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暗。

    杜迪安依然拉弓射箭,每一次拉弓都极为吃力,甚至是痛苦,但他依然一箭一箭射出。两个仆从站在旁边,面面相觑,他们给杜迪安换了五十七筒箭,每筒二十只,早就超过一千箭的数量。

    “大人,您的一千箭任务已经完成了?!逼渲幸桓銎痛佑淘テ?,还是硬着头皮打断杜迪安的训练说道。

    杜迪安喘息口气,道:“我知道,继续换箭?!?br />
    说完,继续拉弓苦射。

    等累得实在拉不动弓了,就稍作休息,恢复一些后,便继续射箭。

    一直到晚上**点左右,杜迪安才彻底累得手臂哆嗦,无法再拉弓,这才不得不停下,向旁边一个少年仆从问道:“多少箭?”

    “一千二百九十箭?!闭馄痛恿Φ?。

    杜迪安喘了口气,暗道:“还差十箭就到整数了?!毙牡椎那科戎⒆鞴?,他本打算回去休息,此刻又较真起来。

    很快,在断断续续的休息和射箭中,杜迪安耗费一刻钟功夫,终于将十箭补上,凑到整数,这才满意,准备离开。

    这时,青年教官从远处走来,看见列架旁的杜迪安,惊讶道:“还没完成?”

    “完成了?!倍诺习泊⒌?。

    青年教官向旁边两个仆从看了一眼,见他们微微点头,便知道杜迪安没有糊弄自己,笑道:“完成了就回去休息吧,这一千箭是根据你的体质来定的,其他人刚来的那会儿,每天三百箭就累趴下了,如今也只能做到每天八百箭的任务量,你的体能毕竟高出他们太多,一千箭是你的起步点,以后还会继续逐步提升你的训练量,不可怠慢和偷懒,知道么?”

    杜迪安点头。

    “回去好好休息吧?!鼻嗄杲坦倩邮值?。

    杜迪安将弓箭递给仆从,转身离开了草坪,累得两手臂仍在轻微发颤。

    晚上睡觉的地方在附近一座见习狩猎者古堡中,里面居住的全是财团私自栽培的见习狩猎者,杜迪安来到前厅用餐,不得不说,狩猎者特训的生活跟拾荒者截然不同,拾荒者是彻彻底底的苦训,住的差,吃的差,从特训时就在让他们适应壁外的生活条件。

    而狩猎者却不同,只要每天完成自己的任务量,其他方面的物质享受都是很优越的。

    有特聘厨师随时恭候,餐点随便点,只要在晚上九点前完成任务,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杜迪安来的很及时,在八点三刻时到来,点了一份生煎血牛排和一份尖嘴鹅肝,这两样都是壁内饲养的家禽,核辐射影响较浅,变异程度并不明显,又经过一代代繁衍,定义早已从“变异”改成了“进化”,属于无污染家禽,是贵族喜爱的食物。

    吃饱后,杜迪安回到青年教官安排的房间睡觉。

    房间是独立的,非??沓?,对过惯苦日子的杜迪安来说,是难得的享受。

    一夜很快过去,次日准时起床,来到古堡下面的大厅,顿时看见不少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身影,其中就有昨天一同训练的一个见习猎人。

    “早上好?!闭飧錾倌曜布诺习?,当即坦然地打个招呼,笑道:“我叫特森,听说你昨晚很晚才回来,第一天很辛苦吧,居然给你一千箭的训练量,不愧是得到魔痕的人,这么恐怖的要求也能完成?!?br />
    杜迪安客气道:“等你以后得到魔痕,也会如此?!?br />
    少年微微一笑,嘴角上翘,没有再说什么,跟杜迪安告辞一声,去旁边领取自己的早餐。

    杜迪安也过去排队,要了一份自己的早餐,吃完后活动下手臂,经过一夜的恢复,依然有些酸痛的感觉,他知道,今天的练习会更吃力。

    几下吃完早餐,杜迪安便来到草坪,此刻其他五人还没过来,仆从也没有赶到,杜迪安也不理会,自己取箭开始练习起来。

    等射出一百箭后,才陆续看到其他五人来到这里,青年教官的训练非常自由,只要当天完成任务量,不管多久去训练都行,时间自己安排。

    五人到来后相互间打个招呼,便各自训练起来。

    单一的训练课程和日复一日的生活,对杜迪安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是极其枯燥乏味的,但杜迪安从小就极有耐心,而且见识过世界毁灭,以及壁外的残酷,也让他对力量的渴求更加强烈。

    这种渴望,超过了其他一切的玩乐兴趣。

    转眼间,又是一天过去。

    青年教官其间来看过众人几次,指导了一下射箭的基础姿势和肩膀,手臂等部位的作用,便又离开了。

    到了晚上八点,杜迪安再次累得手臂抽筋,不得不停下,而今天的任务量,只是勉强达到一千二百箭,比起昨天少一百箭,主要原因,还是昨天透支过大,手臂酸痛的后遗症影响到了今天。

    杜迪安拖着身子回到古堡,吃过晚餐便回到房间倒头睡下。

    接下来第三天,第四天,杜迪安依然是每天晚上八点才回去。

    而第三天的射箭数量,却暴增到一千五百箭,手臂的酸痛感觉,经过晚上休息后,已经逐步适应。到了第四天,射箭数量便达到了一千六百箭。

    在高强度的训练中,杜迪安的身体也在调节着,飞快适应。

    跟杜迪安一同训练的五人都感受到了杜迪安的箭术进步,中靶率比先前几乎高出一倍,几乎每十箭,只会出现一两箭脱靶偏差,其余全部命中!当然,这只是前面几百支箭会出现的几率,越往后中靶率越低,可以忽略不计。

    饶是如此,短短几天就如此进步,让这五人吃惊不已。

    不过,想到杜迪安毕竟是掌握魔痕的狩猎者,体质高于他们数倍,这样的惊人进步也就解释得通了。

    尽管如此,五人依然有些不服气,纵然面对的是掌握魔痕的狩猎者,他们也不想自己长时间的训练,被一个新人给迅速追上,于是后来的几天,几人对自己射箭时的态度要求更加认真了,而不是像先前那般,随便射出,只希望箭矢能飞过箭靶就好。

    转眼间,七天过去。

    杜迪安已经将每天的射箭数量,提高到一千八百支!

    “如今你也适应了,从今天开始,你每天的射箭数量,提升到一千五百箭!”青年教官冷肃而严苛地道:“而且,中靶箭必须达到三百支!”

    杜迪安点点头,没说什么,实际上他如今的中靶箭,已经达到五百支左右,超出青年教官定下的任务量快一倍!不过,他并不在意青年教官给的任务量,他的目标是超越自己,将自己压榨到极限!

    至于能不能完成青年教官的任务,完全不在他的考虑当中。