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区,一条残垣断壁的废墟街道上。

    二三十具行尸的尸体躺在地上,头颅被斩断或切开,腐烂的身躯散发出淡淡的腥臭味,引来一些嗜血蝇虫飞来,扑在尸躯上啃咬。

    五道身影坐在尸躯旁的石堆上,掏出干粮,享用着当日的午餐,丝毫不受周围腥臭气味的干扰。

    “再猎杀到一只恐爪兽,咱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卑萘找槐叱宰鸥闪?,一边扫视着手里的地图,思索着恐爪兽喜爱栖息的地方。

    旁边的格力笑道:“算上之前从三号区狩猎时的魔金矿发现,等完成这次的清扫任务后,队长你积攒的积分应该够买一滴「天使血液」了吧,到时魔痕再次蜕变,你就是咱们财团里第三位高级狩猎者了?!?br />
    “还得看运气?!卑萘丈裆?,并没有太过兴奋。

    “我相信队长你绝对能够成功?!绷硪桓龇羯詈谏倥?。

    其他几人也连忙道喜,似乎比拜琳本人更有信心。

    “这件事暂且不论,格力你准备一下,等下一只恐爪兽找到后,就按照先前的计划行事,你假装受伤,我会向「黑阁」的人传讯,说咱们遭遇到罕见赐名魔物,让他们派遣具有气味追踪的魔痕能力者过来?!卑萘蘸仙系赝?,脸上露出几分冷酷之色道。

    格力一笑,道:“保在我身上,绝对装得跟真的一样?!?br />
    “不过,财团会舍得派那小子出来么?”黝黑肤色少女问道。

    拜琳淡然一笑,道:“当然会!你太不了解财团的做法了,目前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财团里几个具备气味追踪魔痕能力的狩猎者,要么在壁外执行任务,要么受伤。这小鬼虽然是个新人,而且具备罕见赐名魔痕,但终究还是没有「光明体质」的普通人,再怎么有潜力,也是白费,没听说财团都懒得花资源将他送到狩猎者学校去栽培么?”

    黝黑肤色少女想了想,点头道:“也是,等财团将这小鬼调入到咱们队伍,嘿,到时还不得任凭揉捏,等折磨累了,再将他废了丢到尸群中,毁尸灭迹,到时回去跟财团说一声,是这小鬼冒冒失失,将咱们找到的罕见赐名魔物吓跑了,就算财团对咱们有所怀疑,也没什么可说的?!?br />
    其他几人相视一笑。

    拜琳微微眯了眯眼,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关注杜迪安的情况,早就等得迫不及待了。

    “注意别留下什么把柄,别被财团里的调查团给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虽然就算财团知道了,也不会对咱们怎样,但财团挺反感这样内斗消耗的事,会逐渐边缘化咱们,甚至会将危险的任务派给咱们?!备窳π愿癯廖?,向拜琳嘱咐了一句道。

    “自然?!卑萘盏坏?。

    几人边吃边聊,很快用餐结束,拜琳站起拍拍身上灰尘,道:“等会儿去红湖那一带看看,那里可能会有恐爪兽踪迹?!?br />
    “嗯?!奔溉说阃?。

    收拾一番,众人跟在拜琳身后,顺着地图的指引,前往一处在地图上是湖泊的地方。

    ……

    ……

    杜迪安感受着寒晶渐渐消失在掌心,短短片刻,他已经吸收三十颗寒晶,身体依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视觉和听觉都隐隐提升不少,尤其是嗅觉,先前只能模糊感应到拜琳那女人的大概位置,此刻却能将这范围缩小到上千米直径内。

    杜迪安一边吸收,一边顺着气味悄悄追踪过去,同时将身上各处涂抹上新的一层行尸粉末,保证气味不被对方察觉。

    等吸收到上百颗时,杜迪安渐渐感觉到体内一阵燥热,体温似乎稍微上涨不少,他立刻停手,不敢再继续吸收寒晶,同时心底也暗暗心惊,在吸收的过程中,竟有一种上瘾似的爽感,等回过神来,才有几分后怕,要知道,这些寒晶每颗都是乒乓球大小,上百颗就算融化成水,也是好几瓶的容量。

    此刻就这样流入到体内,就算是一次性吊盐水这么多量,都会让人难受。

    随着停止吸收寒晶,杜迪安感觉体温渐渐又恢复到正常,他松了口气,不敢再继续一次性吸收过多,将剩下的寒晶包好,沿途找一个地点藏起来,然后背上弓和箭筒,追逐着拜琳的气味偷偷摸去。

    二者的距离越来越近,拜琳等人的行动速度较慢,似乎沿途还在狩猎。而杜迪安却是涂抹行尸粉末,全速潜行飞奔,并且是一路呈直线方式靠近。

    “埋伏,射杀,我的射程太近,就算秒杀了拜琳,她旁边另外几人也会找到我,将我击毙?!倍诺习蚕窳匀阋槐咦犯?,一边心思飞快转动,“单靠弓箭,还不够!只能依靠第三方力量,就是装备,环境!陷阱也属于装备的一种,虽然是盗贼装备,但没有规定猎人就不能用陷阱,只是制作的太粗糙,他们中若是有盗贼的话,肯定不会上当……”

    他目光深沉,脑海中诸多念头闪烁。

    时间流逝。

    转眼间,两天过去。

    此刻正值灾雨季,壁外的天空混浊一片,白天也光线昏暗,照着废墟般的城市,如末日般荒凉。

    一场大雨刚刚洗过空气,空气中腐烂的气味似乎清新许多。

    红湖地带,浩大的湖泊边缘,杂草长得极为茂密,将湖边的道路完全掩盖,栓在湖边的观光船只,也早已腐烂,船影如骷髅,只剩腐朽的铁皮空架,甚至有的船只早已覆没,只剩下一截烂掉的绳子无力地栓在岸边,随着湖水波涛轻轻摇晃,稍微用力,就能扯断。

    拜琳等人蹲在一处草丛边,偷偷观望着附近,他们来到这里已经蹲点两天,按照往日的狩猎蹲点来看,既不算长,也绝对不短。

    “没有恐爪兽的气味,脚印是很多天以前留下的,应该早就走远了吧?!狈羯詈谏倥行┦ツ托牡?。

    拜琳沉声道:“它既然来过这里,就肯定会再来?!?br />
    几人只能继续屏息等待。忽然,格力鼻子微微嗅动,脸色微变,低声道:“我们被人跟踪了?!?br />
    “跟踪?”拜琳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道:“是别的小队?”

    “不是,只有一个人?!备窳χ迕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