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微微皱眉,掀起一小块前帘望去。

    只见天色昏暗的暴雨中,一个披着蓑衣的中年绅士站在自己马车前,手里杵着文明棍,伸出一只手拦在马车前,见马车及时停下,他似乎松了口气,立刻上前,向车夫道:“我们的马车坏了,需要临时征用一下你们的马车?!?br />
    车夫看了看他后面,暴雨影响视线,但还是能看见街边停着一辆精致的贵族式马车,马车内点着油灯,在暴雨中如温热的星火,他犹豫着回头向车内的杜迪安道:“先生,这位……”

    杜迪安不等他说完,摆手道:“不换?!?br />
    那绅士中年人听到车内声音稚嫩,愣了一下,当即上前道:“你好,我是布隆家族的管家,希望能借用下这辆马车,你放心,我会支付你双倍价钱。当然了,我也不会让你淋雨的,你可以到我家小姐的车厢里躲雨,如今天色还早,相信这附近还会有其他马车过来的?!?br />
    杜迪安微微皱眉,布隆家族是梅隆财团的最高层之一,没想到难得出来一趟,就遇上这样的麻烦事,只能道:“抱歉,我也赶时间,你们继续等别的车吧?!?br />
    绅士中年人脸色有些难看,刚想继续说什么,他后面的贵族式马车内传来声音:“德叔,算了吧,你把蓑衣给我,我骑马回去?!?br />
    “小姐,那怎么行?!鄙鹗恐心耆俗砑泵Φ溃骸坝暾饷创?,你骑马会感染风寒的?!?br />
    “没事的,我的身体很结实?!背迪崮诘呐档?。

    绅士中年人见状,急忙劝说。

    杜迪安车厢内听着这声音,忽然有些耳熟,虽然暴雨干扰,但他听觉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这声音他隐隐在哪里听过。徒然,他脑海中闪现过一道身影,急忙道:“你过来一下?!?br />
    绅士中年人听到杜迪安叫他,愣了一下,转过身来道:“你同意了?”

    “嗯?!倍诺习驳阃?,道:“不过我有个要求,我不会离开这辆马车,你们小姐要上来的话,我可以顺道送她回去?!?br />
    “这……”绅士中年人有些犹豫一下,摇头道:“不行,我们小姐不能跟陌生人同处一个车厢?!?br />
    杜迪安听到这话,不禁皱起眉头。

    “没事的,德叔?!蹦浅迪崮谂此档溃骸跋C髌锫砀?,有什么危险会?;の业??!?br />
    绅士中年人一听,看了一眼马车旁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全身盔甲的骑士,犹豫一下,道:“行,不过我要亲自护送小姐你回去?!?br />
    “不行,车内坐不下?!倍诺习擦⒖叹芫?。

    绅士中年人窒了一下,气恼道:“你是什么意思,你对我们家小姐有什么企图?我告诉你,我们布隆家族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br />
    杜迪安皱眉道:“我说的是事实,你自己看不见么?”

    绅士中年人顿时被噎住,确实,这辆马车是小型单人马车,只能坐下两人。

    “好吧,希明,你一定要?;ず眯〗?,绝不能有任何闪失!”绅士中年人犹豫再三,还是同意了,向那位骑士郑重嘱咐道。之所以同意,主要是他从杜迪安的声音来判断,感觉他年龄不大,猜测多半是哪个富商家庭里的孩子,所以没有太过担忧。

    如果对方是个成年人,他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杜迪安见对方答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见中年绅士回到那辆车轱辘坏掉的马车前,撑起一个黑色油布伞,拉开车厢,从里面弯腰出来一个娇小身影,提着裙子,跟随他来到杜迪安的马车前。

    杜迪安推开车门,一眼就看清她的模样,心中更是欢喜,伸手扶她进来。

    “不用?!鄙鹗恐心耆丝醇迪崮诰投诺习惨蝗?,松了口气,又见他毛手毛脚地,当即皱眉推开他的手,搀扶着女孩上车,向杜迪安板着脸严肃道:“绝对不能碰我家小姐,知道么?小姐,如果他敢碰你,你就让希明揍他!”

    女孩一直低着头,坐到车厢后,这才飞快抬头扫了一眼杜迪安,当看到杜迪安的模样时,顿时愣了一下,脸颊上飞快闪过一抹绯红,听到中年绅士的话,下意识地回答道:“好,好的,德叔你自己路上小心?!?br />
    “小姐不必担心我?!敝心晟鹗克档?,然后暗含警告意味地瞪了杜迪安一眼,便关上了车门,以防雨水溅入。

    杜迪安视而不见,直接忽视过去。

    “车夫,去格林顿街一号!”中年管家向车夫道。

    车夫见杜迪安没有吭声,当他是默认,当即答应,扬鞭驱马跑了起来。

    小小车厢内,杜迪安望着挨在身旁的身影,笑道:“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竟然是布隆家族的小姐,上次居然敢欺骗我?!?br />
    “我不是故意的?!迸⑻房戳怂谎?,似乎感觉到自己说话的口气会呼到对方脸上,不禁脸上一红,飞快低下头去。

    她正是上次杜迪安在贵族宴会时,偷溜出来遇见的珍妮。

    “好吧,就当你不是故意的,今天幸好遇见我,否则你就成落汤鸡了?!倍诺习残Φ?。

    “落汤鸡?”珍妮似乎头一次听到这个词,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不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道:“这怪话你是从哪学来的,我才不会那么狼狈呢,我可以一直待在车厢里不出来?!?br />
    “是么,某人不是说要骑马回去么?”杜迪安一下子戳穿,笑道:“没想到你还会骑马,贵族小姐应该不练骑术吧?”

    “是啊,骑马太不淑女?!闭淠萏谷坏溃骸安还?,我觉得骑马很潇洒,而且,女骑士又不是没有,只是数量比较少罢了?!?br />
    杜迪安点头赞同道:“只要有心去做一件事,不管是男是女都行,没太多讲究?!?br />
    “你是这么认为的么?”珍妮转过头,欣喜地凝望着他。

    杜迪安看了一眼,发现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两颗璀璨的宝石,心跳莫名加快几分,收回目光,一本正经地道:“是啊,骑马又不是男人的专利?!?br />
    珍妮脸上露出笑容,道:“可是,我父亲却很不喜欢看见我骑马,每次看见,都会生气,发脾气?!?br />
    “那就偷偷骑啊?!倍诺习菜档?。

    “我就是这么做的?!闭淠萁器锏?。

    杜迪安不禁哈哈大笑。

    ……

    ……

    第七更,求月票,求打赏,求订阅,也求推荐票,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