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来到坦克前,上下打量一眼,坦克表层油漆已经脱落,顶盖上的重机枪被苔藓和灰尘厚厚盖住,像一层石头雕塑。

    “不知道里面的零件腐朽没?!倍诺习材抗馍炼?,爬上了坦克,将早已被灰尘堵塞的重机枪抱起,丢到一旁地上,掀开坦克盖,跳了进去。

    吼!

    刚一落下,一道沙哑吼叫声从背后传来。

    杜迪安早已闻到,匕首迅速反身划过,刺入到扑来的这具军绿色服装的年轻行尸喉咙中,他一头棕色头发,跟其他行尸一样猩绿色眸子,从相貌来看,是个外国人。

    “咯咯……”行尸喉咙传出溺水般的声音,软软倒下。

    杜迪安注意到他军服上褪色的国徽,是西方美利坚国家的,他心中有些疑惑,但很快想到一个地方——自由城邦。

    在灾难来临时,首先遭到毁灭打击的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帝国,当时大量西方难民被运输到亚洲,进入北方俄国境内。彼时全球各国统一战线,相互援助,接受难民上限的法律早已被废弃,至少有数千万西方难民被送入到俄国中,原因无他,俄国的领土是亚洲最大的,而且俄国本土人口并不多,土地面积有大量荒废,能够容纳下这么多难民。

    其次,俄国境内有大量前苏联建设的防空地道,也是作为避难所的极佳选择。

    “难道说,在我沉睡后,父亲将冷冻仓送入到了自由城邦中?”杜迪安想到从这壁外所见的建筑类型,愈发觉得有这个可能,“难道是自由城邦造出了这样的巨壁,父亲觉得在这巨壁内比较安全,所以将我送了过来?可是,我记得在我沉睡时,所谓的自由城邦,还是一片难民聚集地,荒芜一片,怎么可能造出巨壁?“

    “就算能造出,也应该是在材料丰富的地区造出,而安置难民的地方,材料贫瘠,单是运输就很耗费时间?!?br />
    杜迪安想到那仰望都难以看见顶的巨壁,心中不自禁地浮现出另一个想法,“这巨壁城墙……真的是我们人类制造的么?”

    他心中微微颤栗,感觉自己所知道的还是太少了。这时,肚子又传来几分饥饿感,他醒悟过来,眼前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立刻踢开这具行尸的尸体,察看起这坦克的内部。

    只是扫一眼,杜迪安就失望地发现,坦克内也早已荒废,三百年的时间所造成的伤害太可怕。

    离开坦克,杜迪安继续潜入要塞。

    凭着嗅觉,一路上哪里沉睡着行尸都能感应到,能避开的就避开,不能避开的直接摸上去将其斩杀。

    “没想到,这些行尸也会睡觉?!倍诺习残闹猩凉庋桓瞿钔?。

    很快,他来到要塞内部,里面光线昏暗,但丝毫不影响他的视线。

    吼!

    一只行尸从拐角处扑出来。

    杜迪安早有准备,匕首递进,精准地刺入它的脸孔,将它钉死在墙上。

    在吸收上百颗寒晶后,他感觉自己的体质已经丝毫不逊色其他初级狩猎者,先前在那黝黑少女等人逃命时,他发现自己能够稳稳地跟上他们的速度。要知道,黝黑少女等人可是吓得亡命而逃,速度早就超过极限,可见他的体质比起他们,甚至还要强上几分。

    不过,如果是正面作战的话,杜迪安依然没有把握,毕竟,他的搏杀经验实在太少。

    而且通过这次的偷袭猎杀,他心有体会,战斗并非单纯的比拼双方的速度、力量等硬性数据,毕竟没有人会傻到跟你一刀一枪的你来我往硬拼。

    地形,天气,心情等等方面,都是影响战斗的因素,甚至会造成逆转性的作用!

    抽出匕首后,杜迪安继续顺着黑暗甬道里前行,找寻储藏军火的地方。

    吱呀一声,推开一个房间,里面沉睡的三只行尸顿时微微抬起头,渐渐苏醒过来。

    杜迪安没给它们反应的机会,迅速逼近,匕首贯穿其中一只头颅,抽刀的同时反身急速刺向另一只。这只行尸刚张开嘴巴,准备吼叫,就被匕首贯穿,顿时毙命。

    这时,另一只行尸已经完全苏醒,咆哮着张牙舞爪地扑来。

    杜迪安迅速欺身而上,弯腰躲过它爪子的同时,迅速刺出匕首。

    噗地一声,一击命中。这行尸身体颤抖一下,渐渐倒下。

    杜迪安吐了口气,感觉手心有些冷汗,同时心底又有些兴奋。

    解决掉行尸,杜迪安打量着这个房间,顿时发现这是一个指挥作战的房间,那几只行尸肩上的军徽都是一颗金星,应该是少将级别。

    他的目光很快被桌面上一张地图吸引过去,这地图摊开极大,正是旧时代的亚洲地图,虽然地图不少地方被房顶脱落的灰尘,和老鼠爬动沾染的水渍给破坏,但依然能看出大致轮廓。

    “如此说来,这里很可能真的是亚洲的俄罗斯国境内了?!倍诺习残闹邪档?,忽然又想到,其他被清扫过的区域中,应该也有这样的要塞,里面的地图应该被拾荒者带了回去,壁内的那些人,应该知了道这个世界的真正面貌是何等的辽阔。

    “拾荒回去送入到壁内的东西,都交给「元素神殿」去评估,而元素神殿跟光明教廷似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光明教廷能够立足,又跟巨壁的统治者,也就是巨壁的军部分不开关系……”杜迪安眼中流露出几分思索,“元素神殿应该掌握了不少东西,或者说,巨壁的高层应该掌握了不少东西,但有些东西,却没有公布出来,原因是什么?仅仅因为这些东西亵渎了对神的信仰?”

    他皱着眉头,想不明白,就算是想利用信仰去教化普通民众,但旧时代一样存在着宗教,国家一样管理得很好。

    摇了摇头,杜迪安没有继续深思,将地图收起,转身继续去要塞其他地方寻找。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找到了这座要塞的军火库。

    “这,这么多……”杜迪安看着堆码得整整齐齐的枪械,地雷,手榴弹等军火,心中惊喜,这座要塞简直是一个大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