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织者颈脖处的鲜血流得越来越多,尖锐剧痛和体力的流失让它惊恐起来,左右冲突,想要脱逃。

    但格莱莉和骑士青年都是经验丰富的狩猎老手,完全不给它冲出包围圈的机会,一旦黑织者扑上来拼命,就迅速后退,根本不和它硬碰硬。

    反复的冲突无果后,黑织者的体力也被消磨得越来越弱,动作也变得愈发迟缓,即便是骑士青年都能轻易躲开它的扑击。

    格莱莉见时机差不多,瞅准一个机会,在骑士青年骚扰的同时,骤然从背后扑去。

    尖锐匕首如獠牙般,狠狠刺向黑织者的侧腹。

    然而,本来迟缓无力的黑织者,却徒然扭过头来,反应快得惊人,回头朝格莱莉喷出一口白色丝状物质。

    这丝状物质弹射的速度极快,瞬间命中格莱莉,顿时将她手脚缠绕,同时,白丝上似乎有极强的腐蚀性,她被缠绕的部位狩猎战甲逐渐腐蚀。

    这反转的一幕让几人大吃一惊,格莱莉急忙向后翻滚,匆忙地躲避黑织者的后续扑击。

    然而,黑织者似乎发狂一般,一击没中,穷追不舍地继续扑向她。

    格莱莉脸色惊骇,急忙左右躲蹿。

    这时,骑士青年和持刀青年见事情不妙,急忙上前牵制,同时远处的猎人青年也迅速射箭,试图打乱黑织者的攻击。

    面对三人的牵制,黑织者不管不顾,一心追赶格莱莉。此刻格莱莉上半身被白丝缠绕,表面的狩猎战甲已经腐蚀得表层凹陷,估计再过不久就会触碰到内甲,然后是肌肤,那时将造成极严重的伤害。

    而此刻在黑织者的追赶下,格莱莉根本没时间去清理身上的白丝,只能仓惶躲避。

    杜迪安看得脸色一变,再这样下去格莱莉就危险了,他不再迟疑,向加特道:“我们也去帮忙!”

    加特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杜迪安已经掏出背上的战弓,小跑着来到那位猎人青年前方两百多米的位置,毕竟,他的有效射程距离可不像那猎人青年这么远,最多只有百米距离,而且在百米内还是静止靶子才能命中。

    幸好,此刻黑织者一心要杀格莱莉,就连旁边的骑士青年和持刀青年都没有去理会。杜迪安跟随着黑织者的追赶,跑到它的百米范围内,飞速拔箭,瞄准黑织者的头颅。

    这一刻,他立刻体会到射击移动靶和静止靶的区别,黑织者不断晃动的脑袋,让他难以瞄准,心中不自禁地涌出几分烦躁的感觉,他深深吸气,死死盯着黑织者的头,凝视着那追赶时扑击的姿势轨迹,从凌乱的轨迹中和连续高低的起伏中,渐渐找到几分熟悉的轨迹,那就正是黑织者身躯造成的动作上的规律。

    嗖!

    杜迪安松开箭弦,箭矢破空飞出!

    嘭地一声,射落在黑织者的嘴角硬壳处,只留下一个小小凹痕,便掉落在地上。

    杜迪安没有灰心,迅速搭箭,第二支箭矢再次瞄准,射出!

    嘭地一声,依然射在黑织者的脑袋硬壳上,没造成伤害,同样也没吸引到黑织者的注意。

    这时,格莱莉已经被黑织者逼入到一个街道拐角口,后面是倒塌的乱石堆,若在平时对她而言如履平地,但此刻却给躲避造成极大障碍,脚掌一绊,突然跌倒下去,她不禁脸色一变。

    黑织者嘶吼着扑了过去,扁状脑袋朝她咬去。

    格莱莉急忙握住匕首,紧紧盯着黑织者咬来的脑袋下侧,那里是硬壳的关节部位,也是致命部位,这是她唯一活命的机会,她必须自己争??!

    在这生死瞬息刹那,远处的杜迪安顿时眯起眼睛,在格莱莉跌倒的那一刻,他心中没有焦虑,反而格外的空灵,脑海中本能地浮现出黑织者接下来的举动,他手指一松,箭矢猛地破空飞去!

    噗!

    噗!

    连续两道血溅声响起。

    黑织者惨叫一声,扑倒下去,沉重的身体压倒在格莱莉身上,将其掩盖。

    杜迪安连忙望去,立刻见到插在黑织者血红眼珠上的箭矢,心中一阵暗喜,紧接着又想到格莱莉的安危,不禁心中一紧,握紧战弓,等待近处的骑士青年二人上去察看,若是它还有战斗余力,他第一时间就准备先撤!

    骑士青年二人小心翼翼地上前,立刻见到大片鲜血从黑织者脑袋下流出,他们对视一眼,突然,黑织者的身体微微拱起,二人吓得一跳,再次看去时,却是格莱莉浑身血淋淋地托起黑织者的身躯,从它身下爬出,全身战甲上染着鲜血和腐臭的气味。

    见此,众人顿时松了口气。

    格莱莉用匕首割断身上的白丝,虽然全身染着鲜血,但她脸上却露出前所未有的开心笑容,只是这笑容被鲜血沐浴,显得格外妖异。

    杜迪安望着她身上的鲜血,忽然想到,她此刻应该正在吸收黑织者血液里的那寄生魔虫,等那魔虫霸占她先前的魔痕位置时,就会取代先前的魔痕能力!

    在狩猎者训练时,杜迪安也了解到,每个人只能掌握一种魔痕!

    一旦某个人体或者怪物体内的寄生魔虫达到两只,它们就会互相残杀!就像一山不容二虎,必须有一个死去,当然,还有极其微小的几率,是两只寄生魔虫势均力敌,同归于??!

    而寄生魔虫一旦进入人体,就会很快死去,尸躯变成魔痕,如果有新的寄生魔虫到来,就会吃掉先前寄生魔虫的尸躯,然后同样会死去,尸躯化作新的魔痕!

    这让杜迪安很好奇,为什么寄生魔虫在怪物体内能够存活,但到了人体却会死去?不过,他没有深入去想,这个问题,大概是各大财团和光明教廷都迫切想要解开的谜题吧。

    “终于死了?!逼锸壳嗄晖绷送焙谥叩纳砬?,见彻底不再动弹,这才松了口气,向格莱莉道:“你没事吧?”

    格莱莉满脸微笑,道:“前所未有的好!”忽然想到什么,向远处走来的猎人青年道:“还得多亏你刚才的一箭,射中了它的眼睛,才让它的身体出现偏差,也让我一击必中?!?br />
    猎人青年有些尴尬,道:“那一箭不是我射的,是迪安?!比羰窍惹?,他还会称呼杜迪安是“小家伙”,但见到那一箭的精准后,他对这个新人却不敢再小觑了。

    “迪安?”格莱莉有些吃惊,转头看了一眼走来的杜迪安和加特,立刻看见杜迪安手里握着的战弓,恍悟过来,这才想起杜迪安也是一名猎人,不由得惊叹道:“你是拾荒者出身吧,在财团接受训练多久了,箭法竟然能比得上专业的正规狩猎者?!?br />
    杜迪安知道那一箭完全是运气,真论箭矢自己跟这猎人青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道:“只是幸运罢了,能帮到你就真是太好了?!?br />
    格莱莉笑道:“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这次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才是?!?br />
    杜迪安笑了笑,没说什么,过于谦虚反倒矫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