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乱石飞溅,爆炸声仿佛平地响雷,震耳欲聋。

    只见这座岌岌可危的小楼顿时被夷为平地,原地只剩下一些散落的乱石,左右比邻的两座小楼也被爆炸波及,震得垮塌半边。

    硝烟味在空气中漫散开来。

    哐当!

    在旁边垮塌的小楼里,一块石板被推开,杜迪安灰头土脸地爬出,抬头望着这座被夷为平地的小楼,心中震撼,没想到这黄色炸药的破坏力如此惊人,幸好他点燃引线后,及时跳出了小楼,否则也要陪葬。

    他鼻端轻轻嗅动,很快闻到拜琳身上散发出的浓重血腥气味,这气味源头是小楼下方的一处乱石堆中。

    他起身抖落身上灰尘,准备上前搬开石块察看她是死是活,忽然想到上次吃过的暗亏,顿时止住脚步,心想,若是她还活着的话,此刻应该正埋伏在里面,等待自己搬开石块察看尸体时给予致命一击!

    想到此处,杜迪安转身离开了,片刻后,他又回到这里,手里却多出一些布料和枯萎的植物干柴,将其抛在乱石堆前,然后点上火把投掷过去,火把很快将干柴和布料燃烧起来,大火旺盛,熊熊燃烧。

    十多分钟后,大火烧完,遍地灰烬。

    杜迪安看了看,这火焰只烧到石块外面,只有少数掉落在里面,若是她决心隐忍的话,应该还能承受,当即又转身离开,将设置在对面另一座小楼里的两个黄色炸药取出。

    这两个黄色炸药被凹状石壳和泥土封闭,只留一条纸张卷起的引线口露在外面,杜迪安刚想投掷出其中一颗黄色炸弹,忽然想到一事,吓得背上冷汗冒起,急忙转身离开,到一个拐角处,将石壳和泥土黏合的缝隙掰开,将里面的黄色炸药掏出,然后再捧起地面积水,将其缝合,归还成原状。

    做完这些,他再次回到乱石前,将这颗空壳黄色炸药球的引线点燃,等待其燃烧,等烧到只剩下十多厘米时,将其丢向乱石处。

    炸药滚落在石板上,刚黏合的泥土和石壳间的缝隙被震得裂开少许。

    眼看着引线就快燃烧到石壳内,徒然,乱石猛然被推开,一道血淋淋的身影从里面蹿出,飞快抓起黄色炸药,反手投向杜迪安,正中面部!

    杜迪安心中一紧,迅速抬手格挡,将黄色炸药捏住。

    引线稍晚,石壳并没有引爆。

    杜迪安随手丢开,目光阴沉地看着面前这道血淋淋的身影,正是拜琳!

    拜琳全身血肉模糊,左臂从手肘处炸断,身上战甲被炸得反卷,碎片嵌入到自己的身体中,她大口地喘息,死死地盯着杜迪安,在她的脸部有几处火焰灼烧烫过的痕迹,都是新痕,显然是刚才杜迪安燃烧的火焰干柴顺着石块缝隙掉落进去,而且恰好掉在她的脸部!

    可是她忍住了没有做声!

    杜迪安看见她厉鬼般的模样,心底发寒,这样的忍耐力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也让他意识到中级狩猎者是怎样可怕的存在。

    这些想法在心中闪过,杜迪安的身体却在丢开黄色炸药空壳的同时,就迅速握住黑弓,搭箭瞄准。

    嗖!

    箭矢急速射出。

    此刻二人相距十米不到,箭矢的射速极快。

    拜琳看见杜迪安随手丢开石壳,怔了一下,她虽然不认识此物,但那熟悉的“嘶嘶”声说明,这就是击伤她的东西,为何此刻到了杜迪安手里,反而没了声息?

    在发怔的同时,箭矢迎面飞来,她急忙躲避,但两腿伤势太重,侧腹顿时被箭矢射中,强劲力道带动她的身体向后飞去,跌坐在地上。

    至于她的单手剑,早在爆炸时就被炸得脱手而出,不知落在哪处石块下了。

    杜迪安迅速搭起第二支箭,继续射击。

    噗!

    又是命中,射中拜琳的肩膀。

    杜迪安毫不留情,继续搭上第三只箭矢,瞄准其额头!

    拜琳拼尽全身力气,急忙侧身躲避,险之又险地跟箭矢擦脸而过。

    杜迪安眉头一皱,继续反手拔箭,箭筒里的箭矢却空了。

    拜琳回过头来,注意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阴森惨笑,道:“小鬼,想杀我,那就一起死吧!”抬手拔出侧腹上的箭矢,摇摇晃晃地站起,深深地喘息一口气,朝杜迪安飞速跑来。

    杜迪安没有选择逃跑,此刻拜琳一鼓作气爆发出的速度,不管他怎么跑都会被追上,他站在了原地,眼睛死死盯着对方,在两者距离达到三米时,蓦然间,他的手臂猛地抬起。

    嗖!

    一道黑影从手掌中甩出!

    噗地一声,鲜血溅射开来。

    拜琳全速跑动的身体,顿时一个后仰,跌倒在了地上,在她的喉咙处,刺入着一只匕首!

    在如此短的距离,杜迪安投掷匕首的速度,丝毫不逊色于箭速,以至于拜琳没能反应过来,毕竟,她的伤势实在太严重,除非是立刻回到壁内治疗急救,否则就算杜迪安不出手,也会死在壁外。

    “咯咯……”血水从拜琳的嘴里汩汩地冒出,她的身体一颤一颤,这是气管被血液堵住时,身体窒息的本能表现。

    杜迪安没有靠近,而是来到旁边石堆上,捡起几块石头砸向她。

    拜琳身体颤动,眼珠艰难地移动,向下死死地盯着他,嘴巴微微张动,充满愤怒和怨毒。

    杜迪安眉头微皱,冷哼道:“你跟你弟弟倒是挺像的,当初你弟弟死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甘,哦,忘记告诉你,其实你弟弟也是我杀的?!?br />
    闻言,拜琳的眼珠顿时瞪得滚圆,情绪激荡下,牵动喉咙的肌肉,嘴里咳出一大口鲜血,溅射在自己脸上和眼珠上,她嘴里发出“呜呜”地声音,像是喝骂,又像是悲愤的哭泣,抬起两只手臂向杜迪安的方向抓来,但身体受伤太重,已经无法站起,最终,手臂僵硬在半空中,无力地滑落下来,彻底断气。

    杜迪安仔细地看了看,感觉这次不像作假,当即抱起一块大石头小心翼翼地靠近,距离两三米时,将石块狠狠地砸在她脑袋上,嘭地一声闷响,见她依然没有反应,才稍微松了口气,迅速弯下腰按住她喉咙上的匕首,左右摇摆,将整个喉咙和气管彻底割断。

    然而,这次拜琳是真的死了,身体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杜迪安彻底放心,紧绷的身体也松了下来,只觉背上被冷汗湿透,立刻一屁股坐在旁边地上,大口喘息。

    片刻后,等体能稍微恢复一些,他找来一些枯萎的植物,将拜琳的尸体焚化,毁尸灭迹。

    ……

    ……

    今天至少五更以上,求月票,暴走一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