵着珍妮,悄悄挤到这些人后面。

    片刻后,前面排队的人一个一个减少,杜迪安牵着珍妮,跟随着人群向前拥挤,顺势挤进队伍中。

    “你站前面?!倍诺习蚕蛘淠菟档?。

    珍妮凝望了他一眼,没说什么,静静地站到他前方。

    杜迪安站在她后面,闻着她秀发上淡淡的香味,心中充满美好的感觉,只觉这队伍若能就此一直排下去就好。

    “初试似乎很严格?!闭淠萃徘懊媾哦拥纳倌旰蜕倥?,一个个神色沮丧地回来,有些担忧地道。

    杜迪安鼓励道:“相信你自己,你肯定可以的?!?br />
    听到他的话,珍妮紧张的心也稍微松了几分,很快,前面的人都已经离开,轮到了珍妮面前。

    “这是考题,请在一分钟内写上答案?!鼻懊孀雷又醒氲囊桓霭追⒗险呃淠?。

    侍候在这三人旁边的侍女上来递给珍妮一张白纸和鹅毛笔,让她到桌前作答。

    “后面的人不要偷看?!笔膛蚨诺习埠退竺娴娜酥龈赖?。

    实际上,就算杜迪安想要偷看也看不到,在填写考题时珍妮的身体是背对自己的,挡住了考题,根本无法窥见答案。

    坐在左侧一个中年女人看了看手里的怀表,道:“时间到?!?br />
    珍妮立刻停笔。

    中央的老者拿起她填写的白纸,看了看,点头道:“不错,你合格了,明天早上九点前,到普斯大道审判所中面试,祝你成功?!?br />
    珍妮一怔,顿时惊喜。

    “请不要跟其他人说话?!迸员叩氖膛龈勒淠莸?。

    珍妮回头看了看杜迪安,欲言又止。

    杜迪安笑道:“你先在旁边等我,等会儿我带你一起离开?!?br />
    珍妮松了口气,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