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早就计算好退路!”黝黑少女有些咋舌,“这怎么可能是一个菜?11??,难道他是故意将气味暴露给你,引我们来到他埋伏的地方?”

    格力脸色阴沉,没有回答。

    “分开追太危险了吧?!摈詈谏倥凰祷?,迟疑道:“对方可是让队长受伤的人,就算追上了,我们也未必能应付,反而会被逐一击破!”

    格力稍一思索,道:“也好,我想到一个办法辨别了,就算他混合噬骨鼠的气味,让我们无法追踪到他,但这些噬骨鼠跑动的轨迹,跟人类是不同的,甚至有的跑几步就懒得跑!当然,哪只懒得跑的噬骨鼠,也很有可能是他伪装的,不管怎样,我先来辨别下?!?br />
    他急促呼吸,让气味以最大程度飘入鼻端上侧的鼻粘膜的嗅觉细胞上,刹那间,周围的一切气味清晰起来,雨水的气味,苔藓的气味,地面散落尸体腐臭的气味,石块上淡淡的腐朽气味等等,全都在他脑海构成一个感官地图。

    五秒不到,他迅速睁开眼睛,道:“跟我来?!狈伤倨鸩匠桓龇较蚺苋?。

    黝黑少女惊喜道:“找到了?”

    “不能确定?!?br />
    二人一前一后追去,很快来到一个开阔的广场前,地面有大量积水,散落着一些魔物的骸骨和腐烂的行尸肢体,以及苔藓和漆黑枯树断枝。

    格力抬手指向一个方向,那里是一处倒塌的乱石,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乱石中有几块石头上苔藓较少。

    “竟然躲在那里!”黝黑少女眼睛一亮,苔藓较少,说明是人为动过,很可能就是那人事先预留的躲避点!不过,她不敢大意,如果那人真的躲在那里面,说明在那里肯定有陷阱!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仔细地勘察周围地形,以及石块的摆设,以防有什么机关。

    格力跟在她后面,到了这个时候,他所能做到的极为有限,只能指望黝黑少女找到陷阱。

    “里面应该有个洞穴,气味在不断朝里面深入?!备窳Φ蜕?,同时皱起眉头,全身肌肉紧绷起来。

    黝黑少女握住短刃,认真地察看着,听到格力的话,当即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察看,从拜琳脸上的箭上,他们二人已经初步确定,敌人是猎人,既然如此,她自信在近战方面,盗贼是绝对胜过猎人的,也只有战士和骑士让她无法奈何,当然,这里指的都是光明正大的正面战斗。

    所以,她只要小心敌人不会从石堆中找到角度偷袭她就行。

    二人一前一后地靠近石堆。

    昏沉的天空中,乌云在二人头顶旋转,隐隐大雨将至!

    “它在里面四十米处?!备窳τ眉偷纳舯ㄗ牌兜男卸?。

    气味跑得越远,二人靠得石堆越近。

    “没有陷阱?!摈詈谏倥迤鹈纪?,心中紧张,越是没有陷阱,反而越让她觉得可怕。

    当二人来到石堆前十多米处时——

    徒然,水声哗啦啦地响起,然而却不是来自头顶,而是从两人背后!

    二人全身紧绷的肌肉,几乎条件反射地骇然回头望去。

    嗖!

    一道利箭如银光,穿透站在后面的格力喉咙上!

    瞬间贯穿!

    格力瞪大眼珠,捂着喉咙,发出痛苦地“咯咯”声,倒了下去。

    黝黑少女瞳孔紧缩,只见在他们背后的广场中央,是一个脏兮兮的水池,里面漂浮着各种腐烂物,包括浸泡得膨胀的噬骨鼠的尸体,然而此刻,在这水池里,竟然一跃而起一道身影,正是杜迪安!

    竟然躲在水池里?!

    黝黑少女心跳发颤,见杜迪安跳落到水池边缘站稳,继续搭箭射来,吓得急忙抓住格力的身体护在面前,却没有逃跑,而是朝杜迪安逼近过去。

    她知道,若是跟一个猎人拉开距离,对方有一百种方法玩死她!

    唯一的机会,就是近身肉搏!

    她相信,对方应该不是中级狩猎者,否则根本不需要施展计谋,直接正面战斗,就能轻易杀死她和格力,因此,她并非没有战胜的希望!

    嗖!

    第二箭补上,射在格力的脸部,他已经气若游丝的生命,顿时中止。

    杜迪安看见对方飞快逼近的身影,脸色微变,迅速转身就跑,一边跑的同时,一边飞速搭箭,一旦对方丢弃尸体追上来,就射箭掩护。

    他此刻同样心脏怦怦狂跳,从水池骤然跳出射杀,极其考验精准度,幸好他这段时间苦练基础射箭,精准度跟同期的其他狩猎者相比高出一倍有余。

    嗖!

    杜迪安跑向后方一个高楼。

    黝黑少女见对方跑了,心中又是气又是怕,刚准备松开格力的尸体追去,却看见一箭射来,吓得急忙举起格力尸体抵挡,这一箭射在胸口。

    她透过格力腋下部位瞄去,却见杜迪安头也不回地跑进后方一座高楼中,顿时有些迟疑起来。

    无论是先前拜琳受伤,还是此刻追踪时格力被杀,都让她见识到对方的可怕计谋,她不敢确定,那后面的高楼中,会不会还有埋伏在等着她,毕竟,她要察觉出陷阱,也是需要时间的,不可能一眼就能瞧出别人布下的陷阱,而这段时间,大楼暗处却躲着一个猎人,想想就可怕!

    怎么办?

    她犹豫不定,最终还是一咬牙,拖着格力的尸体转身离开了广场,来到广场边缘一处蹲下,拉起包里的魔烟弹释放而出,淡红色的烟雾飘出,带有一股香味,是红色烟雾的植物粉末。

    杜迪安跑到高楼上,见对方没有追来,心中既松了口气,又有些遗憾,在高楼底下他还设置了一个陷阱,不过他也没有把握依靠那陷阱杀死一个初级狩猎者,毕竟,他制作陷阱并不擅长,纯粹是靠自己的脑子,并没有系统性地学习过。

    “还好还好?!倍诺习部吭谇缴?,微微喘息,望着广场外飘起的红色烟雾,知道对方在释放信号,这在他的预料中,不过,他并不怕什么,对方只追来三人,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且队伍里唯一的具备追踪能力的人被他杀了,如今就像瞎子一样,反而他能依靠气味追踪,躲在暗处袭击。

    “她见到了我的模样,虽然愤怒,但从她的性格来看,谨慎又自私,在没有绝对把握前,应该不会继续追踪,毕竟想追踪也没办法,可惜,她的魔痕能力是‘血腥者’魔痕,能操控体内血液,涂抹在箭矢上的行尸血液无法对她构成感染?!倍诺习材抗馍炼?,飞速盘算。

    ……

    ……

    推荐一本朋友的朋友的书,《超级仙学院》,玄幻爽文,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