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掉拜琳的尸体,杜迪安从石堆底下找到她的单手剑,离开了此处,沿途找到一片湖泊,里面隐隐可见一些巨大黑影游动的阴影,他举起单手剑,将其投入湖中。

    尸毁,剑沉。

    杜迪安拍拍手掌,心想就算财团里的调查团追查到一些线索,也不会知道是自己干的,至于另外几人的死,都是被啄脑兽所杀,而唯一被他射杀的格力,他通过气味早已闻到,被黝黑少女等人焚化了。

    “该回壁内了……”杜迪安转身离开,这次在壁外待的时间太久,而且先前偷袭格力时,他浸泡在满是灾雨积水的池子里,不用想也知道身上的核辐射感染得极为严重。

    不过,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核辐射带来的突变从外表还看不出来,等累积到超过百分之十的含量时,身上才会慢慢地出现像贫民区的普通贫民一样的辐射黑斑,或是一些部位的肤色老化、皱褶,甚至有的部位会溃烂。

    而且严重的话,还会绝育。

    不过,在离开前,杜迪安还是再次回到先前找到的要塞里,从里面的军火库中挑选出几杆保留得稍微完好的枪械,另外地雷和手雷,火炮等物也每样挑选一件,丢入储物袋中,送到第九区中。

    一路上依靠嗅觉规避凶险,基本上没遇上什么危险,毕竟,第七区的怪物都被清扫得差不多了,凶恶的怪物早就被第一批前来清扫的狩猎队伍给干掉,剩下的都是保命能力较强的怪物。

    回到第九区后,杜迪安轻车熟路地找到先前藏黑弓的地方,发现这里并没有被人察觉,当即将里面的黑弓掏出,还有两百颗寒晶。

    让他惊讶的是,这寒晶藏在这里两个多月,竟然依然完好无损,完全没有融化迹象。

    杜迪安将黑弓带上,然后将枪械,地雷等物继续藏入到里面,至于寒晶,他只留下一百颗,以他如今的力量,想要猎杀行尸并不难,留一百颗是便于将来在壁外造出秘密据点时,方便研究,不用再去狩猎耽误时间。

    将储藏地点掩盖好后,杜迪安背上其余狩猎到的寒晶,顺着第九区离开,前往巨壁通道前。

    走到一半,天空下雨。

    杜迪安立刻钻进附近残破建筑中避雨,等雨停后,他找到一些大叶植物,编制成雨衣披上,以防在巨壁前等待时,被雨淋湿。

    等回到巨壁前时,杜迪安很快找到通道,不过,通道从内部反锁,这层铁板极厚,就算是他用蛮力也难以破开,甚至,他觉得就算是格莱莉在这里,都未必能拆开。

    杜迪安坐在通道旁,只能等待。

    这就是狩猎者和拾荒者没有按时回归的下场,只能等到下一次通道开启时,才能够一同进入。

    杜迪安只希望,壁内尽快派出拾荒者。

    在等待的同时,杜迪安没有闲着,先前在偷袭射杀时,他就想到螺旋箭,但他清楚,要学会射击螺旋箭是很困难的,螺旋箭固然能提高破坏力,穿透力,但射击轨迹却跟普通箭矢不同,受到的气流影响较大,容易出现偏差。

    “不管怎么说,练习螺旋箭,总好过连珠箭?!倍诺习残闹邪档?。

    螺旋箭和普通箭矢的破坏力,就像穿甲弹和子弹的差距,至少能提高一倍破坏性,甚至是两倍到三倍。当然,如果时间允许的话,等掌握螺旋箭再叠加连珠箭,杀伤力就更可怕了。

    不过,这样的难度,没三五年的练习,估计是难以熟练掌握。

    杜迪安决定先练习螺旋箭,通过这次狩猎,他也愈发觉得,精准度对一个猎人而言,太过重要,若是他偷袭格力时射偏了,那结局就是另一回事了。

    甚至,如果他没有射中黝黑少女,也就无法让啄脑兽杀死她。

    如果没有精准度,哪怕连珠箭学到七八连珠的地步,射偏了,也是毫无意义。

    杜迪安掏出匕首,在箭杆上划出一道道螺旋痕迹,虽然歪歪扭扭,跟工匠打造的没法比,但闲着也是闲着,凑合练练,熟悉熟悉感觉。

    “等回去后,必须好好提高射程,当初没有按部就班地学习连珠箭果然是对的,否则根本没时间去提高精准度和射程,如果我的射程有三百米,五百米,估计这次要杀死拜琳,就不需要费这么多功夫了,尤其是引来那几只啄脑兽时,险些把自己命也搭进去?!?br />
    杜迪安抬起黑弓,奋力拉扯到圆满,箭矢旋转着急速飞驰出去,但到了一百米左右,却呈斜线笔直射在草地上。

    “如果那里有靶子,这偏差的也太厉害了?!倍诺习菜淙涣系铰菪苣?,但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大偏差,难道是自己刻的螺纹太深,导致气流的影响过大?

    他低头看了看,心想大就大吧,慢慢练。

    在不断的射箭和捡箭过程中,时间一点点过去。

    转眼间,六天过去。

    一直封闭不动的通道,在杜迪安跑出去捡箭的时候,忽然出现动静,缓缓推开。

    杜迪安不由得惊喜,他的食物早就见底,这几天都是处于饿肚子状态,若是通道再不打开,他就只能去找些草根填肚了。

    推开通道的是培特,他看见杜迪安时,不禁一愣,有些错愕。

    “迪安?”

    “咦!”

    “你怎么在这?”

    几道声音从培特后面响起,熟悉的声音,正是梅肯、扎奇、沙姆三人。

    杜迪安一看,立刻知道是培特送他们出来拾荒,算算自己的训练日子,确实也到了他们再次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

    “我出来执行任务,跟大队走散了,所以等在这里?!倍诺习残Φ溃骸盎购玫鹊搅四忝?,不然我要活活饿死在这了?!?br />
    “少来,你可没这么容易死?!泵房献吡斯?,笑着道。

    沙姆上下瞧了瞧杜迪安,忍不住道:“是狩猎那些怪物么,你没受伤吧?”

    杜迪安点头道:“算是吧?!?br />
    一旁的培特忍不住道:“你不是在训练么,怎么会派你出来执行任务?”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道:“是紧急任务,财团缺人手,就调我过来了?!?br />
    “可你毕竟是一个新人,财团怎么能这样……”培特脸色复杂,他深知狩猎是何等危险的事,就算是初级狩猎者都会殒命,何况是一个年纪还小的新人,不过,他心底也隐隐明白原因,只能暗暗叹了口气:“没有光明体质,果然不被财团那群人所重视,哎!”

    杜迪安从他的表情大致猜出他的想法,领会到他的心意,心中有些感动,笑道:“不管怎么样,任务已经完成,应该有不少奖励,回头我请客,培特先生请务必赏脸,嗯,你们三个也是,拾荒时小心点,我等着你们回来吃饭?!?br />
    “那要去最豪华的地方!”梅肯不怀好意地笑道。

    扎奇也眼睛放光,道:“我要去贵族吃饭的酒店?!?br />
    “你们就不能替迪安节约一下钱么!”一旁的沙姆听得有些气愤,向杜迪安道:“我们去艾薇酒馆吃吃就好?!?br />
    “靠!”梅肯和扎奇吓一跳,“那还叫节约钱?!”

    杜迪安却听得微愣,不过从他们反应来看就知道,多半是商业区比较知名的顶级酒馆,没想到几个月过去,自己对商业区一无所知,他们反而懂得比自己还多。

    “行行,你们拾荒时注意点安全就行?!倍诺习惨豢诖鹩ο吕?。

    培特笑道:“这次他们去的地方是被拾荒过多次的十三区,基本没什么危险,不会遭遇到上次的行尸,最多只会遇见几只噬骨鼠小魔物,只要小心点别单独行动,基本就没什么危险?!?br />
    “哼,也没什么资源?!泵房闲∩止?。

    培特听得摇头一笑。

    跟梅肯等人同行的拾荒者,还有同一批加入到梅隆财团的其他学员,他们看着杜迪安一身款式精致的战甲,以及手持的黑色战弓,脸色复杂,没想到昔日同期接受训练的人,如今短短时间,却已经成为“大人物”,而自己却原地踏步,为拾荒所得到的少许资源而雀跃。

    杜迪安跟梅肯等人道别后,跟随培特一起进入通道中。

    “等出去后,你先在这里等待一下,我传讯到守净所,让他们派人过来接你?!迸嗵匦Φ?。

    杜迪安点点头,狩猎者跟拾荒者一样,每次回到壁内,都需要接受严格检测。

    ……

    ……

    今天五更是保底,不是上限,而且每章字数也多了一些,老古会一直爆发下去,爆到晚上十二点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