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黑织者落地,众人终于看清了它的模样,体形像一只巨蛛,匍匐高度约两米左右,体长却近五米,腹下八条黑色尖刺蛛腿,每条腿有三段关节,灵活多变,在前端部位是两只蟹钳般的肢体,从钳镰内侧的锯齿状凸粒来看,显然破坏力极为可怕。

    在其身体各个部位,都是黑色硬壳,没有毛发,腹部极为臃肿,像蛛肚,但其末尾处,却有一条硬质鳞片的大尾,像遍布尖刺的粗鞭。

    杜迪安远远看到这黑织者,心底便泛起一股寒气,单从这狰狞可怖的外表,就知道其战斗力极端可怕,不禁为格莱莉担忧起来。

    “吱——”

    黑织者尖锐地叫着,充满急躁和气愤,此刻它的八条尖腿,有四根断裂,其中一根是旧伤,尚处于重新生长当中,此刻仅存的四条尖腿支撑着身体,虎视眈眈地盯着格莱莉。

    格莱莉见它终于从土里出来,知道它一时半会儿是跑不掉了,心底松了口气的同时,先前积压的杀意也止不住地沸腾起来,手臂微微一晃,绑腿上的匕首像是磁石般被吸到她手里,拔出的动作快到难以看清,显然是已经熟练到深入骨髓的地步。

    双手持着匕首,她死死盯着黑织者,一步步地从正面靠近过去。

    虽然,她擅长的是偷袭刺杀,但这个队伍里,并没有能够从正面牵制住黑织者的存在,她只能担当起战士的角色,从正面硬碰硬!

    黑织者扁状的脑袋上两只猩红细小的眼珠死死盯着格莱莉,透明的黏液从下巴后面滴落下来,在一阵静止中,徒然四腿弹射,扑向格莱莉。

    两者体积完全不成比,但格莱莉脸色冰冷无比,没有丝毫惧色,在黑织者扑来的瞬间,反应极其迅速地身体一晃,如残影般绕到侧面,迅速一个起跳,纵身朝黑织者侧腹斩去。

    黑织者前扑的动作还没有收住力,此刻遭受格莱莉的侧面袭击,身体来不及反应。然而,它的脑袋突然左转,从嘴巴处喷射出一片白色丝状物体。

    格莱莉脸色微变,身体迅速旋转卸力,改变攻击方向,惊险万分地躲避开来。

    刚躲避过白色丝状物体,格莱莉便迅速脚掌发力,再次逼近黑织者,手里的匕首急速斩向它后半身的一只尖腿上,无论是攻击的部位还是出手的角度,都仿佛刚刚好。

    杜迪安看得眼眸发亮,这格莱莉先前避开白丝,与其说是躲避,倒不如说是调整方位,使得再一次的攻击更加准狠!

    噗地一声,黑织者的尖腿顿时折断,掉落下来。

    “吱——”

    黑织者痛得尖叫一声,如指甲挠玻璃,极其刺耳。

    杜迪安听得额上血管跳动,有几分晕眩头痛的感觉。

    格莱莉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落地后再一次冲去,丝毫不给黑织者喘息的机会。

    黑织者的身体落在地上,却没有再次起跳,而是忽然矮身趴下,在格莱莉再一次攻来时,身后的尾巴猛然扫出。

    格莱莉听到风声,脸色一变,急忙侧身躲避,惊险万分地避开,再次跟黑织者拉开了距离。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只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前后不过短短两三秒时间。

    嗖!嗖!嗖!

    这时,猎人弓箭手的箭矢连续射出,一箭箭刺向黑织者,其中一箭刺向它的眼珠,位置却稍偏了半公分,刺在眼珠下的硬壳部位。

    短短半公分的偏差,造成的结果却是天差地别,可见弓箭的精准度是何等重要。

    杜迪安和加特在一旁观战,看得惋惜不已。

    这时,那骑士青年和持刀青年分散开来,跟格莱莉呈三个不同方向,包围着这黑织者。

    黑织者趴在地上,左右环望,似乎也感觉到棘手,不停发出示威般地尖锐叫声。

    骑士青年和腿部受伤的持刀青年同样不敢冒然出手,他们知道自己跟这黑织者相比,没有半分战斗能力可言,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帮格莱莉掠阵,以免格莱莉负伤,或是陷入绝境?;?。

    格莱莉微微喘息,并不急着出手,她在等待。

    黑织者似乎渐渐急躁起来,身上断掉几条腿,血流不止,让它的体能在逐渐流失,这样继续等待下去,它只会更加虚弱。它左右看着格莱莉和骑士青年,似乎在找寻合适的出手机会。

    一时间,空地上一片寂静。

    几分钟后,不安扭动的黑织者终于按捺不住出手了,扑向旁边的骑士青年。

    骑士青年脸色一变,急忙后退,警示性地挥舞着长枪。

    然而,黑织者一个扑进,脑袋下的蟹钳般的肢体顿时夹住长枪,咔嚓一声,坚固的枪杆轻易被夹断!

    就在它攻击骑士青年时,格莱莉也找到了机会,立刻出手,从另一个方向飞速攻击过去。

    感受到她的逼近,黑织者立刻回头,反口咬向她,仿佛先前攻击骑士青年只是一个幌子。

    骑士青年脱离它的攻击范围,心底松了口气,急忙又压缩着范围靠近过去,挥舞着断掉的枪杆,象征性地骚扰,分散黑织者的注意力,让它无法集中心思对付格莱莉。

    格莱莉两条小腿的形状有些弯曲,不像是正常人体的笔直腿状,正因如此,她的速度也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在黑织者的扑咬下,身体辗转腾挪,竟全都躲避开来,就像没有重量的尘埃,任凭狂风骤雨如何凶猛,都无法打落。

    噗!

    格莱莉忽然一个突进,趁黑织者被骑士青年和持刀青年骚扰得扭过头时,猛地斩向其脑袋侧面,锋利的匕首尖锐地刺入进去,又急速抽离出来,匕首上的锯齿状凹痕在快速的撕裂中,将毛细管和脉络全都粉碎,造成极大程度地出血。

    黑织者惨叫一声,回过头去反咬,但格莱莉早已退开,咬了个空。

    骑士青年和持刀青年见骚扰奏效,欣喜不已,骚扰的更加卖力起来。

    格莱莉望着它颈脖处的巨大伤口,知道只要拖下去,它就会自己流血过多而奄奄一息,当即在旁边游走起来,时不时上去偷袭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