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逐的过程中,杜迪安终于看见了山狮的模样,跟他所认识的狮子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体积,肩高三到四米,体格健硕,全身毛发像尖锐的针刺,前肢关节有三段,跑动的姿势像是蜘蛛一样贴着地面急速爬行。

    此刻,在其身后的尾端处,扎着一支箭矢,半根没入其体内,剧烈痛感让这山狮惨叫着慌乱跑去,完全没有半分残暴嗜血模样。

    杜迪安等人身上涂抹着行尸粉末,倒不怕暴露行踪,紧紧跟在山狮后面,相距不过数百米。

    “前面有气味?!倍诺习才艿墓讨?,也飞快感受着周围的气味,这些气味早早便闻到,但等进入到二十里的范围后,他才出声提醒。

    “位置?!?br />
    “前方十一点钟方向?!?br />
    格莱莉闻言抬手打出一个手势。

    队伍中的加特会意,身影消失不见。

    片刻后,加特又出现到队伍中,道:“是只‘死血兽’?!?br />
    格莱莉道:“不用理会,继续追?!?br />
    众人紧随在山狮后面,当山狮跑累了,那位猎人青年便会拔箭射向它,箭法精准,次次命中。

    在追踪的途中,偶尔出现一些捕猎等级七到八级的魔物,躲在暗处向杜迪安等人发动袭击。他们身上的行尸粉末,使得他们在这些怪物眼中是活动的行尸,尽管大多数魔物对普通行尸没有食欲兴趣,但一些捕猎等级十以下的魔物,还是很喜欢吃这种鲜嫩多汁又没什么尖刺甲壳的食物。

    不过,在杜迪安的嗅觉和那位猎人青年的强大听觉下,这些潜伏偷袭的魔物早早就被发现,还没等它们出手,就被格莱莉轻易斩杀,动作干净利落,几乎数秒间解决战斗,完全地碾压!

    山狮虽然性格残暴,但骤然遭受攻击,却让它有些惶恐,在它的感官中,并不知道这攻击来自于后方几个“行尸”,它慌乱地胡乱跑去,偶尔被射得太痛,让它忍不住回头咆哮起来,却看不见敌人,只能将怒火发泄在后面几只“行尸”身上。

    山狮的反扑自然也在格莱莉和杜迪安等人的预料中,当它反扑时,就迅速跑向别的没有经过的地区,计划依然在进行,偶尔更有效率。

    两个小时后,众人的体力也消耗大半,当即不再刺激山狮,让它停下休息,他们也坐在不远处休息。

    “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吓跑黑织者?!币桓銮嗄旰瓤谒?,忍不住道。

    格莱莉道:“你会被自己的食物吓到么?”

    这青年被噎住无言。

    杜迪安接过格莱莉递来的水瓶,想到这是她对嘴喝过的,心中有些不太舒服,用手悄悄在瓶口抹了一把,才举起瓶子隔空饮水。

    格莱莉看到这幕,冷笑一声,没说什么。

    杜迪安喝完将瓶子还给她,正要休息,忽然心中一凛,全身毛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他忽然闻到,在三十里左右的距离,一股奇异的腥臭气味悄然逼近过来!

    这气味,正是他先前从那块黑色残片上闻到的黑织者味道!

    终于出现了!

    杜迪安心中暗喜,能早点完成这次狩猎任务,他也能早点回去继续训练,否则在这?;姆囊缓徘慷啻惶?,都有异变发生的可能。

    他没有立刻出声,而是静静等待。

    很快,那黑织者的气味靠近到二十五里左右,就在这时,气味忽然间渐渐淡去了,本体似乎消失了。

    杜迪安怔了一下,有些疑惑。

    “怎么?”格莱莉望向他。

    杜迪安见她留意到自己的表情,心中暗凛,连道:“没什么?!?br />
    格莱莉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坐下休息,将目光落在远处停下慢步行走的山狮身上。

    几分钟后,杜迪安忽然闻到,先前消失的黑织者气味,再一次出现了!而且这次出现的位置,竟然在八里外的地方,气味极淡,似乎在拼命克制收敛一样,若非距离过近,他几乎都难以闻到。

    “在逼近……好快的速度!”杜迪安心中暗惊,知道不能再等,立刻向格莱莉道:“它出现了,在朝这里过来,距离大概七里,不,更近了!”

    格莱莉和其他五人大吃一惊,加特焦急道:“你怎么不早说,你的嗅觉范围不是二十里么!”

    杜迪安眉头一皱,道:“它用了什么办法隐藏了气味,在七八里外的地方突然出现的?!?br />
    “快准备?!备窭忱蜓杆俚溃骸昂谥呦不对诘叵虑毙型迪?,迪安能在八里左右闻到它的气味,已经算很难得了,所有人备战,加特,你?;さ习??!?br />
    加特和其他四人反应过来,心想也是,先前那支小队中有猎人的存在,却还是被黑织者偷袭杀死三人,可见黑织者的潜行偷袭能力远超他们想象。

    几人相继拔出兵器,全身戒备。

    格莱莉目光紧盯着远处的山狮,目光森冷道:“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它,最好不要留手和失误!”

    “是?!奔犹氐热肆成⒈?,立刻应道。

    这时,杜迪安闻到黑织者的气味已经来到两里左右,队伍里那个猎人青年似乎也听到了动静,急忙道:“在前方四点钟方向,它要出现了!”

    格莱莉手指抚摸在腿边的乌黑匕首上,低沉道:“准备上?!?br />
    这时,正在慢步而行的山狮似乎察觉到什么,停了下来,扭头左右张望,低声吼叫着,似乎在恐吓着什么。噗地一声,它身下地面骤然破裂开来,一只尖长的黑色尖刃猛地刺出,贯穿到山狮的柔软腹部中,往下一拉。

    哗啦!

    肝脏等器官血淋淋地掉落出来,连带着大小肠和血管等部位,一同顺着大量鲜血洗刷出来。

    “吼!”山狮悲愤地吼叫一声,扭动四肢想要挣扎,但却像牢笼里的困兽,挣扎得有些无力。

    在它周围的地面接二连三地破裂,从地底射出两三米长的尖锐黑刺,贯穿山狮全身,就像被地面冒起的数根黑色地刺钉死一般。

    嗖!

    一道鬼魅般的暗影晃过。

    正是格莱莉。

    刷地一声,她迅速贴近山狮旁边,也不见她拔出匕首,便看见空气中似有银色反光闪过,其中一道尖锐黑刺猛地折断,从断裂处汩汩地流出淡绿色液体,像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