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遍布裂痕的街边小楼里。

    拜琳坐在里面的阴暗处,打开急救包,给右臂和大腿两处爪伤替换纱布,同时警惕着周围,预防随时会出现的偷袭。

    “伪装的这么真,我就不信你不上当!”拜琳心中暗暗道,为了诱捕得更加真实,她特意前往跟自己战力相近的海腥兽喜爱活动的地方,目的就是希望借助海腥兽的爪子,击伤自己。

    这海腥兽的捕猎等级是十七,属于两栖魔物,而且相对于陆地来说,它更喜爱在水里活动,若是在水中战斗,就算是高级狩猎者都会被它撕咬吃掉,但在陆地上,它的战斗力却会削弱不少,以拜琳的狩猎经验和力量,只要小心一些,基本能单独猎杀。

    为演得逼真,她始终全力以赴,而实际上,以这海腥兽的力量,就算她拼尽全力,想要战胜也是极为吃力,所以,她自信自己的伪装绝对没有问题,接下来,就是看杜迪安够不够胆量了。

    替换上新的医疗纱布后,她感觉到右臂和大腿的伤口处依然有些麻木,不禁心中暗恨,海腥兽的爪子带有麻痹毒素,是极为难缠的魔物,若不是她能够控制血液,将爪伤毒素极大程度排出,只怕右臂和大腿早已僵硬得无法动弹。

    “等抓到你,这些疼痛,我都会百倍千倍施加在你身上!”她心中杀意浓烈,将所有恨意都转移到杜迪安身上,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

    在心中愤怒的同时,她控制脸部血液消退,让脸色显得苍白一些,尤其是嘴唇,几乎没有血色,看上去极其虚弱,她缓缓地靠在墙上,轻轻地喘息,手掌却紧紧地攥着单手剑,时刻警戒着,但跟她虚弱的模样相比,这样的警戒举动显得是如此徒劳无力。

    嗖!

    蓦然间,一道冷箭从窗外疾速射来。

    角度斜线朝下,直指她的喉咙部位!

    原本“奄奄一息”的拜琳眼中徒然暴射出精光,身体猛然一个翻滚站起,挥剑间挡开箭矢,目标瞬间锁定箭矢飞来的地方——对面小楼!

    死!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强烈杀意,纵身从窗户跳出,如一匹猎豹般蹿向对面小楼。

    然而,刚来到小楼前,她突然眼皮一跳,心中有几分心惊肉跳的感觉,这是多年狩猎的本能,心底的直觉感觉到一丝恐怖,顿时止住了身体。

    抬起头,她望着箭矢射来的那个窗户,那里早已不见杜迪安的身影,似乎已经逃走。

    她没有急着追,而是仔细凝视着,片刻后,忽然开口道:“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里面,那里应该埋伏好了陷阱吧?”

    窗户处没有动静。

    “隐忍这么久,说明你清楚一旦暴露,我会立刻追上你,将你杀死!”拜琳冷冷地道:“虽然我伪装的逼真,不过以你的性子,应该会在有所准备后,才会向我偷袭吧,毕竟,我的伤口刚染上,要恢复至少需要一天时间,以你的谨慎,不会这么急着偷袭?!?br />
    说的同时,她心底也冷静下来,先前心思被自己的主观思绪所影响,如今站在对方的角度来思考,却看得更清楚。

    窗户处还是没有动静。

    拜琳眉头一皱,难道是自己多虑了?难道他真的跑掉了?

    想到这里,心中有些难受,若是真的将对方放跑了,自己身上的伤岂不是白受了?

    “别装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卑萘彰挥兴佬?,继续道:“躲在里面诱我进去,恰恰说明你的陷阱就布置在里面,但你别忘了,我就算这次不杀你,将来还是有机会杀死你,等你训练期结束,就是你的死期!”

    见窗户处还是没有反应,她心中涌出一股怒气,但竭力克制住了,冷笑道:“那就看看谁的耐心好!”说完,又回到自己的小楼里坐下,心中暗道:“我就不信他不急,他想杀我,这就是我可以利用的地方,主动权在我手里,只要他想行动,就会暴露!”

    坐下来一边休息,她一边盯着对面小楼,渐渐地,心中有些烦躁起来,想到自己堂堂中级狩猎者,却需要这样小心翼翼地警惕一个新人菜鸟,便愤怒恼恨。

    毕竟,随时提防暗箭是很耗损精神的事。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焦躁,心中思索起别的计划。

    随着时间推移,对面小楼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她心想,耗就耗,看谁耗得起!

    转眼间到了晚上,她的精神却愈发警惕起来,夜晚最适合偷袭,自己的视野范围被压缩得太短,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

    到了后半夜,她渐渐感觉到一丝困意,在感觉到精神疲倦时,她徒然惊觉过来,继续这样对耗下去,虽然自己是中级狩猎者,但也会吃不消。毕竟,对方在暗处,可以很放松的待着,而自己却时刻精神高度紧绷,要不了几天就会累垮!

    她忽然明白了杜迪安的打算,那就是活活耗死她!

    这话若是说出去,估计都没有人敢相信,一个初级狩猎者新人,竟然打算耗死一个中级狩猎者,听上去就不可思议,但这样的事,却发生在自己眼前!

    “不行,我得补充精神?!卑萘绽吹叫÷サ紫碌穆サ览?,找到一个没有空隙的角落坐下,靠在墙壁上,周围没有角度可以让箭矢飞来,这让她紧绷的精神稍稍放松几分,闭上了眼睛,进入睡梦中。

    虽然是入睡了,但经?;旒T诒谕?,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惊醒过来,所以她并不担心杜迪安靠近偷袭。

    一晚过去,风平浪静。

    拜琳苏醒过来,看见外面照耀的晨光,没想到一夜过去,杜迪安却没有再次偷袭,难道下午真的是自己多虑了?她心中有些恼怒起来,暗想就算里面有陷阱,以他一个新人布置的陷阱手段,又能有多少杀伤力?

    她知道,自己会多虑,主要是杜迪安先前接二连三的表现太过惊人,让她不得不谨慎对待,然而仔细想想,对方毕竟是一个孩子,从没有进行过狩猎,就算鬼点子多,但心性还是差得太远了,兴许是真的看见自己虚弱的模样,而忍不住出手了呢?

    她懊恼地一剑劈在旁边墙上,心中既是自责又是愤怒,苦心筹划的计谋,竟然被自己错失了!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布置的什么陷阱,该死的小鬼!”她咬牙切齿地看着小楼,持剑走了过去。

    刚进入小楼内,淡淡的潮湿腐烂气味扑面而来,周围光线昏暗,但从墙壁裂痕和窗户依稀有微光照耀进来,借助少许的微光,她的视线基本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目光四处巡视,察看着陷阱。

    虽然她不是盗贼,但毕竟是中级狩猎者,经验丰富,见识过的陷阱极多,而且队伍里有罗琳经常布置陷阱,她也从旁看出了一些门道。

    此刻在小楼的三层楼顶上,一道身影靠在墙内,正是杜迪安。

    昨天偷袭一箭失败后,他并没有离开小楼,毕竟这里就是他埋伏炸药的地方,一旦离开此处,反而更加危险。当拜琳在楼下叫唤时,他本想出声激将,但后来又想到,以对方的丰富经验,应该早就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与其利用愤怒,不如利用其好奇心。

    因此,任凭拜琳如何叫唤,他都没有出声,目的就是故弄玄虚,顺便还能激怒对方,影响其判断。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拜琳并没有进来。

    就在他认为这个埋伏计划失败,已经在思考其它新的计划时,没想到此刻反而听到对方进楼了!

    “她应该还是想要确认一下,我到底有没有离开,看来不过是多么优秀的狩猎者,纵然能压制住愤怒,但还是无法化解愤怒?!倍诺习惭壑猩凉凰啃朔苤?,迅速来到事先准备的地方。

    拜琳顺着垮塌几阶的楼道,来到二楼,四处扫视一眼,依然没有看见任何陷阱,这让她的心情反而越来越愤怒,就像被戏耍一般。

    忽然,她听到细微的“嘶嘶”声,仿佛十几条毒蛇在吐蛇信子。

    “又是利用魔物?”拜琳微怔,下一刻眼眸亮起,“他还在!”

    他握紧单手剑,准备朝三楼而去,虽然考虑到埋伏,但她的魔痕能力恰好能克制一些有毒素的魔物,就算实在打不过,也能逃跑。

    就在她刚跑到一半时,徒然——

    轰?。?!

    突如其来地猛烈爆炸声,瞬间淹没整座小楼!

    从一楼到三楼,全部炸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