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处,杜迪安陷入思索中。

    片刻后,马车来到商业区外缘一座偏僻小镇上,停在一座普通居民屋前。

    杜迪安掀开车帘,外面雨已停了,地面上仍有积水,看了一眼这座普通小楼的门牌号,确认无误后,心底微微叹气,将椅子下的金币袋提起,下了马车,让车夫在这里稍等片刻,然后掏出钥匙,进入小楼中。

    小楼里面家具崭新齐全,多半是财团分配给他的时候,帮他准备妥当的,只是在他训练这段时间,房间里堆积上厚厚灰尘。

    “要招几个佣人才行?!倍诺习裁嗣页?,将金币袋丢到小楼里的保险柜中,这是新的保险柜,他自己设置一个新密码。

    咚~~!

    墙上挂的摇摆老钟响起。

    杜迪安看了看时间,刚好晚上八点,再过一个小时就宵禁,当即锁上房门,离开小楼,坐上马车返回狩猎者总部。

    次日。

    杜迪安准时起床,刚来到食堂准备吃早餐时,就感受到其他一些早起的学员,偷偷地瞄着自己,小声议论。

    只是,这刻意压低的声音在他的听觉下,依然清楚无比。

    “没想到,沾上格莱莉的光,成了小名人?!倍诺习沧旖浅抖?,领取一份早餐迅速吃完后,来到散射训练场上,继续昨天的训练。

    负责协助他练箭的两个仆人早早就等候在这里,帮杜迪安备箭。

    有他们二人帮忙运箭,杜迪安能集中心思地投入到训练中,效率提高至少一倍。

    青年教官今天来得较早,在旁边观看他练习,时不时指点,见杜迪安领悟的很快,也是非常满意,见杜迪安已经掌握散射的基本要领后,给他布置下今天的任务量,便离开了。

    自从吸收上百颗寒晶后,杜迪安的体质早已超过青年教官的估算,他布置的任务在下午三点左右,就被杜迪安轻松完成。

    想到几天后的审判所招募,杜迪安没有继续练习,离开训练场后,坐车来到附近一座审判所小分部前。虽然是分部,但建筑气派不凡,跟拾荒者总部一样恢宏大气,单是门口的台阶,就有十八层高。

    杜迪安立刻上前咨询。

    “没错,见习神官招募在五天后的波尔广场举行,你想加入的话,就先去通过初试吧?!泵盼浪档?。

    杜迪安立刻记下,道一声谢,离开了这里,转而乘坐马车来到居民区。

    此刻已经到了黄昏时分,茱拉夫妇都在家里,正在吃晚餐。

    看见杜迪安回来,二人有些惊喜,一番关切询问后,杜迪安向他们道:“商业区的房子已经准备好,我这次回来是带你们过去的,你们如果暂时不想去商业区住的话,可以先跟我去商业区办理一张暂住证,到时你们想去的时候,就随时都可以去?!?br />
    茱拉满脸欣慰和感动,笑着答应下来。

    格雷笑道:“你阿姨一直舍不得这里,住的太久了,跟周围的邻居熟悉,反而不想离开了?!?br />
    杜迪安点点头,知道茱拉的性子,毕竟恋旧情。

    次日。

    杜迪安叫来马车,带茱拉夫妇二人来到商业区,帮他们办好暂住证,顺便带他们去新房看了看。

    茱拉二人极为满意,这房子虽然是商业区的郊区小镇上,但也远比他们居民区住的房子要好。

    杜迪安从保险柜里取出一百枚金币,和房子钥匙一起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打点。

    等到了九点左右,杜迪安才赶到训练场上,青年教官看见他迟到,严厉地批评一顿,然后问其原由。

    杜迪安如实回答。

    青年教官听完后,脸色稍微缓和几分,然后提高了三分之一的任务量,以示惩罚。

    杜迪安一边训练,心中一边回忆着律法知识,神官这个职位对他而言,是一道?;し?,有这个职位在身,他就不再是普通平民!

    虽然,他现在是狩猎者,看似风光,但他的身份依然是平民。

    平民就意味着如果他死掉了,除了梅隆财团会觉得惋惜外,对外界不会引起多大波澜,这也意味着,杀死他所需要付出的风险,并不高。

    转眼间,一天过去。

    杜迪安依然是下午三点左右,就完成了青年教官布置的任务量,这也说明他的射箭熟练度,已经提高了三分之一!

    五天很快过去。

    杜迪安白天练习散射箭术,提高自己的快**准度,晚上从图书馆里找到一些律法的书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复习,每天都熬夜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才睡下,睡眠的时间只有六个小时。

    “教官,我想请假一天?!倍诺习不簧掀胀ǚ?,在训练场上找到青年教官说道。

    青年教官看见他一身打扮,皱眉道:“你要去哪?”

    “有点私事,挺重要?!倍诺习菜档?。

    青年教官看了看他,冷哼一声,道:“去吧,不过今天的任务量我给你记下了?!?br />
    杜迪安大喜,连忙道谢,然后飞快转身离开。

    旁边五人看得目瞪口呆,其中一人反应过来,急忙道:“教官,我也要请假?!?br />
    “滚!”

    ……

    ……

    杜迪安跳上马车,让车夫全速赶往波尔广场。

    半个小时后,马车便来到了波尔广场外面的街道上,停了下来。

    杜迪安听到外面吵哄哄的,掀开车帘望去,顿时吓一跳,只见街道上挤满了人,马车排列得像长龙一样,这些人显然都是过来参加神官考试的。

    “这么多人!”杜迪安感觉到有些压力,跳下了马车,从人群中挤着向前行去。

    他个头虽然高于同龄人,但跟健壮的成年人相比却小巧得多了,在人群中像泥鳅般迅速钻去。途中一个脾气火爆的壮汉肩上背着一个女孩,似乎想让自己的孩子挤到前面去,被杜迪安贴身滑过时挤了一下,顿时火冒三丈地向后面一个少年破口大骂。

    少年被骂得一愣一愣,有些懵。

    挤到一半时,杜迪安忽然看见旁边排成长队的马车中,有一辆精致马车极为眼熟,顿时想起在那个雨夜中看到过。

    “是她!”杜迪安心中惊喜,同时也从这混乱的人群气味中,闻到对方身上那芳香的气味,立刻挤着人群挪动过去。

    在车辆旁一个全身盔甲的骑士看见杜迪安靠近,立刻冷漠地抬起手道:“退后!”

    杜迪安立刻站住,向车厢内大声道:“珍妮!”

    声音混杂在人群中,连喊数声,马车帘子掀开,珍妮满脸吃惊地看着旁边人群中挤得左右摇晃的杜迪安,又惊又喜地道:“是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